神之雫:天照大御神眷顾下的东方威士忌

影史志2019-01-12 22:39:18

神之雫:天照大御神眷顾下的东方威士忌

Whisky


通常认为,威士忌是欧洲特产的酒类,然而亚洲威士忌也在世界名酒中占有一席之地。


2009年开播了一部褒贬不一的日剧,有人认为它的剧情极其无聊,有人却惊呼神作。

不管是褒是贬,有一条是大家都否认不了的事实:这部剧被称为“全亚洲有钱人必看的日剧”,就连它的原作漫画,也被称为“全亚洲有钱人必看的漫画”。

那么,是何等剧作有如此魅力,不看不是有钱人?即亚树直原作的漫画《神之雫》,并被NHK拍成日剧,由龟梨和也主演。

真人版《神之雫》&漫画版《神之雫》

亚树直”这个名字,中国读者可能有些陌生,这是日本作家树林伸的笔名,“树林伸”这名字可能也不太为人所知,因为他号称漫画、小说界的“马甲王”,笔名众多。其中这两个名字,知道的人就多了:青树佑夜,《闪灵二人组》原作;天树征丸,《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原作。

其人除了喜欢换马甲,还有一个爱好:品酒。于是根据自己的爱好创作了漫画《神之雫》,著名葡萄酒企业继承人为了家族荣誉斗酒、品酒的故事,里面几乎涉及了全世界最贵的葡萄酒。

《神之雫》漫画

不会喝葡萄酒,那么即使再有钱,也只能是暴发户,称不上有钱人。

然而,这部看似讲葡萄酒的作品,却是被一家企业“定制”的。

对日本酒有了解的朋友可能早已看出,作品中的酒类企业“太阳啤酒”其实指的是日本老牌酒类企业“三得利SunTory”。该作品的名字《神之雫》也暗示了三得利创始家族的姓氏。

“神之雫”用白话说,就是“神之水滴”,这种说法,要从洋酒传入日本说起。

自十九世纪末期,美国“黑船来袭”,打开了闭关锁国的日本幕府大门,欧美列强争相涌入,除了侵略,也将牛排、洋装、洋酒等生活方式带入日本,其中包括威士忌。

对于威士忌,日本人其实并不陌生,早在“黑船”到来之前,日本人就有所了解,即通过“兰学”医师处得知。

17世纪初期,德川家康结束了战国时期大名割据的局面,统一日本,建立幕府;同时为了幕府统治能够长久,实施锁国政策,禁止外国人随意出入日本。但日本又需要与外国人进行贸易,那怎么办呢?于是就在长崎修筑了人工岛“出岛”,只允许荷兰东印度公司代表其他外国人,在出岛与日本人贸易,总算为闭锁的国门留了一扇小窗口。

正是这扇小窗口,一点一点的将欧洲学问传入日本,称为“兰学”。

日本人最尊敬的兰学家,莫过于医生,因为医生救死扶伤,幕府将军、达官贵人们为了祛病强身,有时不惜打破锁国令。比如著名医生英格尔伯特·肯普法就是那时候进入日本,并离开出岛,访问江户,写下了第一本现代意义上的《日本史》与《日本文学史》,将银杏、日本玫瑰与针灸传入欧洲,当然也为日本人带去了先进的医术。

兰学书籍

日本人发现“兰学医生”治病时会使用一种“神水”,具有强烈的酒精味,是度数柔和的日式清酒烧酒不可比的,但同时带有一种奇异的香味,兰学医生们称之为“生命之水”,就是威士忌

兰学医书里记载的药品、药酒

威士忌被叫做“生命之水”,并非兰学医生故弄玄虚,而是在它起源之初,就被这么叫的。当爱尔兰人发明了蒸馏酒的方法之后,人们发现高浓度酒精具有消毒杀菌的作用,因此被教会的教士们用于治病救人,猎人们也随身携带以方便在受伤时清洗伤口,因此而得名。

后来也是得益于猎人们,有时候在森林里打猎彻夜不归,为了抵挡林中寒气,猎人们会喝上几口“生命之水”御寒,后来英王发现骑士们喝了后作战更加勇敢,威士忌这种烈性酒才作为饮料逐渐流传开来。

因此早在江户时代,日本的达官贵人就喝过威士忌,但那时候并没有普及到民间,即使在幕府,也是少数敢于尝试新鲜事物的人才会喝。

到了幕末,日本人开始意识到不能再锁国,于是发生了“明治维新”,推翻幕府。为了建立强大的国家,由天皇带头,穿洋装、吃西餐、喝洋酒。

洋化的日本

光有天皇还不行,为了让贵族们彻底洋化,在明治维新的骨干人物伊藤博文倡导下,建立了日本第一座洋馆“鹿鸣馆”,要求进入鹿鸣馆的人必须穿洋装、说洋话,当然也要吃西餐喝洋酒。同时也在鹿鸣馆中举办化装舞会、茶会等西式活动,一时间欧洲文化风靡日本,史称“鹿鸣馆时代”。

鹿鸣馆

商人们总能在文化风潮中嗅到商机,鹿鸣馆的酒会让洋酒需求量大增,日本上流社会人士也开始附庸风雅的购买洋酒。其中一个叫鸟井信治郎的大阪商人看到了无限未来,认为在不久的将来,日本从贵族到平民,都会喝洋酒成风,决定搏一把试试。鸟井信治郎的父亲,是一名将外币兑换成日元的券商,日本为了进口洋货,经常找老鸟井换钱,久而久之鸟井家也利用资源便利,进口一些葡萄酒、洋点心之类的小商品,这些商品的贩售就由信治郎负责,设立了鸟井商店。

鸟井信治郎

鸟井信治郎的志向,绝不止于一家小商店。

说起来,“鸟井”这个姓氏,非常神秘。严格来说,全日本国民有“姓”,还是从明治维新后,新政府颁布《苗字必称令》开始的,许多原本没有姓的平民百姓也都冠以姓氏,一时间,户籍登记人员忙碌不堪,于是就出现了“松下”、“猪口”等姓,当然有文化的人会附会古时贵族的姓,如佐藤、细川等。一般认为,“鸟井”这个姓来源有两种:一是如字面意思,给鸡喝水的井;二是有人附会战国时贵族“鸟居”的姓,因为“鸟居”与“鸟井”发音相同,而粗心的登记人员写错了。

当然,如果只是小老百姓,可能会接受这种说法。

但有心之人,不会这么认为。《苗字必称令》颁布以前,就存在“鸟井”这个姓氏。而且早在“飞鸟时代”就存在了。

在飞鸟时代的京城藤原京,有一座建造年代不可考的神社:鹭栖神社,传说鹭栖神社就是鸟井家族祖先的兴起之所。

飞鸟时代(公元6世纪末至8世纪初),是日本历史上重要时代,推古女皇成为日本历史乃至东亚历史上第一位女帝,圣德太子推进“大化改新”,第一次作为独立国家与大陆交往,遣隋使、遣唐使往来频繁,小野妹子给隋炀帝带去的国书第一次使用“日本”这个国名,而大陆国家隋唐、高丽等也频繁派遣使者前往日本。随着交互的频繁,大陆大批“渡来人”涌入日本,定居下来。

公元656年,高丽国的调度副使伊利须一家来朝,住在鹭栖神社的鸟居附近。

鸟居,日本神社前的牌楼,类似中国的“牌坊”,但在神社建筑中,有特殊含义。之所以叫“鸟居”,是因为日本神道信仰中,认为人死后灵魂会变得像鸟一样,升天之前会聚集在神社周围,为了给这些灵魂栖息的地方,就在神社门前设立“鸟居”,供这些灵魂停落;也有说法认为,天神会化成鸟的样子,来神社视察,降临时就会落在“鸟居”上。

修建于奈良时代的伏见稻荷神社鸟居

这家调度副使在日本住的久了,不愿回国,打算留在日本,按照日本律令,“归化人”要起一个日本姓氏,不能再姓伊利须,于是朝廷按照这家人的住处,本想赐姓“鸟居”,然而日本本已有“鸟居”这个姓氏,且“鸟居”是日本人的精神象征,让外来人姓似乎有所不妥。于是朝廷想了个折中的办法:因为鸟居的形状近似汉字“开”,而“开”出头就是“井”,于是“鸟井”这个姓氏就诞生了。而且鸟井家族中出了几个颇有才华又勤政廉洁的人物,被赐“八色姓”中的第三等“宿祢”称号(“八色姓”分别是真人、朝臣、宿祢、忌寸、道师、臣、连、稻置)。

既然祖上如此显赫,信治郎当然想要恢复昔日“鸟井”一姓的荣耀。

他从舶来品“生命之水”中嗅到机会,开始做洋酒生意,并且销售葡萄酒做的风生水起。

并且他看到了日本民众喝有洋酒的广阔前景,除了销售,为什么不能自己酿造?

最初,他这个想法几乎遭到身边所有人的反对,只有一个人支持他:竹鹤政孝。

他资助竹鹤去苏格兰学习正统威士忌酿造方法,竹鹤回国后,两人开办了第一家威士忌酒厂:山崎蒸馏所。

山崎蒸馏所

后来,两人的经营理念产生分歧,鸟井认为要酿造日本特色的威士忌,而竹鹤想要完全复原苏格兰威士忌的口味。

之后竹鹤坚持了自己的路子,与鸟井分道扬镳,创立了Nikka酒厂。两家就在明争暗斗中互相促进前行。

2001年,日本有两款威士忌在国际威士忌大赛“Best of the Best”获得头奖,意味着日本威士忌首次超越血统纯正的苏格兰威士忌,跻身“世界头等”!

而这两款威士忌,正是竹鹤Nikka旗下的“余市十年”和鸟井三得利旗下的“响21”年。

余市十年

响21

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抑或两者兼有,“鸟井”的音译便是“SUNTORY”,而直译的话,就是“太阳爱尔兰(古英语)”,爱尔兰正是威士忌的发源地之一。

同时,日本被称为“日升之国”,主神便是太阳神“天照大御神”,威士忌此时彻底成了日本的“神之水滴”。

在鸟井和竹鹤的带动下,威士忌在日本开枝散叶,至今已发展出信州MARS酒厂、羽生酒厂、美露香轻井泽酒厂、麒麟富士御殿酒厂等。

日本威士忌酒厂分布图

每个厂家都有自己的经典品牌:

老牌威士忌:是三得利经久不衰的经典名酒之一,1950年上市以来屡创世界销量第一的佳绩。黑色浑圆的独特瓶身,甘醇浓郁的圆润酒体,入口后的美妙酒香,淡雅的泥煤烟熏香味,顺畅的口感,温醇深厚的余味,堪称日本调和型威士忌的代表。

三得利老牌

白州:嗅觉和口感突出了奶油质感以及清新的小花与类似热带水果的香气,整体风格极为清丽,最有东方韵味。

白州

山崎:能用酒厂名字命名的威士忌必是不同凡响的,山崎威士忌颜色妖娆艳丽,具有丰富的红色浆果、茶叶、干果、药草的香气,并用到了日本橡木桶熟成。山崎的“手艺感”(人力美的表现)极为突出,显得更加华丽且极为柔顺、易饮。

山崎(摄于北京众宜轩四合院威士忌吧)

余市武士:竹鹤酒厂的代表作,传承了苏格兰正统威士忌丰醇的泥煤香,口味纯正自然不用多说,但酒瓶极具日本特色,是瓶控的不二之选。武士铠甲造型的酒瓶做工精良,酒瓶正面花纹繁复而细腻,金属质感十足,镀金的前立非常抢眼。而且铠甲和酒瓶还可分开,摆在酒柜中创意无限,本身就是一件宜于把玩的艺术品。

余市武士:全貌

(摄于北京众宜轩四合院威士忌吧)

余市武士:头部分离

(摄于北京众宜轩四合院威士忌吧)

余市武士:铠甲分离

(摄于北京众宜轩四合院威士忌吧)

驹ヶ岳:信州本坊酒造MARS经典之作,蒸馏厂位于长野县上伊那郡宫田村,地处中央阿尔卑斯山脉的山坡处,花岗岩质的土壤,提供威士忌最重要的天然水源,较苏格兰威士忌产区的水质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酒是信州MARS蒸馏所存活中甄选出来为数不多的长醇化期款,曾登载于杂志“PEN”的威士忌特别企划第四期。图片为“驹ヶ岳Revival”,是信州厂沉睡了19年后,2011重启蒸馏、重返世界复活之作,熟成3年,酒精度58%,全球限量6,000瓶。

驹ヶ岳Revival

(摄于北京众宜轩四合院威士忌吧)

信州3&7: 本坊酒造MARS在信州清新的空气环境中,使用地下120深的清净水源,进口苏格兰谷物,7年酿造,3年熟成,储存在白橡木桶中,带有浓厚的麦芽香气与橡木香。

信州3&7(摄于北京众宜轩四合院威士忌吧)

日本威士忌以独特的花果香、林木香等符合东方口感的酒型征服了世人的味蕾,由西洋“生命之水”变成极具特色的“神之水滴”,也许早在一千年前,朝露从神社鸟居上滴下来,落在那户刚刚搬来的人家里时,就预示着今天的酒香。


特别鸣谢:

北京众宜轩四合院威士忌雪茄吧

提供部分图片



行走在影像的历史中

长按扫码关注微博


Copyright © 广西奶制品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