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台 |文珍:一只五月里的黑熊怪和他的一位特别朋友的故事(短篇节选)

长江文艺杂志社2018-11-09 08:36:54


好看台

一只五月里的黑熊怪和他的一位特别朋友的故事

文珍



导读:

小说主人公是《西游记》里那只窃取唐僧袈裟的黑熊怪的后代,他依然孤独地生活在黑风山黑风洞里,靠吃山下那座观音禅院的潲水为生。某日,他把从和尚那里捡来的三个旧手机打开了,从此进入了一个美丽的新世界,还认识了一位网红女作家A小姐,成为她的死忠粉……



文./

A小姐在去年五月某日说:毫无意义的事物能帮你度过最艰难的日子。

 

我其实不认识A小姐,只知道她是一本时髦杂志的时髦专栏作者,一度我因为这句话太有道理还怀疑过是不是A小姐的原创,结果求助于我一直以来十(bie)分(wu)信(xuan)任(ze)的度娘后我发现:是原创!我从此更喜欢这个说话利落又清新可喜的姑娘(她自称是文艺大妈)了。此外我因此顺便发现了很多其他公号免费照搬她的文章,而且完全不标记原作者。如果有一天我能认识A小姐,我一定要把这件可恨的事告诉她。

最主要的原因是A小姐去年一篇文章里突然提到了黑熊怪。

 

记忆力好的人们还记得当年《西游记》剧组里有这样一个演员项汉,他来自湖南湘剧院,曾在八六版《西游记》里扮演多达十三个角色,除了在剧组负责武打设计、编舞、美术之外,还扮演了顺风耳、黑熊怪、高才、土地爷、黄狮精、强盗、阿傩罗汉等多个角色,为该剧组非常重要的多功能人才。最关键的,是他居然能把不同性格的各种角色都表演得惟妙惟肖,演顺风耳的时候,就是一副机灵敏捷的样子;演罗汉的时候,就真有金身下凡的威猛;饰演九灵元圣的干孙子黄狮精,人设本来是个商人,因此项汉就主要突出了精明能干低调的商人本色,同时也兼具少许猫科动物的萌态……然而,在所有这十三个可圈可点的角色饰演里,形象最熠熠生辉的,仍然莫过于那个对唐僧袈裟起了慕窃之心的黑熊怪!项汉把这个动辄化身为白衣秀士的妖精,刻画得着实活灵活现,导致《西游记》播出若干年后,这个“熊罴”还依然是整部《西游记》里最让人难忘也最深得人心的妖怪……

 

看完文章后我情不自禁对这位A小姐起了亲近之心,虽然她很可能有一点倒因为果,概括得不够准确。要知道黑熊怪圈粉,可不完全是这个万金油演员项汉先生的功劳,本来它在《西游记》里就一直被视为最讨喜的动物,噢,不,妖怪……

原因之一,他根本就不想吃唐僧肉,一点也不残酷暴虐,本质上就和那些妄图长命百岁的吃人狂魔区分开来。充其量也就是个恋物癖+偷盗癖;

之二,人缘好,情商高,交友广。蛇精、苍狼精等等一众光听名字就不好惹的动物都乐意和它交朋友;

第三,本性助人为乐。当年发现唐僧袈裟也是因为赶去帮忙救山寺的火时才偶然看见,当然,有点不好解释的是他怎么就一见袈裟后便立刻动了凡心,然而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里,难道不是显著优点和明显缺点同时并存的人物形象才最真实和深刻吗……

第四,完全没有城府心计,偷来的家当也敢广发英雄帖邀友共赏,最后果然惊动了原主人,惹恼了孙大圣,落得了给观音大士当清洁工的悲惨下场……

 

咦,你们问我为什么对《西游记》里关于黑熊怪的细节这么清楚。那是因为,那个在生日前夕文绉绉写下“侍生熊罴顿首拜……偶得佛衣一件,欲作雅会,谨具花酌,奉扳清赏。至期,千乞仙驾过临一叙。是荷”的,正是咱家嫡嫡亲亲的曾曾曾曾……祖父啊。

而咱家,正是一只如假包换的黑熊怪。

 

关于先祖这桩被钉死在妖怪耻辱柱上的蠢行,我们家族后世也曾写过无数论文小说反复讨论过——忘了说咱家族自唐以降向来有舞文弄墨的家学——最后还是由我曾爷爷得出结论,当年先祖一心想去观音大士府邸沾沾仙气也未可知,袈裟云云,不过是他通往仙界之路故意卖的一个小小破绽。

这样解释之后我们家全体熊的感觉就好多了。可惜这铁饭碗据说先祖也没安稳地捧多久,百年之后也没能落得个世袭罔替——据说,是因为他儿子也就是我曾曾曾……祖大人着实太不争气,小时候跟着他爸在观音大士那儿偷吃了许多供品供果惹恼了菩萨的缘故。

阴差阳错,我家祖祖辈辈世代黑熊,眼下就还是生活在这黑风山黑风洞里。山下还是那座观音禅院,数百年来也颇着了几回山火经过数番战乱,重修过多次山门。而铁塔上的铃声却还一直清脆地响着。日日夜夜。

 

得惭愧地承认,鉴于失怙太早(也就是我爹去世太早啦),家传绝学黑缨枪我是一点没能学会,完全不能和当年与孙大圣打个平手的先祖相提并论;恋物癖和小偷小摸的毛病倒是照单全收,可惜世风日下,我们家族历代也出了不少败家子,到我这一辈上,祖宗留下的宝贝基本已败得差不多了,只能白手起家从头再来。经过数年艰苦卓绝的开源节流,我总计搜罗得到破洞袈裟(那个寺庙的老少和尚历年来淘汰下来的所有僧服都送给了我们家族)五百四十二件、夏凉布褂子七百八十五身、渔网(是的我们黑熊到合适季节也是会坐在溪边打打鱼改善一下伙食的,因此有时难免顺走几张岸边渔夫的吃饭家什)四百一十七张、坏千层布鞋九百二十九双、破布袜子一千零八十六对,此外,还有和尚淘汰的旧手机四十九个,蜜糖罐五百六十七个……当然,这些蜜罐子目前并没有塞进黑风洞里,而是横七竖八堆在洞口作为路障。直到我有一天猛地发现这玩意儿非但没有把我的山洞很好地掩藏起来,居然变成了一个路标,这打击简直堪称巨大。

 

我是这样发现这事的:有一次偶然下山去找相熟的小和尚明海玩,结果远远就看见一个中年大姐问路,另一个小和尚明江这样回答她:啊,你要去找刘老板应聘保洁员啊……那你可千万别走错了地方去了黑风洞,洞主模样不大好形容,不过其实没什么攻击性……万一你看见他忍不住尖声惨叫的话,他有可能会十分伤心的……他是我们大家共同的好朋友……算了为了避免这种惨剧发生我还是直接告诉你怎么避开黑风洞吧!你看,那边有很多罐子堆在门口的就是,你远远绕开就行。洞主白天通常都在家里睡大觉,不会发现的。

 

我躲在一旁的树丛里听到了这场对白,不免感到十分恼火。一口一个黑风洞,但凡是看过《西游记》没人想不到那就是我家的。更悲伤的是我发现那个大姐走过去还鬼鬼祟祟掏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又假装若无其事地绕道走开。现在连庙里的和尚都很爱玩自拍了,我对手机也毫不陌生,可是她明明是要避开黑风洞啊!为什么还要拍照留念呢!这样岂不是她的整个朋友圈都会知道咱家门口有五百多个蜜糖罐了吗?如果他们跑过来和我要怎么办?万一里面还有一两罐没吃完的蜜怎么办?万一的万一,有些不怀好意的人的目标其实就是我黑风洞洞主本人怎么办?

 

我就在这样难以言喻的糟糕心情里掉头回到了自己的山洞,干脆也不去拜访明海了。这些天我确实一直在考虑搬家的事儿。倒不是因为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实在太多的缘故——我们黑风山的房价目前还远没涨到山下平均水平,除了刘老板认购的那些联排别墅之外,基本没有像样的房地产——而是因为能一起耍子说到一处的朋友着实越来越少。苍狼家族听说清朝就举家逃窜得无影无踪了,大小蛇精当年早被孙悟空一棒打死从此绝后,仙鹤精单传了二十五代,前几年因为上面一纸建国后不许成精的公文,从此也音讯杳然——关于我为什么还能堂而皇之地说自己是黑熊怪,大概是因为第一我是怪而不是精,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咬咬文嚼嚼字还是必要的;另外,咱家是四大名著之一《西游记》钦定入籍的重要非物质文化遗产妖怪,因此大概特许不在某部门清查之列。

经常我出去晃悠一圈,连只会说话的松鼠或者刺猬都很难遇到。这样下去,还不是找不到东西吃的问题——饿死事小,闷死事大。和我来往的眼下只有观音禅院的和尚。他们住持记得禅院与我熊家世代交好,眼下我家虽然家道中落,也不好说断就断了交情,偶尔会把一些吃不完的潲水给我,寺庙若有些卖苦力的零工,能够一个人应付的也多半让我过去充数,打打零工也能顺便换回几个白面馒头改善生活。我自己还在后山种了点儿土豆,可惜还得央和尚替我生火煮熟,否则担心中毒。森林边还有两三家养蜂客,有时候我实在馋了,也会不辞辛苦步行数十公里只为偷点儿蜂蜜——请不要对一只黑熊的道德水平感到过分失望,如果他一生之中百分之九十九的时间都无法吃到任何甜食的话。总之,如此也就算得上一只熊的日常生活了,唯一让人感到不安的,就是这年头的游客越来越喜欢深度游,经常徒步进入深山老林之中,加上这里还有一座禅院,一年四季更是香火不断。可如果禅院没有香火,我便也就没有潲水。如此反复权衡利弊——还是姑且忍受游客的一再叨扰吧。

 

我刚刚说过我总计拥有四十九个废弃手机。不过里头还能用的寥寥可数,也就三个还能正常开机,其他要么就找不到充电线了,要么就接触不良。三个手机中有一个还保留了芯片,话费余额还有一百二十块钱——那个手机的原主人是个行脚僧,直接把手机给落我们寺了。尽管捉襟见肘,这仨手机加在一起依然给我打开了一个美丽新世界:一个管照相,记录一只黑熊的日常;一个管存APP免费蹭寺庙里的无线上网;那个唯一还有点话费的,则管接听电话。可惜迄今为止,还从来没有响起过。连寺庙里的和尚叫我都不用打电话,直接走出山门冲黑风洞方向喊一嗓子就够:潲水桶已经倒满了!

才区区两公里,我耳朵又好。立刻就可以飞奔下去大快朵颐。

 

我在能上网的那个手机上注册的网名是黑风山大侠。只要愿意偶尔帮寺庙打打零工改善一下伙食——每当我工作超量时,住持总会让伙房僧人额外多给我十个馒头——也算是基本衣食无忧,有足够多的时间可以发展兴趣爱好,了解外界资讯,加强自我教育:其实说到底,也就是没日没夜地刷手机,看视频。反正庙里wifi免费。我关注了总有上百个公众号,还通过扫一扫、漂流瓶等等方式加了许多远朋近友。有些是和尚,有些则是过路游客。好些还都是漂亮姑娘。可惜,喜欢猫猫狗狗的姑娘虽多,而喜欢黑熊的姑娘实在太少了。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我看到A小姐那篇文章为什么那么激动了——这世界上毕竟还有人记得我曾曾曾……祖父啊!虽然只是通过追忆一个演员演艺生涯的曲折方式,她仍然乐于承认黑熊怪是《西游记》里最受人欢迎的妖怪。

事实上,除了A小姐这篇文章之外,大多数关于我们熊类的文章都更让人沮丧。很多我都根本不愿意打开看。无非就是那些慈善家们号召不要活熊取胆,以及我那些刚烈的同类们如何撞笼自尽……然而在那些地下市场上,活熊和熊胆仍然供不应求。人们表示知道了,和真正有动力和能力去阻止完全是两回事。更可怕的,是那些可怕的链接人们看到了,转发了,就已经认为自己完成了某种社会责任。

 

也许一切发生的原因都是因为有一些地方出生的人,天生就比另一些地方出生的人要穷很多的缘故……人类是十分复杂的动物,从来不仅仅满足于蜜糖和鱼。他们永远有难以餍饱的欲望,和你永远难以想象的抵达那些欲望的曲折途径。那些和尚似乎是应该例外的。可是,就连出家人也没有办法解决我向他们求助的问题,他们自己尚且有很多解决不了的麻烦,比如明海和明江之间因为佛学职称评定也不是完全没有矛盾……当家老和尚听完我流着眼泪说的故事之后,大受感动道:这样吧,我们寺庙免费给你家人做一场水陆法事怎么样?如果是向外收费,一场法事最低也要两万起噢。

我当然没有要。两万块钱的人情……实在太兴师动众了。而且,完全没有用。

说这些事总归是不大开心的。还是说回A小姐的文章吧。

 

待我注意到她之后,我才发现她原来是个相当有趣的自媒体写手。简称网红。比方说,她是这样描述一个戴帽子的人:

 

戴上这顶帽子给这个人制造出来的神奇效果,就像是一只硕大的刺猬挂在一条软趴趴的黄瓜上。

 

她说起自己最喜欢的人,就说,

 

我一想到这个人,就紧张得立刻要去上厕所,因为厕所里有镜子。因为我太喜欢他了,喜欢到每时每刻都要确认自己的确配不上他的地步,所以我一天总要上那么二十五六次厕所。我家的水费总是很高。

 

她说她最喜欢的月份就是五月。

 

因为五月白天虽然很热,晚上却总是很凉快,不开空调就可以入睡。从南到北,到处叶是新绿,花是新开,阳光也变得尤其轻盈和明亮,面对面地盯着自己喜欢的人看也好像能比冬天端详得更清楚一点。高兴起来去拉别人的手,手心里也绝不会有黏乎乎的汗,又不会像死人手一样冰冰凉。偶然走到什么地方猛地闻见香气抬头一看,没准就发现一棵槐树结满了榆钱儿,运气好的话,猛跳起来就能揪下来不小的一串槐花,吃起来甜甜的,粉粉的,吃不完还可以回家包饺子。

 

她假装自己很讨厌猫:

 

猫实在是一种太爱睡觉的动物!如果偏巧是只黑猫还够胖的话,在最热的三伏天里靠着墙四脚朝天呼呼大睡的时候,远看完全像一只被药翻了的蟑螂。如果摊平四肢躺倒,白色长毛猫又很像一块抹布。

 

但事实上她的梦想却是:

 

一生中我总要养十八只猫以上。最好能同时。走在自己家里,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随时会被一只顶可爱的胖猫绊倒,然后尽可能轻手轻脚地倒在另一只顶好看的胖猫软乎乎的毛上。因为猫的鼻子通常很凉,所以夏天用自家鼻子轻轻去蹭猫鼻子是特别解暑降温的一件事。每天和一只猫用猫语聊天半小时以上,一百年以后你一定可以掌握另外一门外语。此外,冬天的夜里再也没有比用一只热乎乎的活猫当睡帽更惬意的事了!

 

她最喜欢的颜色是湖水绿和藏蓝色,还有绿色和粉红的水玉波点。她非常喜欢吃油炸花生米,盐粒还黏在花生表皮那种,出锅前最好还能放一点点白砂糖。不过,A小姐说,最正确的白砂糖的吃法,莫过于1:1地和全脂奶粉拌匀一起用勺子送入嘴中,绝对让人意想不到的香甜,而且能发出嘎吱嘎吱斩钉截铁的声音!

 

我小时候就是因为老吃这玩意儿加上不停偷吃冰箱里的炼乳结果变成一个真正的胖子的。到现在这后遗症仍然还存在着。因为我隔三差五还在吃。被同事或者老板或者前男友伤心的时候根本停不下嘴。

 

最打动我的当然是她关于蜜糖的描述啦:

 

蜜糖这种东西,大概就是为了让人打开冰箱门两只眼睛就被黏住动不了的。用越大的勺偷吃越黏稠甘甜的蜜糖,幸福感就越强烈。不过和大多数好东西一样,蜂蜜也很容易买到假的。这可怎么办呢。每当这时候我就想,要是我是一只黑熊就好了。熊鼻子灵,偷到的蜜糖总归都是真的。

 

每当看到这里,我就非常想认识这个A小姐,然后慷慨地分一坛子蜜给她。真的。最好的森林原产地的百花蜜。而且……是我偷来的。

文字里的她着实妙趣横生。她说她每个夏天都会重新把《西游记》看一遍,但是,只看有黑熊怪那几集:

 

也许因为我实在太喜欢项汉先生那张看上去就很郁闷的脸了吧!

 

我猜,她可能不太知道她其实是喜欢黑熊怪本身。

她还有一句话对我来说十分有用,非常有用,有用到了让我流泪的地步:

 

当你自觉十分悲惨的时候,如果身边刚好没有奶粉加白糖或者炼乳,不妨试着大声对自己说话,很快就会高兴起来。通常声音越大,效果越好。

 

比起其他鸡汤文章不是建议人学习一种找不到地方学的舞蹈、去根本去不起的海岛旅行购物减压、或者没完没了地做家务以便舒缓心情,世界上再没有比A小姐这句话更容易实现的了。刚好山林空寂,夜晚无人,我一个人大声对着洞壁或者月亮喊话,除了偶尔会影响山下和尚们的清修安睡之外,几乎没任何后果坏处。当然我也会比较注意喊话时间。半夜三更的,大喊大叫还是会吓到那些有点睡眠问题的和尚朋友们。

 

何况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些其他私人方法可以分散注意力,比如偷窥A小姐微博里的日常……

有一天,她突然在微博上说起她那天晚上心情不好,决定去看一场晚场电影,可是不知怎地,发了一圈微信,朋友圈里人人有事,找不到任何人陪。我从没有看过任何电影,很难想象这乐趣。可是,光看她形容电影院就够有意思的了:

 

电影院其实是一个特别特别适合睡觉的地方。因为很黑,而且温度十分适宜。通常夏天会开空调,冬天会开暖气。所以,如果你这段时间睡眠有点障碍、想去电影院睡个踏实美容觉的话,一定要精心选择那段时间市场口碑第一的闷片——注意是闷片不是烂片,烂片看的人总是太多了——最好全场不超过十个人,一定会如其所愿地安然昏睡过去!然后你们十个人就可以一起快乐地,此起彼伏地,有节奏地,在电影院里呼呼大睡了。完全不必担心醒不过来的问题,等电影结束的时候,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会过来把你们一个接一个叫醒赶回家去,就像把一只一只喝空的饮料罐子扔进垃圾桶一样。

 

她还在微博上晒了电影海报——看上去果然是一个超级大闷片——俏皮而充满诱惑地问:谁愿意和我一起看?

我特意用百度地图查了那个电影院在哪。其实那儿离我们山不远,也就七十公里。如果天一黑就下山的话,大概奔跑两个小时也就到了。问题是秋天大概并不是一只熊看电影的最佳季节——只有在冬天穿很厚很厚的衣服,才有可能去买票时不被卖票的发现是一头熊吧。退一万步说,就算卖电影票的并不反对卖票给我,可坐在我身边的观众一旦发现我是一只熊,也难免因为少见多怪而大呼小叫的吧……而且,电影院通常都在一个城市的最中心地带,一旦被发现,逃走可就不那么容易啦。

然而因为太想在电影院偶遇A小姐了,我还真的试过把一件加加大僧袍披挂在身上准备偷偷溜下山。结果倒霉的是刚走出山门就被当天最晚离开的香客发现了。他打开车灯正准备驶出寺庙,陡然看见摇摇摆摆走在山道上的我,立马使出吃奶的劲儿要多大声有多大声地尖叫起来。

 

熊!大,大和尚,你们寺庙外面有熊出没!!

 

我也被吓得不轻,立刻四肢着地,用最快的速度逃回我的山洞里。那次出游未遂其实给寺庙里的和尚们捅了不小的娄子,那位施主社会责任感(或曰社交媒体表现欲)大概有点过于强了,回去立刻就在网上贴出一篇熊文,不,雄文:《黑风山上有残暴伤人黑熊出没,拜佛安全问题到底归何部门负责》,一时间转帖无数,惊动了好些有关部门上山调查。我一连在洞里藏了十多天,才总算避过这场祸事。等出洞一看,差点哭出声来:为了不引人注目,寺庙里的人把所有蜂蜜罐子都卖给收破烂的了。本来,我还经常把其中的一两个接些雨水插几支野花以自娱的。

我从此彻底放弃了去看晚场电影的想法。日常娱乐只剩下继续在寺庙后山蹭网。很少有香客会绕到山后来,万一真的有人过来,我也掌握了立刻一动不动瘫坐在墙角装死的新技能。还真曾经有一个商人模样的人对着我肩膀猛拍不已:这张熊皮真不错,多少钱?是真的吗?

领他参观的小和尚一边拼命向我使眼色让我别动,一边对那施主说:啊……这是我们住持的朋友。

朋友?那商人吃惊得声音都变了调。

小和尚自知说漏嘴慌忙找补:我是说,这熊生前,住持经常给它吃好吃的,因此也就算我们寺庙豢养的动物了。现在它已经老死啦!

既然如此,这熊皮索性就卖给我吧?我给个好价钱,也不枉你们照顾它一场。

小和尚说:这个……阿弥陀佛我佛慈悲,熊皮住持说还要留着当个纪念。

那商人更加恋恋不舍地开始拼命拍打揉搓我的毛,又狠劲揪下一小丛毛用打火机点燃烧成灰嗅味道:是真毛。这么上好的熊皮,走遍东三省还从来没见过呢。

被他那一揪我疼得受不了,忍不住动弹了一下,那人一激灵:这熊皮怎么会动?

小和尚说:别摸啦,起静电了不是?

他又死盯了几眼。这才悻悻然放手。


(短篇节选)


选自《湖南文学》2017年第8期

原刊责编:赵燕飞

本刊责编:鄢莉

《长江文艺·好小说》2017年第10期


—END—



《长江文艺·好小说》2017年第10期目录



自在说

想象有多像   |叶  弥


再发现

月亮的温泉   |叶   弥

玄妙   |叶  弥

玄妙·月亮·温泉(创作谈)   |叶弥


好看台

中篇

偷声音的老人们   |潘  灵

他乡   |阿  袁


汝今能持否?   |叶  舟

我和小丹在一起   |曹军庆

一只五月里的黑熊怪和他的一位特别朋友的故事   |文  珍

民歌   |韩永明


推手推

海盗奇谭   |盛文强


青春季

孤独车手   |赵  挺


再回首

石上清风:沈伟水墨作品展   |傅中望


翠柳街

姬元们的天花板   |深  海


《长江文艺·好小说》2017年第10期


—END—


是一种生活


《长江文艺》两刊:原创、选刊


一本刊物的力量

欢迎订阅2018年《长江文艺》《长江文艺·好小说》


中国文学期刊老字号

1949年6月创刊

68年屹立时代风云潮头

2012年5月全新改版

由80页码变为160页码

成功改版倾情奉献

 

秉持“开放、包容、坚持、尊重”八字方针

 

《长江文艺》原创 邮发代号38-6

《长江文艺·好小说》选刊 邮发代号38-441

每月单本定价10元  全年定价120元  每月1日出版

 

地址:武汉市武昌东湖路翠柳街1号

咨询电话:027-68880620

邮编:430077

淘宝网址:

http://shop72820649.taobao.com

微博网址:

http://weibo.com/2709913643

微信号:CJWYZZ


——长江文艺杂志社


Copyright © 广西奶制品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