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三月,不下扬州(三)

一期一会桌游吧2018-12-05 14:29:30

好久没写东西了,今天想写点字送给一个朋友。他叫阿恒,是一个在南京除了一期一会和羊福来几乎找不到路的人,一个到了地铁三号口离店里只有100米还以为要打车的人。

阿恒是我见过的内心最敏感的男孩子,也是情感最丰沛,最容易念旧却最嘴硬的男生。

阿恒是作为三兄弟中最呆萌的那个来到店里的。刚来的时候并没有吸引我的注意,只是老板生病了头疼他三番四次来关心老板我才记住他,直到后来我是真预言家他一张白狼王牌打倒钩,被站错队的女巫牌毒了,我才真正关注到他。我的天哪,真的是除了自刀没人救的白狼王之外最惨的白狼王了。

阿恒怕吃辣,每次吃到一点辣的东西就会脸憋的通红,但是又总忍不住去尝,看到我们没吃完的酸菜鱼,也能东一口,西一口,一边吐舌头一边说好吃。阿恒爱吃我做的可乐鸡翅,第一次我做了让他吃,他说太油腻了,还一脸嫌弃,后来剩了一个他吃了,天天缠着我做。每次他说再也不回来了然后又出现,我都会先去市场给他买鸡翅,让他尝到他在南京最熟悉的味道。

阿恒厨艺不错,有一次我们在店里做饭吃,我说想喝鸡茸蘑菇奶油浓汤,阿恒顶着大太阳去买了一大袋东西回来,做了整整一桌子菜,最重要的是给我做了一大脸盆鸡茸蘑菇汤,抱着盆喝的感觉真的超满足。对了,后来我再也舍不得在外面花钱喝鸡茸蘑菇汤了。

我总觉得阿恒的真爱其实是老板,虽然老板的真爱永远是我。哈哈。有一次老板肠胃出了问题在医院挂水,我和阿恒和老板挤着坐在一个床上聊天,日光灯明晃晃的照着我们,冷气开的特别足,我们嘻嘻哈哈打闹,我和阿恒故意在老板面前吃橡皮糖,喝初心气他,看他气的吹胡子瞪眼,我们就放肆大笑。年轻真好,这样平凡的一天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得,现在回想起来仍然能感受到当时的欢乐。

少爷在店里从来不把自己当外人,所以很多客人都以为他是服务员。经常会有客人对少爷发号施令,哎,帮我倒点水!哎这个游戏怎么玩?少爷总是先把水倒好,把游戏教好,然后一脸丧气地跑过来和我说,板娘,又有人说我是服务员!

阿恒被大家称为少爷,没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太有钱啦!所以我最喜欢和阿恒打一些我从来都不会输的赌来增加自己的收入。比如说,阿恒,我赌现在超过八点了。阿恒,我赌刚刚打你的是我。后来我变成了一个微信零钱一直在花却一直有钱的人。

阿恒是一个生活非常讲究的人,这不仅体现在他吃清水小龙虾要嫌弃芥末不好,吃三文鱼要嫌弃芥末不好,更是因为他只喝没有气的雪碧。每次喝雪碧,阿恒都要先把气摇光,然后放冰箱里,趁着四下无人的时候再拿出来喝掉。我问他,你为什么不直接冲点糖水,还为我省点钱呢。他说,糖水没有柠檬味啊。

关于阿恒的回忆,还有一只也叫少爷的狗。但是这样的回忆我一直不想去触碰,只想放在我自己心里的角落里,让我们都能在夜深时分偶然想起,独自怀念。

阿恒要去当兵了,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我知道分别都是暂时的,因为我相信再次相聚的那一天,我们都能对得起朋友也对得起自己的诺言,能够活成自己想要变成的样子。到时候,我们还可以在深夜的小店里,就着别人说话的喧闹声吃龙虾,喝养乐多,再听听你讲在部队里发生的那些快乐和忧伤的故事。

Copyright © 广西奶制品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