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秋燕|沉静的守望

榕城絮语2018-11-07 16:07:38



第五章



初中三年级的时候,她无法给自己解释。一个周四午后,她特地请假回家拿东西时,却在进家门时龙玉与龙玉撞了个满怀。面红耳赤的她分明看出龙玉眼里的慌忙和紧张,对于只是她科任老师的龙玉为何去她家,了解她在家里的情况?她充满了迷惑。

她始终心怀疑虑。追问父母时,父母又支支吾吾。父亲一个牵强的回答,说什么他跟龙玉是朋友。

只读过小学的父亲怎么会跟这个当时硕士研究生毕业的龙玉有交集?成为朋友?就算他与父亲真的是朋友,但是他明显比父亲小得多。父亲为何如此信任龙玉,在她初中升高中,高中升大学时的自愿问题都咨询龙玉,一向处事谨慎的父亲为何对龙玉如此放心?龙玉为何不厌其烦的一一帮她排忧解难?

唐雅诗尝试着投入写小说,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是写小说是必须得专注的,她只能静静地待一会儿。她就这样静静地盯着窗外,看着那桂树叶子在微风摩挲下一一摇动,听着知了的奏鸣。

末了,她拨通唐父的手机。

“喂,爸,下班没?”

“哎,诗诗啊,刚刚吃完午饭,有什么事吗?”

“爸,我打算留在桂溪发展,我现在通过了一个出版社的考试,已经成功的进入试用期了。”

“我之前听龙老师说过了,那个出版社很难进的。当时怕你压力大,所以也没劝你……留在桂溪啊,这下就不用回来看你妈妈脸色了,爸对不住你啊。”

“爸,是不是觉得妈看不惯我,经常找我的茬,所以我才离家远远的读大学呀?其实不是,我比较喜欢桂溪,我想留在这,这跟妈无关。她,还好吧?”

“哎,你妈就是最近风湿病犯得严重,其他没什么。你这段时间打算回家看看吗,今年的荔枝特别多……”

“我最近准备工作了,比较忙,不回去了。”雅诗听到电波那一头奶奶和弟弟聊天熟悉的声音,觉得很踏实,分明是想家的,但还是不打算回去,她没做好心理准备。

“我该怎么劝你啊……唉……唉”

“你的好女儿啊,够孝顺,出去读大学了,翅膀硬了,家都不回了。叫你别管那么多。你还管那么多闲事干嘛!操这个心能当饭吃啊?真是傻子!”许是父亲开了免提,她听到母亲的这番话,突然愣住了。

原来,她留给母亲的印象,竟然如此的不堪,这个在她小时候发烧感冒没日没夜守着她的亲切的母亲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吗?她不敢确信,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母亲如此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难道妻子会如此嫉妒丈夫对女儿的好?

林英像是为了争得在这个家应得的地位和关注,近乎苦心的哀嚎,也像是对于自己的受人摆布的命运发出那卑微的哀嚎!可这些,涉世未深的唐雅诗并不知道,更无法体会!


从初中到大学,她每争取得一个荣誉,非但没有迎来母亲的笑,反倒是泼冷水。当她欣喜的跟父母分享时,母亲总是不屑的说“有什么好稀罕的,这能填饱肚子吗?再怎么努力还也不过是这样!”

母亲刺耳的话语,深深的扎入了雅诗敏感脆弱的心里。每每及此,她只能哭着跑回房间,但每当她走后,她没有预想到为了自己,父亲甚至曾出手打过出言不逊的母亲,父母也常常因为自己而争吵。读初中一年级的时候,她曾一度以为自己是个祸害,甚至周末父亲去接她,她都不敢,也不愿意回家。

但是对于弟弟妹妹的态度,母亲确是明事理,温柔,温顺的。她不明白,但后来也慢慢的想清楚了,或许,母亲就是讨厌她,没有理由。

虽然从中学到大学以来,不断地自修心理学,看了很多关于心理学的书,以此来逐渐的丰盈自己的内心,即使目前已经从写作上慢慢找回了自信,自认为内心的堤坝已经稳固,强大很多了。但是母亲的这番话,让她感觉无比委屈的泪眼决堤。

“诗诗,诗诗,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不应我?”

“爸,没怎么了,没事儿,刚刚急着去拿点东西……”

“没事儿了,没什么事情那我就挂了,你自己在外头,要多加注意身体啊,别太累了。长途,话费贵。”

“嗯嗯,爸,最近太阳烈得很,你也注意消暑,休息。”

“好,爸知道的,这样也好,你好好工作,别老惦记着家里。拜拜。”唐振华本来听说女儿毅然要留在桂溪,他长长舒了一口气,这下,总算雅诗不用在家里受妻子的气了。

“拜。”

相比于现在,之前在找工作和考研中的迷惘真的算不了什么。雅诗放下手机,本该雀跃、庆祝的日子,她却无力的瘫在床上,眼泪不争气的直流不止,她甚至凌乱到不知道自己的失声痛哭是为了什么!

手机屏幕亮了,原来是当天同着面试的郑微微发来消息约她出去一起庆祝,可她提不起半点兴致,疲软的瘫在床上,不想动弹;以有约为名委婉的拒绝了邀请。

不知不觉,睡着了,晚上十点多,被2号宿舍楼旁边大礼堂发出来的歌声吵醒,一觉醒来,疲软的状态得以缓解,雅诗的心情也舒畅了许多,突然有了饿的感觉。

唐雅诗爬起来,洗好了锅碗,开始煮面,一边煮一边看着昨天列出来的小说提纲。许是入夜,许是一觉醒来,下午的那通电话虽已深深的扎进她心里,但目前,她只能把某些不良的影响一一的过滤掉。

吃着温热熨帖人心的香姑肉丝面,顿时,她觉得精神大振了许多,注意力也格外集中。雅诗收拾好东西,继续写稿,在写稿中她可以和心仪的主角共命运,成为知己。

进入了8月的桂溪褪去了丝丝燥热,唐雅诗已经慢慢调整好心态,迎接工作。

8月4日,她已经搬出学校,在离漓韵师大出版仅三公里的地方跟人合租了房子。早早的起来,充好了牛奶,煎好了鸡蛋。与新舍友无比享受分享着各自的早餐。这位新舍友就是一同面试通过的郑薇薇,只是她被分配到了出版社分社,并不在同一地方办公,但也并不妨碍合租。她比雅诗大两级,比较懂得为人处世,也很是照顾雅诗这个跟自己有共同志向的学妹。

好友都各奔东西,留在桂溪的并不多,出来工作了,各自也有各自的生活,各忙各的。由于与郑薇薇慢慢熟识,也发现对方是真诚的对待自己,慢热的雅诗渐渐放下了自己的防备心,与郑薇薇交为好友,生活上形影不离,一起买菜做饭,假期一起游玩。由于郑薇薇性格温和、善解人意,她们的关系一直火热的升温,很快发展为无话不聊的好友。

以至于雅诗在跟龙玉通电话中,老是提起在她身边照顾她的善良姑娘。

龙玉与妻子蒙丽抵达桂溪的一个旅游小镇,龙玉在与雅诗微博聊天中知道她们休假两天,特地热情的邀请她并让她和郑薇薇当他们的向导。

雅诗思量再三还是答应了,之前她就有跟郑薇薇提过关于龙玉的细枝末节,薇薇心里也很明白龙玉对雅诗的重要性。她看到雅诗接到微博消息时乐不可支的神情。

故意调侃她“:哟哟哟,雅诗有男神约了,见色忘友了喔。”

雅诗笑着抿抿嘴揽着薇薇的肩膀说:“哪有,他是我初中的化学老师,人家是带着师母来的,他说想介绍我这个得意弟子给师母认识认识。喏,你看嘛。”说着把聊天记录给郑薇薇看。

郑薇薇看了冲她做了一个搞怪的鬼脸:“就知道你会拉上我。”

“薇薇,去嘛,去嘛。”雅诗撒娇着托着薇薇的手。

“好,好。”

得到了郑薇薇对于明天的许诺,她恢复安静的回到自己的卧室改稿了。郑薇薇走回来看到她在认真的对约来的稿子圈圈点。也就不打扰她,回到自己卧房的做事情了。最近这半个多月她们简直比两个月前更忙,更紧张了。因为这考核期经不起任何纰漏,即使是各种打杂,也得提起十二分精神来做好。

翌日清晨,阳光越入过落地窗的窗帘夹缝映照进来。雅诗为了犒劳薇薇,早上七点起来烤蛋糕,煮咖啡。

等到薇薇起来,走到小客厅,已经看到餐桌上的蛋糕和两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转身到雅诗卧房,看到她正在化妆,她瞥见薇薇进来,赶忙说:“薇薇,快点刷牙洗脸吃早餐咯,尝尝我的手艺。”

“好咧,现在就去,闻着浓郁的奶油蛋糕味,我的肚子早就饿得呱呱叫咯。”说着径直的走入洗手间。

雅诗化完了妆,迫不及待的从衣柜里包装精致的盒子拿出一条休闲的中款的紫白色的拼接连衣裙。着上这一身,雅诗走到全身镜前仔细的检查,打量着自己,甚是满足。她与薇薇几乎同一时间同卧房出来。薇薇正打着瞌睡,看到雅诗着这一身,定睛的一亮:“哎哟,不错哦,终于舍得打点自己了。人美,气质佳!”

早上八点钟,雅诗和薇薇从寓所出发,搭10路公交车到站转搭了半个小时的小巴到达了榕晶县。那是具有独特风俗人情、尚未开发的古镇,集聚了浓郁的江南风韵。雅诗一直很喜欢那里,榕晶,有完美的爱情记忆,她对那里的一景一物简直了如指掌;但未想到的是,出来工作后会陪龙玉他们一起来。

她俩寻着龙玉入住的那个“日暖”的客栈找到了龙玉夫妇。雅诗与薇薇刚到时正看到龙玉夫妇在客栈的天井石桌上吃早餐。让雅诗觉得有意思的是,龙玉着白色休闲翻领Polo衫配黑色休闲牛仔和新百伦跑鞋。越发的映衬出他这个年纪独有的沉稳、文雅的成熟男人的魅力。他正一边吃着早点一边逗着客栈主人养的鹦鹉,还教鹦鹉说:“丽娜你再自拍,再不吃早餐,等下不跟你玩了,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丽娜披着波浪卷的长发着却少有的着一袭露肩一字领无袖雪纺条纹裙。显得清新而干练,倒像是与雅诗同龄,她总是大大咧咧的欢笑,在她脸上全然看不到岁月留下的痕迹,不像年过四十的人。

“翻了正好可以游泳啊”丽娜哈哈大笑,大口的吃着面饼喝着豆浆。

雅诗和薇薇在客栈门口站了、“偷窥”了足足有三分钟。龙玉不经意的扭头,看到了她们,他主动扬起手,一如以往温情的微笑着:“呀,诗诗你们到啦,快快进来,我们一起吃早餐,诗诗,丽娜还专门为你们准备光糕。”

龙玉的话音刚落,蒙丽娜放下手机,起身亲切的拉着雅诗和薇薇,极其温柔的说:“两位小姑娘都辛苦咯,来,咱们一起吃早餐,这面饼挺好吃的,因为那店里的老板娘说这个光糕不上火,油脂少,爱美的小姑娘都爱吃,我就帮你们买咯,快坐下来尝尝。”丽娜一边说一边热情的分着光糕给雅诗和薇薇。

蒙丽娜和龙玉一直微笑着注视她们尤其是唐雅诗。唐雅诗顿时感觉一股暖意在心底升腾,虽然高中毕业后,已经有五年没有再见过龙玉了。可能是天天都联系的缘故,此时倍感亲切,更像是天天见面的老友,可她却紧张的躲闪龙玉的目光。

师母身上有一种迷人的芳香,接近她,雅诗感觉到了舒心的熨帖,她真的有一股夺人的美!相比于之前,此时的唐雅诗并没有失落,而是很佩服师母这种阳光热情的生活态度。但是她似乎察觉到龙玉温情微笑的眼神有点疲惫和忧虑,但没有细究,这种场合她也不好细问,太久没见面,双方不免都显得拘谨。

他们四人并肩的游走在古镇之中,雅诗列了一个清单,看“古榕树群—走古镇十八巷—榕晶码头坐船到湖心岛—湖心岛上采摘水果或钓鱼—乘船返回临水的“日暖”客栈。”

蒙丽娜直夸:“咱们的雅诗啊既漂亮又能干,要是我们有这么一个孩子,我此生也满足咯,你爸妈一定很宠爱你咯,这么乖的姑娘。”

特别是后面大半段,唯恐别人听不见,拉高了音量。雅诗听到这儿,首先回想到那通电话,心里一沉,刚刚还津津乐道地介绍着古镇的一景一物 。现在突然被师母这故意挑衅的话给卡死了。想说话却发不出音来,只见龙玉认真听她介绍时的温和微笑不复。

手用力的拉扯了一下师母的袖子,随即松开了师母挽着他的手臂。给雅诗的第一反应就是,龙玉为何反应也如此激烈,这只是寻常的感叹,难道自己在家里的处境龙玉都知道?她不敢再往下想。

(未完待续 本作品已进入第三届广西网络文学大赛复评)







Copyright © 广西奶制品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