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往密歇根的秋天

WesternPark2020-01-02 21:20:15


在美国中西部,密歇根的人们对自己的土地有着独特的自信,他们自豪的把自己州叫作pure Michigan(纯粹的密歇根)。相对于像伊利诺伊、爱荷华这样一望无际的平坦玉米地来说,密歇根州有着数不清的森林、山岭、湖泊、河流、岛屿,并被五大湖中的四个:密歇根湖(Lake Michigan)、休伦湖(Lake Huron)、伊利湖(Lake Erie)和世界上最大的淡水湖:苏必利尔湖 (Lake Superior)包围着。所谓大湖(Great Lakes),若身临其境,真的是海一般的存在。于是各大湖畔的沙滩和灯塔也成为了密歇根独特的风景。而最诱人的是每年九、十月的秋色,尤其在北密(upper peninsula)一带的红叶,更是美国中西部口耳相传的绝佳之景。

来美的前几年,总听人说起北密的红叶,于是密歇根红叶遍地的北国风光,渐渐的发酵成了一个巨大的心愿。为了能尽头多的看看密歇根不同的风景,2012年的夏天,光做功课就花了一两个月的时间,一条野心勃勃的大密歇根路线被这样被计划了出来。这其中包括了:

1. 美国120条最美的公路中的两条: Lake Michigan Tour: 从Holland到连接南密(lower peninsula)和北密的Mackinac Bridge (由下图中C到G),以及Upper Peninsula Drive: 从Mackinac Bridge到Hiawatha National Forest(由下图中G到I)。

连接北密和南密的Mackinac Bridge


2. 相传北密看红叶的最佳地点:著名的豪猪山(Porcupine Mountains)(下图中L) 和Keweenaw半岛密歇根最北端的Copper Harbor (J)。

Copper Harbor:41号公路尽头的红叶隧道


Porcupine Mountains:远眺漫山的红叶


3. 顺便还在回程中加入了入选America's Hidden Corner的威斯康星的North County(Northern Highland)(下图中L到M中间段)


九月底十月初的时间一定不要忘了,北密的秋天很短,一场雨雪几天的时间红叶就会掉光,所以稍微拖延几天再去,可能就只有无限的遗憾。我们当时从伊利诺伊州中部的香槟出发,到北密本就千里迢迢了,这个环绕密歇根湖一大圈的自驾游路线,长达2500公里,九月底北方的白天已经很短,四天是保证旅行质量的最少时间。如果是从美国其他地方来玩的话,芝加哥会是一个机票和租车都很方便的起点和终点。

如果是从国内过来的朋友,同样推荐芝加哥作为起点。有需要更详尽的中文介绍的,这里推荐大家去GoUSA (美国旅游推广局中文站)看看,尤其是关于密歇根州,有别处很难看到的详细介绍(http://www.gousa.cn/michigan)。


下边是我2012年赶往北密看红叶回来后的游记,文长图多,原谅我写得比较私人化,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慢慢读来:

--------------------------------------------------------私人游记分割线--------------------------------------------------------

提前出发!夜宿,不在密歇根的密歇根城

在出发之前的几天,同行的几人做出了一个决定,将我们原定的周四至周日的road trip行程,改为了周三晚上就出发。事后证明,从某种角度说,这个决定为我们赢得了好几个小时宝贵的游玩时间。因为按原计划,周四早晨从香槟到Traverse City,周五再到Copper Harbor,这两天的行程,起点和终点之间每天都有8个小时的车程,白天很短,不要说游玩,连高速下来上个厕所时间都吃紧。赶夜路就更不推荐了,密歇根北部荒凉的地方,很容易撞到鹿,撞到成年的鹿,车毁人亡也不夸张。

周三晚上出发,我们在东部时间晚上11点赶到了这个属于印第安纳州的名不副实的Michigan City (地图中的B)。它虽不属于密歇根州,却结结实实的扼住了去往Michigan道路的咽喉。正宗的motel,车可以直接停在房间门口。房间里咖啡壶都欠奉,借宿几个小时,天一亮我们就接着上路了。

两边的树木在晨光中渐渐明亮,在高速路的转弯处瞥见闪闪发光的密歇根湖。看到公路上高高挂着的牌子: "Welcome to pure Michigan"时,一阵激动,密歇根,我们终于来了!



沿湖之路:长滩,灯塔,老屋

在灯塔迷们的心里,密歇根湖东岸是不亚于缅因州的圣地。这一路灯塔的密度和颜值都一直是当地人心目中的骄傲。虽然我对于去灯塔有着不可理喻的偏执,但不能绑架同行的朋友们,所以妥协的产物是注备视时间而定的看个两三座。第一站Holland (C)。据说这个镇子的得名是因为镇上大多数的人是荷兰后裔。镇子中心公园里的一架风车,就是这个镇子的象征。每年五月的郁金香节据说也颇有名气。然而季节不对,我们直奔离镇子不远的Holland State Park,那里有一座小有名气的灯塔:Big Red lighthouse。


九月末的湖边,远没有夏日的喧闹。除了红色的灯塔,白色的沙滩延伸到天水之间的尽头,点缀着几个游人,有着一种不可名状的宁静。


沿湖之路的第二站Muskegon (D),自豪点说,算是被我做功课发掘出来的隐藏版的景点。这个小镇有着不少百年以上的房子,而精心的维护让Hackley & Hume Historic Site的房子看起来如同出自一个童话故事。




出游另一个重要的功课就是看天气预报,但天气这事我们能把握的实在太少,女生们做了个晴天娃娃,以祈求不要下雨。于是整个上午还算不错的阳光给了我们一种峰回路转的错觉。哪知刚到第三站Ludington沙滩 (E),我们就被乌云追上了。可能是路上停得太多,对下了主干道后到每个景点路上要花费的时间也估计不足。


3点钟的下午,被湖风吹来的乌云,让人迹寥寥的Ludington沙滩显得更加阴郁,也在提醒我们得赶路了。可我最想看的Big Sable Lighthouse却在车不能至的三公里外湖岸的尽头。只能爬到沙堆的最高点,眺望远处的塔顶一眼,就往回走了。这么近,那么远。



赶路!赶路!赶路!

开到路上,看着愈发浓密的乌云,再看看时间迫近下午4点,才第一次迫切的意识到时间不够了。Point Betsie Lighthouse,时间不够了,放弃掉!Sleeping bear dunes, 放弃掉!Traverse City附近的Chateau Chantal Vineyard和Old Mission State Park,还是只能放弃掉!!我们甚至手忙脚乱的往Traverse City (F) 赶的时候,都不知道该输入哪个地址,于是直接输了个Traverse City了事。GPS一路把我们带到Traverse City的市政厅,而在这个城里,我们共同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去市政厅里边上了个厕所。


再回过头来一想,当初计划第一天8个小时从香槟赶到Traverse City,真的是图森破了。要不是提前出发赢得了几个小时,这完全把自己当大货车司机使了,以为从起点开到终点就算完成了任务。

马不停蹄从Traverse出发,要抢在天黑之前赶往Mackinaw City (G)。K同学负责开车,我坐副驾负责偷偷欣赏风景。虽然心情急躁、天色阴郁,但不得不说所过的131和75号公路,沿路两边的state forest area美呆了。每当高速公路冲出一个山口,豁然开朗的望见漫山遍野的红叶,车上都惊呼一片。这时我才深深体会路上更多的美景是没法在照片上呈现出来的,这么广阔的视野,这么快的车速,想拍拍不了,才最痛苦。



渐渐的,光线越来越暗,前方的公路被逐渐吞没到了大片的黑暗里,还有零星的雨点打在了车窗上。看样子一入黑,晴天娃娃的功力就不在了。终于,在最后一丝晚霞没入密歇根湖时,我们也看到了Mackinac bridge桥顶明灭的灯光。



Mackinaw City: 天涯故人的驿站

Mackinac bridge不仅连接着南密和北密,它也是密歇根湖和休伦湖的连接处。在美国国境如此靠北的地方,有种天涯海角的味道。这里附近更有名的是Mackinac Island,而Mackinac bridge南侧桥下的小城才是Mackinaw City。在这个连一家中餐馆都找不到的小城里的第一个惊喜是遇到了一个高中同学和她老公。他们是当天从安娜堡赶过来的,好多年没见的高中同学,居然能在异乡这么偏僻的小城碰到。那家Burger King里第一次有一桌四个人在用纯正的湘潭话聊天,也算是奇景了。

第二个惊喜是周五的清晨。因为周四错过了桥边看密歇根湖的日落,于是和大伙约好了第二天早上一定要看日出。6点多最先一个人走出旅馆的时候,四下几乎仍然一片漆黑,只有呼呼的湖风吹过,和对岸远远的灯塔在云层上扫过的绿光。再然后,渐渐的水天交界处有了一线亮光。

天渐渐亮了,朋友们都一一出门来到湖边。虽然在风里冻得瑟瑟发抖,而且太阳还是被云层挡住,我们仍然不愿错过这天光的一刻。无论是西边的Mackinac Bridge,还是东边的Lake Huron和湖边的民居,在这一刻都有种难以言喻的迷人光彩。





北密林中的瀑布

朝霞无限好,只是得赶路。过桥!过了桥就是北密。Mackinac bridge上的风果然名不虚传,五个人外加一大堆行李压着的minivan,过桥的时候差点像风筝一样,被湖风吹起来。一路纂紧方向盘,过了这座长长的桥才算是松了口气。


然后,我们的车就走在北密的道路上了。在北密开车的确是件很容易让人上瘾的事情,尤其是刚过桥的一段,路如缎带般飘落在森林之中,车开在上边,就如奶油上铺层巧克力般的丝滑。加上两侧风景如画,坐在第一排有着最好的视线,非常舒服。



北密第一站Tahquamenon Falls State Park (I)。匍匐在森林深处的Tahquamenon瀑布,在秋叶映衬下,格外明艳。上路之前,我假模假式的把一路有可能去的景点标注了星级,以方便时间不够时做取舍。Tahquamenon Falls 三星半(最高四星),我觉得还是靠谱的。




GPS是靠不住的

过了Tahquamenon Falls,再开一段路,就已经是中午了。赶到Munising吃个饭,又遇到昨天同样的问题,天又阴了,于是心情也跟着阴郁起来。你能看到远处的山岭都呈现美妙的紫红色,却因为光线的原因没法在镜头里最好的重现出来。


GPS显示Pictured Rock National Lakeshore的入口就在离我们不到2迈的地方,于是开心起来,我自告奋勇当司机,开着车就直奔过去。到了GPS指示的地点,尼玛,就是两民居啊,再往里开人家都能拿枪射我们这些不速之客了。接着用不同的GPS搜,看路牌,一会GPS指向前方十几迈的地方,一会路牌又告诉我们还有6mile,总之在一条很美的路上来来回回的开了大半个小时,却不得其门而入,人也变得焦躁起来。到了终于找到一个岔路口明确指示是去Pictured Rock的时候,时间也不够了,又是快三点,从这去晚上要住的Copper Harbor还有将近四个小时,只能再次放弃,继续往前赶路。

屋漏偏逢连夜雨,指示灯显示车胎气压不够了,可能是因为气温骤降的原因吧。但是车胎压不够,会影响抓地力,湖边高速上这么大的风,开快了就更飘了。于是又找了个加油站,四五个菜鸟忙活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好歹是让指示灯熄了下去。途中像这样的问题,都是计划外的,但耽误的时间,却实实在在的影响着整个行程。


继续往前开,天色又渐渐暗下去,在我们差不多赶到Keweenaw半岛中间的Houghton (K) 时,天色已差不多只剩微光了。这时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在GPS只剩下十几迈的时候我们意识到地址可能不对,那是另外一个镇子同样名字的旅馆而已。可是GPS却怎么都搜不出Copper Harbor这个地方,换备用的另一个GPS,还是搜不到!手机3G的信号也几乎为零,不能用google map。可我清楚的记得copper harbor在半岛的最北方,41号公路的末端,它应该是一个的的确确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小镇。不管了,只能继续硬着头皮沿着公路往前开了。路上的车越来越少,天完全黑下去之后,路上只剩下了我们这辆车。也还是会经过有几乎人家的小村落,可是除了偶尔几家的灯光,看不到任何人影。我们能听到的只有大风吹过树林的声响,公路延伸进漆黑的密林深处。。。




夜入ghost town

公路延伸进漆黑的密林深处,即使是在四下无人的黑夜里,我们仍然清楚的感觉到仿佛进入了一条隧道。打开远光灯,视力所及范围依然有限。路就在这样的隧道中上升下落、闪转腾挪。因为弯道实在太多,一路都在唠叨K这位“天黑请开车”的“职夜车手”,稳着点,不要急,慢慢来。其实进了这段“隧道”,我的心反而定了下来, 因为我知道这一段应该就是US41号公路最北端的十几迈,极富盛名的“tunnel of trees”,而Copper Harbor (J) 应该就在不远处了。熟悉北密游记和攻略的,肯定看过非常多的这段路的照片,但在这样的黑夜里开这段路,虽然错过了遮天蔽日的红叶盛景,却又是另一种可遇不可求的新鲜与刺激。

终于,路到了尽头,稀疏的灯火下是一个看不到行人的小镇。旅馆的地址是在6街,很好找,因为这个镇子貌似也就六七条街。苏必利尔湖的风嗖嗖的刮过,冻雨让温度已经降得很低,整个镇子看不到开着的门。远远瞥见旅馆的灯似乎也在湖风中摇晃。找到旅馆的老板check in,五个人挤不了两张床,说好的加床已经都被其他旅客拿走了。老板只能多给我两床毯子。幸好带了一个睡袋,于是也能在靠着暖气片的地上垒个窝,不然真要变成寒号鸟了。

ZW和CiCi外出吃饭,据说整个镇子当时只有一家营业的餐馆了,馆子里包括他们只有两桌,于是服务生有足够时间殷勤服务,搞得ZW不好意思最后都给了30%的小费,也算是为国争光吧。第二天早上倒咖啡时和旅馆老板聊了一下,在Fort Wilkins买纪念品时也和店家聊了几句,他们都告诉我,再过一周这里就将关闭,再开张得是明年四五月了。所以过了10月15号,这个镇子也许就将真的成为一座只有守夜人的ghost town。

夜深了,我躺下缩到睡袋里,旁边的暖气片里透出若有若无的一丝暖气。屋外除了风声,远处还会传来一阵一阵有节奏的声响,然后我的意识也慢慢模糊了。。。


北密最北端的风雪

大概是习惯了连续两天早起,即使是这样冷得就应该赖床的早上,6点多,天蒙蒙亮的时候,还是醒了。怕吵醒其他人,蹑手蹑脚的穿好冲锋衣出门,风那个大。走到不远处的小港口,在凄风冷雨中看去,才发现昨晚听到的应该就是湖上的浪涛拍到护堤的声音。挟着凄厉的北风卷过来的大浪,真的和海浪没有分别,那一层层白色的浪头,从护堤的空隙中冲入港口,在阴郁的天色下格外显眼。如果没有护堤,我猜想,这些浪头说不定都拍到我们的房子上来了。


天渐渐亮了些,这个密歇根最北边小镇的天气,也陷入了抽搐式的变幻中。一会风雪连天,一会又在云缝里透出几丝阳光。


上午继续马不停蹄的上路,在风浪前的远眺中,邂逅到了此程的第四座也是最后一座灯塔-Copper Harbor lighthouse。但整个Michigan还有那么多座在等着我,也许很多年以后有机会一个人旅行时再慢慢的一一造访吧。


我们一路往北的行程差不多到了尽头,终于要回程往南了。尽管依旧是时晴时雨,昨晚黑夜里穿过的“tunnel of trees”,终于在白天呈现在我们的眼前。经过一夜的风吹雨打,又落了无数叶子。但开到这段路的时候,依然为之惊艳。这条漂亮的公路,写意的侧卧在密林中央,两侧的树枝都可以触到彼此,金黄的秋叶落了一地。




有点遗憾的是,头顶上的枝干,已经像中年男子的头发一样有点稀疏,不复浓密时的遮天蔽日。我的耳边响起早晨旅馆老板告诉我的,如果我们早几天来就能享受一个更惊人的红叶景象了,不过完美的旅行哪里去找呢?能来到这,看到眼前之景,虽有遗憾,但也满足了。 继续赶路吧,多少次我想停车,但还有下一站在地图上等着我们。


正午的冰雹

临近中午,返回到了半岛中央的Houghton (K)。一条河将这座小城分开,也就是这条河,像一道伤口般,深深的划开了整个半岛,将其分作上下两半。


昨天经过时天色已晚没能细看,现在经过,发现河两岸由高到低,被秋叶染得五彩斑斓,十分悦目。可惜河岸狭长,我们当时停留的角度没法取到全景。



在城里找到一家中餐馆打尖。吃完后和老板聊起来,他知道我们从伊州香槟来的之后,提起去年有人来北密看红叶出车祸,马上劝我们打消去porcupine mountains(豪猪山)(L)的念头,告诉我们那里的peak已经过了,现在这种天气去也是灰蒙蒙的,还是赶紧往回赶才最安全。虽然很感谢他的诚挚和关心,但我心里当时还是沉了下去。毕竟都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了,不去真可惜。后来想他肯定以为我们需要当天赶回,并不知道我们还准备在威斯康星停留一晚。

从餐馆出来,居然又下起了冰雹,米粒大小的冰雹,陪着我们从餐馆到停车场,砸了一路。甚至有点坡度的街道,我们都快站不稳了。到了停车场,冰雹还在下,我的心也跟着掉到了冰点。



雪后湖与山

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北密的天变得比翻书还快,这一刻冰雹,下一刻天晴,都不能代表什么了。最后我说咱们可以先沿着26号公路开30迈,到了岔路口再说,反正不管是去豪猪山(L),还是去威斯康星都得走这一段。开到26号公路上,进入Baraga State Forest Area,心情逐渐好起来,这条路开着真舒服,让我想起了刚过Mackinac bridge的那段。




半个钟头一下就过去了,我停在了岔路口处,车上酣睡的几位才醒过来。天色依旧不明朗,去还是不去依旧是个问题。ZW说了句:“要不还是去吧,都到这了”。这句话说到了大伙心里,毕竟相对于失望,遗憾才是旅行的大忌。于是右拐,直行,目标:porcupine mountain!

事后想来,Houghton中餐馆老板给我们的建议,是个小马过河一样的故事,而我们最终做出了自己的决定。虽然一路天气依然是天晴加冰雹的抽风模式,但最终路上的惊喜连连也让我们大呼过瘾。宽广的公路展开在农庄和森林之间,两边红叶如火,配上空中的云层在明暗交替的阳光中翻滚。




开到最后接近豪猪山的一段,公路几乎平行的延展在苏必利尔湖湖畔的数十米开外。大约是雨后的关系,湖水呈现一种沁人心脾的深蓝色。


惊人的一幕在路的前方出现了,正前方的地势从浩瀚的苏必利尔湖边突然拔起,顺着山势上去是一望无际的紫红色的林海,衬上右侧蓝得发亮的广阔湖面,而近处的笔直路旁再点缀上两三株金黄的树,这简直是上帝的构图!这个地方成为了我整个旅途最最后悔没能停下来拍照的地方。Road trip什么时候停什么时候走,真的是一门技巧。停得太多,耽搁时间不说,同行的朋友不烦自己都烦了;停得不对,刚停过了看到更好的景色就不好意思连着再停;没有停,就等着像我这样遗憾吧。本来以为回程时可以再拍,哪知到后来走的是另外一条路。想想也是,人生嘛,错过的,就不会有回程。

开完一段不算陡峭的盘山路,再步行一迈左右,终于登上了山顶。山上刚下过雪,白雪配秋叶这种可能难得一见的景色,也算是对错失红叶peak的我们一个巨大的补偿。



太阳公公格外开恩的出来透了个气(或者晴天娃娃再次显灵),山上视野豁然开朗,虽然的确peak已过,不少树都已经秃了,但举目远眺,漫山红黄,接着沁蓝的苏必利尔湖,依然美不胜收。





额外的惊喜

回程时,GPS又一个小小的误算,把我们带上了一条计划外的小路,一条穿过几十公里蛮荒森林的小路。而不习惯这种蛮荒的人,恐怕很难热衷于在北美这片广袤的土地上road trip。据说这片森林里还有熊,这我是相信的。

没过多久我们就穿过了边境,这里就已是威斯康星了。再见,密歇根。

如上文所提,威斯康星的Northern Highland原本也是此行一个重要目的地。因为远古的冰川效应,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星罗棋布的千百个大小湖泊。湖水映秋叶,是大多摄影师的至爱之一,摄影我们虽然还只是摸到门槛前而已,但乱枪打鸟总难免会有收获。可惜天色又又又暗下去,云层也渐厚,加上时间不多,我们只好顺着公路穿过一个个湖泊不做停留。


我们赶在了天黑之前到达了目的地--Wausau(M)。按照原计划,此行的游玩差不多就结束了,剩下的一天,我们的唯一任务是开7个小时的车,赶回香槟。

停车时抬头到处看看,一座山伏在城市的西南方。虽天色已晚,看不真切,但五彩斑斓的森林依然隐约可见。我心里一动,check in时搜罗了些门口的宣传单和册子。回到房间研究一下,才知道那座山大概叫Rib Mountain,是威斯康星的一个state park。山上还有几十米高的观景台,可以俯瞰这一整片土地。

于是第二天早上,仍旧是黑灯瞎火的时候,我们再次出发。旅行嘛,早起的鸟儿才有虫吃。日出让我手忙脚乱的趴完车,爬上观景台,看到了这次旅行最美的早霞。


四周开阔的景色让人大饱眼福。而与密歇根的红紫色不同,威斯康星的秋色里红橙黄绿间杂,有一种更柔美的斑斓。不过天真的太冷了,冻到我回到车里喝杯咖啡的时候暖和一下的时候,握着杯子的手还在不停发抖。再加上当时自己真的是摄影菜鸟,脚架都没有,拍下的照片大多糊了,遗憾不已。



天色渐亮,走到山坡上,这时的光线其实更适合拍照。近处的青草地、黄叶树,和远处的城市、河流、村庄和田野相映成趣。




再见,就是真的希望能再次见到


然后的然后,就真的是踏上回程了。几个小时之后回到了伊利诺伊的大平原上。没有了密歇根和威斯康星艳丽的秋色,伊利诺伊依旧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收割后的玉米地。47号这条乡间小路上,有着紫色晚霞的平原上的日落。我心里已经开始惦记,下一次什么时候才能能重回北密?


Copyright © 广西奶制品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