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满族巴雅拉家族大聚会

满族文化网2019-01-16 05:25:25

   北京南六环外,正在开发建设的"中关村生物医药基地"西侧,有一个小村落--新房庄,庄上不足十户人家,全为巴姓(满族老姓巴雅拉)。这里是我父辈出生的地方。

    2017年5月20日,高温酷热。在这炎热的初夏,巴氏家族"五爷巴国琛"的后人,在长孙女巴蕉新建的新房庄宅院内举办了大家族聚会。

    一个月前,由洪庚、洪泽两位老弟做东,在大兴"百年食府"举办了全家族大聚会,32人一起度过了一个热烈、兴奋、美好的一天。席间受气氛感染,巴蕉提议5月份在新房庄老宅院里请大家再聚一次。从那天起,巴蕉和李克宁二人便进入了准备邀请和聚会的战斗状态。

    巴蕉的这个宅院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购买堂姐的一处旧宅。世纪末期,长辈们住了一段时间。后因长时间没人住,年久失修,前几年房屋己坍塌。克宁退休后,前年将损坏的旧房翻建成一厅带两层的宽敞高大的宅屋。但由于巴蕉尚未退休,这房子一直没有正式启用。这次为准备这场家族大聚会,从4月下旬开始,我们便忙碌起来。

窗前有两块小地,荒废多年,乱石其中。为迎接聚会,美化环境,我们决定种些花草。5月初,克宁开始翻地清理乱石,挑出的碎石足有几小推车。那时天还不热,他光脊劳作却汗流浃背,一如当年知青战天斗地的模样。

我们几次开车去福上村赶大集,尘土飞扬,人来车往,身着短裤背心,顶着大大的草帽,去挑花,去选秧,还砍价,与当地百姓别无二致,却也乐在其中。回来后栽花浇水,苗青秧绿,花儿竞相开放。

   10年前建的简易东西厢房,从未清扫,尘厚埋鞋,杂乱无章。这次我们决心好好清理一下,真正干起来才知活有多少。几日蒙头遮面,顶燥尘,抗杨絮,俩人齐心协力,仅垃圾就清出十几小推车。我们搬上拿下,干得腰酸背痛,晚上累得睡不着觉。尽管这样,有许多的活计仍未干完。因时间紧,清理工作仅仅是过得去眼而已。

   初步清理后,这里给来宾提供了一个吸烟的地方。

    室外清理后,转入室内的布置和美化工作。在网上购买台布、塑料椅;每次去"宜家"置办餐具日用品都车满人乏;清洁碗筷酒具,用坏了几块海绵;大量的用洗滌灵,使得双手肿胀干裂;仅大厅的地面,克宁进行了近百遍的擦洗。谁说人生无再少,我们干劲不逊当年。

    硬件准备得差不多了,开始策划总菜谱。购买食材,加工制做菜肴,准备配套的餐具;新添的桌椅,还要安装、擦洗。还有搬冰箱、抬酒柜等工作都付出了很大的气力。

最后一周,我们每天晨4点起,每日开车去新房庄现场忙活,中午带饭起伙,经常天黑才回城。我们也常常夸自己,两个60多岁的人真能干!

    我的爷爷巴国琛,在同辈中排行老五,人称"老五爷子"。他育有一女两儿,长女巴菊瑞,长子巴恩江,次子巴恩发。我和妹妹巴芳是巴恩发的女儿,我们都是五爷的后人。

   我们的祖先繁洐于中国北方的白山黑水之间,巴氏是千年前女真人的后代。经历漫长的朝代更迭,巴雅拉儿一族(满族姓氏)被编入淸军正黄旗,先辈随清军南下住扎辽宁新宾,后大清国建都于沈阳。巴氏先祖顺治年间(公元1644年)随多尔衮入关,先落脚北京大兴西大营,终落户新房庄。家族来京300多年以来,十分重视教育,世代书香门第。我的高祖巴永斌咸丰年间中"举人";我的曾祖父巴世清光绪年间高中举人"第一名得"解元"称号,当地士绅送一块3米长的烫金大匾,上由知名大学士亲书"解元"两字,高悬于家宅正门之上(其匾五十年大跃进时遗失);堂伯父巴恩波与巴金同批考取庚子赔款奖学金赴法国巴黎留学(巴金的"巴"就为纪念我伯父而取)。我爷爷巴国琛民国年间毕业于黄村甲种农业学校。我父亲和伯父都是新中国五十年代的大学生。我父辈大排行兄弟15人,基本上全是教书先生,因都早年离家求学,新房庄现在长年居住的仅有2户人家,庄上早已衰落。巴氏在大兴县志上被称为文化深厚之姓氏,桃李满天下。历数巴氏后代,高等学历者比比皆是,其中研究生、教授数人,职务达处级、厅局级。

    文化传承使我们的家族团结和谐,与人为善,本份踏实,性情温和。

    这个照片是4月份上次大家族聚会的合影。

  本次聚会近40人的规模,我们决定采用自助餐的形式招待亲人。自助餐的好处是:餐食好准备,食物可随意多样,用餐选择自由,现场避免油烟,减少服务工作量。这种用餐方式与宽敞开阔的大厅相得益彰。

    自助餐准备投入可不小。共买了15个大长折叠桌,8米长的大台布2条,西式玻璃大餐盘30个,自助餐盘60个,碗40个、水杯60个、咖啡杯40个,中式大餐盘20个。还有大量的花瓶、纸巾盒、餐盘架、大托盘就不一一赘述了,总之工程浩繁。    

克宁头晚去订鲜花,赶上第二天520的日子,一支玫瑰就要10块呢!

    家族聚会开自助餐是个新鲜事,也是创新。看到亲人们进屋后露出的表情,看到孩子们快乐的笑脸,我们知道收到了预期的效果。

    各路亲戚到来后,都对新宅的设计给予好评,对于聚会现场的布置感到惊奇、惊讶、惊喜。该大宅的设计师是李克宁,建筑施工方是马村的小梁子,室内总布局为巴蕉,当然儿子李晓天也提出了很好的建议。


    为了安排好这一天的活动,我俩早晨4时起床,带上菜,装好车,6点前到达新房庄。8点一过,我妹妹巴芳乘晓天的车提前来帮忙,她带来了大包小包的各式食物、饮料,大份足量运送到场。近10时,洪庚、洪泽老弟前来,将新鲜水果送到厨房。10时半左右,良乡姑姑家大部队到来,顿时大厅内充满欢乐。最后,妹夫王春风带着老爹,携女儿女婿到场。众多的问候,愉悦的笑容,年愈87岁的老爹爽朗的笑声在大厅中回荡。

    与我们上次聚会仅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但是大家见面总有聊不完的话语。五代同堂,不同年龄段,有共同的话题,不同辈份之间仍有快乐的问侯和玩笑的嬉戏。

    我们是一个大家庭。今天是五世同堂的家族聚会,我老父亲巴恩发作为恩字辈唯一健在的前辈,精神矍铄、神淸气爽前来主持聚会活动。伯父家巴洪庚、巴洪泽两位老弟携全家从城里赶来;妹妹巴芳全家加之女婿左易全部出席;良乡姑姑家魏学媛、魏学芬表姐,魏学立、魏学增表哥,魏学荣表妹的丈夫林树军,均带领众多家人到场,好不热闹。学媛表姐带曾孙女前来,使我们拥有了五世同堂的快乐!

多年沉寂的新房庄,由于我们的到来充满了生机。长住户洪光堂兄、志英堂侄都希望有更多的家人回到家乡,安度晚年,重现庄上的繁荣。

    开餐前摆放餐食,大家齐心协力来帮忙。巴芳、春风打头阵,嫂子、弟妹们都争着帮忙。有传菜的、有摆盘的,有帮着放酒水的的,还有照顾孩子、陪前辈聊天的。外甥女王晓姝是现场总指挥,新女婿左易忙前忙后,端菜送杯,满头大汗,衣服都湿透了,新姑爷如此之快就融入了新的大家庭。

   整场餐食的安排:熟食冷切盘10个、凉拌菜8个、热菜4个、水果4种、点心8样、饮料6种、白酒2箱、啤酒6箱。食物丰盛,酒水齐全。

    聚会前在家族的微信群里,针对聚会所需,我给每家都作了分工。魏波带来了冰镇的啤酒和北冰洋汽水,巴玥带来了鲜艳欲滴的奶油草莓和鲜荔枝,巴琳带来了新鲜甜美的樱桃和大西瓜,巴芳带来了8种点心和10多种冷菜熟食。

这是巴芳专门从"尹记"订制的40只大鸡腿的一部分。

    我还从航天食堂订了4个热菜,头日晚准备好放入冰箱,吃前需用微波炉加热。请厨师烙了40个肉馅饼,就餐时要重新将其烙热。

  厨房很热,主动要求热馅饼的我儿子李晓天,两个平锅同时开工,汗顺着脖子流,身上的T恤衫湿透到衣边。肉饼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肉鲜味美,加热后口感更好。

  考虑到天热为给大家开胃解腻,三周前我自已作了大桶的泡菜。结果现场事多,我将其忘在冰箱里。大家也未尝到我的好手艺,让我懊悔了好几天。

    每次聚会我们都拍合影。上次聚会我父亲将几十年保存的照片复印多份,每个家庭送一份,大家十分珍惜。有爷爷、奶奶的照片、伯父及全家照片、姑姑和儿时的表姐表哥的照片、我和妹妹童年时的照片。看到这些旧照,我们深深怀念故去的亲人,更加珍惜现在的亲情。

    这次的摄影师是我儿子李晓天。他正在青岛中车四方厂一一全球最大的高铁研制生产基地,从事中国高铁数字化检测项目的调试工作,担任现场执行经理。虽工作夜以继日,加班加点,他还是利用周末,专程赶来参加聚会,并负责拍照任务。


    照完合影,自助餐正式开始。前辈有些不适应这种取菜方式,略显拘谨。春风帮老父亲盘中夹了一只大鸡腿和几块带魚。年轻人争先恐后,纷纷上前选择食品。我发现男士的盘中大多是肉食,女士盘中素食、绿叶菜居多。看得出每个人都在高兴地往盘中夹着中意的菜肴。菜品很多,一定会让每一位亲人吃饱吃好!

这是二表侄儿魏波的盘中餐。

    开始用餐时,几十人同时餐桌前自助取菜,人多前前后后有点乱。魏波高兴地喊到:家族聚会,自助餐也得排队!!!



    新颖的用餐形式,给了每个人更多的食物选择自由。每个人都在按自己的口味,挑选出喜欢的美食。开餐了,但微波炉热的菜还在陆续地往餐台上端。

    依照惯例开餐前,我父亲每次都会有一段精彩的演讲。有时他朗诵一段专为聚会而作的诗,并将其内容一一解释;有时他发表对家族兴旺的感言,受到亲人们的一致赞叹;有时他也表达对晚辈的表扬和鼓励,让每个人都心怀感恩。这次是人数最多,五世同堂的家族聚会。我老父亲作为大家族的老前辈,精神焕发,声音宏亮发表了对和谐大家族的感慨,他说:今天我们巴国琛后人三支九家大聚会,在新房庄巴氏族中绝无仅有,是家族的文化传承和晚辈们的齐心协力,促成了我们家族的大团聚。          

我们的家族每年举办一次聚会,已经延续了十几年。以前的聚会都在酒店办,在自家宅院内办聚会,这是头一次。我退休后争取每年举办两次。新房庄这小院只要还在,每年都要在这里办一场!

    年轻人喜欢这种用餐形式,更喜欢这种聚会气氛。我的表侄儿魏波,身材健硕,挑了几次才选中了一个结实的椅子坐下。几个小伙子大口吃肉,大口地喝着饮料。当日气温高达34度,厅虽然大,人也多,两个电扇不停地吹,仍温度不减,聚会的热烈气氛也随之高涨。

    孩子们最高兴,多种小点心不停地品尝、多种饮料轮番来喝。学芬姐的小外孙兴奋得小脸通红,满场飞跑,还在地上撒欢打滚。

    大家吃得高兴,聊得开心。一盘不够,又取一盘。

主桌上先喝起冰爽的啤酒,后又觉得不过瘾,上了白酒。

    魏波代表小字辈,被小姑巴芳拉入主桌陪长辈喝酒。老一辈喝酒不减当年,年轻人开怀畅饮,酒杯交错,互敬喧嚣,欢笑声不断。

    为这次聚会,我们专门建了"五爷后人"的微信群,方便及时沟通。在我正式发布聚会通知后,两位老弟迅速传回了全家人准时赴会的信息。委派表侄儿魏波为良乡方面的招集人,他不负重托,及时、准确地反馈了参加聚会的人数。虽聚会由巴蕉提议组织,其食物、水果、酒水,众人带来许多,真是一场团结、和谐、家族人共同参与的聚会啊!本次聚会共计36人参加,车辆10台。

    在用餐近尾声时,外甥女王晓姝开始了打扫战场的工作。她与新女婿左易配合默契,高效率地洗碗擦碟。同时,左易在炉旁大汗淋漓地为主桌又煮上了两锅饺子。人多餐具多,洗净、擦干、归位,工作量大得无以计数。大致算下来,王晓姝共刷了近200多个碗、盘、杯。如将其摞起足有一人多高啦。

    送走了众人,妺妹巴芳又和我一起进行现场清理工作。

    布置家庭聚会是个大工程,善后收拾打扫的工程也是如此繁重。但我们其乐融融。  

虽然我们在准备中,经历了脏乱苦累的过程,回想着父亲的笑容,回味着聚会的快乐,心中留下了对家族团聚美好的记忆。

  这是本次聚会的合影,是晓天从青岛端午节加班现场发来的。

席间我们商定下次聚会时间是今十月,到良乡去吃牛头宴;明年五一,在洪庚、洪泽老弟的新宅院里,举办田园特色聚餐会。

我们期盼着下次再聚,祝福各位合家快乐,幸福安康!



作者巴蕉

满族文化网出品,转载请注明。

(因苹果手机不能显示赞赏功能,特应读者要求留此二维码,读者可根据自身情况随意支付赞赏数额。)

Copyright © 广西奶制品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