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心陀罗尼经浅释(10):大悲咒的如法用途(宣化上人讲述)

福德林密食道场2018-11-07 15:28:31



开经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阿难白佛言。世尊。此菩萨摩诃萨。名字何等。善能宣说如是陀罗尼。佛言。此菩萨名观世音自在。亦名捻索。亦名千光眼。善男子。此观世音菩萨。不可思议威神之力。已于过去无量劫中。已作佛竟。号正法明如来。大悲愿力。为欲发起一切菩萨。安乐成熟诸众生故。现作菩萨。


“阿难白佛言”:阿难,是佛的堂弟,斛饭王的儿子;他在佛教里头是多闻第一。什么叫多闻呢?就是听得多,记忆力也是第一。他啊!听过一遍,就永远也不会忘了。为什么他记忆力这样强呢?就因为他过去生中修定力,修得很多。因为定力充足,所以他就不散乱;不散乱,于是乎,听一遍就永远都记得了。所以佛说的经典,阿难是一字也没有忘记,就全部都记载出来。阿难和佛的相貌差不多,佛有三十二相,阿难有三十相好,所以他的相貌也特别圆满。阿难的名字,在梵语翻译过来,叫庆喜。因为什么庆喜呢?因为阿难出世的时候,正是佛成道的这一天;佛成道,他也出世了,所以就叫庆喜。阿难对佛说了:


“世尊”:什么叫世尊呢?世是世间;尊是世出世之尊,是世间、出世间最尊贵的。“此菩萨摩诃萨”:这一位大菩萨,“名字何等”:他叫什么名字呢?“善能宣说如是陀罗尼”:他善于演说像这样的总持神咒。宣说,就是宣传、宣述而说出来;如是陀罗尼,就是前边所说的陀罗尼。“佛言”:释迦牟尼佛答覆阿难说,“此菩萨名观世音自在”:这位菩萨的名字,就叫观世音自在。观,就是观察,也就是用他能观的智慧来观察。观察什么?观察世界的音声;世界的音声,也就是所观的境界。他所观的境界是什么呢?一切众生种种的境界;所有善的众生、恶的众生、强的众生、弱的众生,种种色色;一切众生的音声,是他所观之境。以能观的智慧,观察所观的境界。可是在这个时候,要是没有定力,那怎么办呢?因为他有大定,所以就得自在;这自在是什么?也就是定力的表现。若没有定力,就不自在;不自在,就被八风所转了。


这八风,讲过很多次,我不知道各位记得不记得?不妨今天再把它讲一次。八风,就是八种的境界。没有定力的人,就随着八种境界跑了;有定力的人,就不被这八种境界所转动。以前苏东坡和佛印禅师两个人打机锋,苏东坡天天在江南堰参禅打坐,觉得自己的境界最高了。啊!觉得自己坐到金莲花上,如如不动,了了常明。唉!这种境界是再高没有了!就写了一首诗,说:


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
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


“稽首天中天”,稽首就是叩头。天中天,是佛;佛是天中之天,圣中之圣。在最高的境界上,也没有再比佛高的;在最低的境界上,没有再比佛低的。佛是尽虚空、遍法界,所以没有高,没有低。苏东坡就向佛叩头,“毫光照大千”,他觉得自己放起光来,这种光,照天照地,照着三千大千世界。然后他就说了“八风吹不动”。八风是什么呢?现在在这儿给你们讲一讲。八风是称、讥、苦、乐、利、衰、得、失;也有说是毁、誉的。


称,就是称赞你。譬如称赞你说:“某某居士,你真发大菩提心。啊!你真是大护法,你这个功德,可是太大了!”啊!左一个高帽子,右一个高帽子,就不知给你戴多少高帽子,戴得顶到天上,把三十三天都顶破了!到了三十四天。你这时候,觉得:哦,我是不错的!要不然他怎么赞叹我?你这一想,心里就手舞足蹈的。什么叫手舞足蹈?就是手这么来回摆起来,足也就好像跳舞,跳起来,又跳起来。这就被风吹起来了!被这一股赞的风、称的风,把你吹到虚空里头去了!本来你戴这么高的帽子,再往虚空里一跳,就到半天云里。这是有一股称的风,把你吹起来了。


讥,就是讥讽你,讥刺你。什么叫讥刺呢?你学佛法的,他就说:“是啦!他是学佛的人,这是最好啰!”这拉着长长的声,就好像一把刀扎你的耳朵似的,这叫讥,讥讽。总而言之,你不愿意听这个道理,他就这么样讲,把你耳朵扎得唏哩咕噜的,就觉得不舒服了;不舒服就走了,就发脾气了;脾气一发起来,无明火起三千丈。这就是一阵讥的风,吹得你发了脾气。


苦,就是很苦很苦的;不是吃苦的东西,是觉得所遭所遇非常的苦。这一苦,就着急;一着急,就上火;一上火,几乎把身上的血都烧乾;烧乾了,就口也苦,牙也痛,耳朵也痛,耳朵也聋,什么病都来了!这苦风啊,把你吹得这么多毛病都来了,又愁眉、有眼花、又耳聋、又牙疼。这就是苦!


乐,就是快乐的事情。所遭所遇,都是很欢喜的人,人人都对你好;吃得也好、穿得也好、住得也好,出入又有小嘟嘟车周围跑;所以这个时候,很快乐的。这一快乐,也就忽忽悠悠的,把自己是怎么一回事也忘了!乐以忘忧。这都是乐的风吹得就迷糊了,好像成仙成佛那么样。当那时候,他也不再修行了,就因为快乐啊!快乐也是一个风,所以你们不要以为快乐就很好。


利,就是利益,得到利益。你买了股票,买的时候是五百块钱买的,啊!没过三天,就涨了四倍,值二千块钱,就得到利益。觉得:哦!这回我可发财了!这也就被风吹动了。


衰,就是衰败了。这里有一百间大房,也不知火从什么地方来的,一百间的 buildings(建筑物)给烧掉了,就是衰,这也就不乐了。


得,就是得到。走到路上,捡到五百万块钱,就得到啦!很高兴的。

失,他得到了之后,不久又失去了,所以又不高兴了。一忽儿高兴,一忽儿又不高兴。


毁,就是毁谤;誉,也就是称赞你。毁誉和称讥差不多的,所以换了称讥。你如果没有定力,就会被这八风吹动;你要有定力,八风来了,你也不动不摇,好像没有这回事,这叫八风吹不动。


苏东坡自以为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他端坐在紫金莲上,如如不动,了了常明这种的境界,啊!非常的高妙,自己觉得真是妙不可言。于是乎写下来,送去给佛印禅师,请佛印禅师印证他是不是开了悟。佛印禅师很好玩,派了一个侍者,送了这首诗回来;什么也没有讲,就在诗后边,批上四个字。这四个字并不怎么高深,人人都懂,就是:“放屁!放屁!”。苏东坡一看,啊!我作这么好的诗,你怎么说我是放屁?简直混帐了!


于是乎,不要八风,就一风,两个屁就把他蹦起来了;从江南就过江北,来到金山见佛印禅师。一进门,气汹汹的:“你这个和尚,怎么骂人呢?”佛印禅师说:“我骂你什么?谁骂你了?”“啊!我作这么好的诗,这是我功夫的见地,我到这种程度上,写出来这么一首诗,为什么说我放屁?”佛印禅师说:“你已经八风吹不动了,怎么被我放了两个屁,就把你蹦过江来了呢?”苏东坡一听,哦!真的!就没有话讲了。都是自己没有功夫;若有够功夫,八风都不动了,为什么被两个屁就蹦起来了?所以自己赶快叩头顶礼,请禅师还要多多教诲,就回去用功去了。


为什么他从江南到江北?就因为他没有自在。他若像观世音菩萨那么观自在,就不会过来了!你说放屁也好,不放屁也好,随你讲什么,好像没听见似的;那就有了功夫,佛印禅师就会佩服他。结果又被佛印禅师把他斗倒,只差这一招,所以他就不行了。


“亦名捻索”:这位菩萨总拿着一条羂索。四十二手里头,不是有个羂索手吗?这就是捻索。捻索,就是总拿这个羂索。“亦名千光眼”:他的名字又叫千光眼。


“善男子”:佛叫阿难,善男子!“此观世音菩萨不可思议威神之力”:他这种不可以心思、不可以言议的威德神通力,“已于过去无量劫中”:已经在过去没有数量那么多的大劫里边,“已作佛竟”:他已经成佛了。“号正法明如来”:他的佛名叫什么呢?他的名号叫正法明如来。“大悲愿力”:这一位菩萨,因为不放下他的大悲愿力──这是他还本照他以往所发的大悲愿力,“为欲发起一切菩萨”:他想令一切的菩萨都发菩提心、行菩萨道,“安乐成熟诸众生故”:来安乐救度一切众生的缘故。“现作菩萨”:所以就现作菩萨。他本来是正法明如来,现在示现观世音菩萨。


汝等大众。诸菩萨摩诃萨。梵释龙神。皆应恭敬。莫生轻慢。一切人天。常须供养。专称名号。得无量福。灭无量罪。命终往生阿弥陀佛国。


“汝等大众”:你们现在,在法会和没有在法会的一切大众。“诸菩萨摩诃萨”:一切的菩萨和大菩萨。“梵释龙神”:梵,大梵天王;释,就是帝释。大梵天王,是在天上一个清净的梵王,很自在的,又叫大自在天。帝释就是帝释天,也就是天主教所谓的天主;在〈楞严咒〉上,他叫因陀啰。“南无因陀啰耶”,就是指这个帝释。龙就是天上的龙;神,一切的神。“皆应恭敬”:都应该恭敬观世音菩萨。“莫生轻慢”:不要轻慢观世音菩萨。“一切人天”:所有一切人间的人和天上的人。“常须供养”:应该常常来供养观世音菩萨。“专称名号”:专心来称扬观世音菩萨的名号。“得无量福”:能得到无量的福德。“灭无量罪”:能灭除无量的罪业。“命终往生阿弥陀佛国”:在临命终的时候,一定会生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国土里边去。因为观世音菩萨的师父就是阿弥陀佛,你念他徒弟的名字,将来你就可以生到极乐世界去。


佛告阿难。此观世音菩萨所说神咒。真实不虚。若欲请此菩萨来。咒拙具罗香三七遍烧。菩萨即来。(注:拙具罗香。安息香也。)


“佛告阿难”:佛告阿难说,“此观世音菩萨所说神咒”:这观世音菩萨所说的〈大悲咒〉,“真实不虚”:他这种的功德,不可思议,这种的神力,也不可思议。能增无量福,灭无量罪,是真实不虚的。“若欲请此菩萨来”:你若是想请这一位菩萨降临坛场,“咒拙具罗香三七遍烧”:拙具罗香,就是安息香,在药材店有这种的香。三七遍,就是二十一遍。你在安息香上念咒二十一遍,然后烧这个香;“菩萨即来”:观世音菩萨就会临坛,到这个法会来。


若有猫儿所著者。取弭哩吒那。烧作灰。和净土泥。捻作猫儿形。于千眼像前。咒镔铁刀子一百八遍。段段割之。亦一百八段。遍遍一咒。一称彼名。即永差不着。(注:弭哩吒那。死猫儿头骨也。)


前几天,果宁有亲戚来,他问是不是照常讲《大悲陀罗尼经》。因为他觉得《陀罗尼经》说的事情很奇怪;他怕他这一些亲戚听见,更不相信佛法,他们都有诽谤心。其实,这种情形,并没有什么奇怪;不过在西方的人,没有这种经验,认为这是奇怪。在印度和中国,对这种情形,就是不足为奇的,因为常常都有这种情形。


“若有猫儿所著者”:什么叫被猫儿着?这个世界,有八万四千种病,很多奇奇怪怪的病症,你没有法子完全了解。猫虽然是个小东西,有的时候也会作怪,并且有这种猫神;这猫神呢?其实是猫怪。在东北,我遇到一只生了一种邪病的猫。这种邪病,也就是有魔;它得了魔障病,跳上跳下,一天到晚,也不停着,总是这么发神经。这种的猫,要是死了的时候,就会变成猫鬼;猫的鬼,就会来捉弄人,令人精神不清楚,糊里糊涂。


因为〈大悲咒〉什么奇怪难治的病都可以治,所以现在就说着这个猫迷的。这种不容易治得好;因为这个猫,像老虎一样。在家里头,养了那么一个小老虎,这种的鬼,也不容易治的;所以必须要用一种对治的方法。对治的方法,就是以毒攻毒──以这种的毒,来治中这种毒的人。凡是治病的药,都是以毒攻毒;因为有这种毒了,那种毒就会没有了。


所以书上才这么说,若有着到猫鬼的迷的,“取弭哩吒那”:弭哩吒那,就是死猫头的头骨。因为对治这只猫的鬼,所以取死猫的头骨。来怎么样呢?“烧作灰”:把它烧成灰。“和净土泥”:因为单单猫头骨是很少的,你不能把它作一个猫的形像,所以要加上一点净土泥;净土泥,就是干净的土泥。啊,把干净土的泥,和死猫头骨的灰和在一起;做什么呢?“捻作猫儿形”:把它做成一个小猫。你看,就好像小孩子玩似的。


“于千眼像前”:在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的像前,“咒镔铁刀子一百八遍”:镔铁,是铁中的好铁。用一把镔铁造的刀子,咒一百零八遍。“段段割之”:把用猫头骨和净土泥造的这个猫,一段一段的把它割开,“亦一百八段”:也割一百零八段。“遍遍一咒”:每一段念一遍咒。“一称彼名”:一称什么名呢?就称这个猫的名。“即永差不着”:这么样做了之后,病就会好,永远不会再发作,不会着猫鬼的迷了。这个方法和道理,是不可思议的,这都属于密宗。密宗是一种秘密法,秘密法是彼此互不相知的,所以不是一般人所可能明白的道理。


若为蛊毒所害者。取药劫布罗。和拙具罗香。各等分。以井华水一升。和煎。取一升。于千眼像前。咒一百八遍服。即差。(注:药劫布罗。龙脑香也。


有一种蛊师,他的神通很大,可以飞行变化,也可以忽有忽无;这种蛊师的心非常毒辣。蛊师多数是什么做的呢?多数是蛇所变的。所以他的心非常的毒,以杀人为能事,以害人做为他的游戏神通;他杀一个人,害死一个人,那是很平常的一件事。到越南,泰国,中国云南的地方,或者新加坡、马来亚一带,都有这种蛊。这在广东话,有一种术语叫“落杠头”。在越南和新加坡,以前中国人到达那个地方,那个地方的女人就欢喜中国男人,要同他结婚;结婚,又怕他回中国,所以就给他落上一个杠头,就是下上一个蛊。这蛊啊,他若和她在一起不走,永远不会发作;要是一回中国了,她一念咒,这个人就要回来,如果不回来,就一定要死的。这位詹尼桑,你看过这个没有?


詹尼桑:yes!(是!)那儿的女人都下杠头。


上人:你听得懂啊?


詹尼桑:yes!(是!)那儿的女人都会。


上人:哦?任何女人都有?


詹尼桑:我这次回中国,我的朋友就被落杠头了。


上人:真可惜!他若会〈楞严咒〉,就会破这个杠头了。


詹尼桑:在贵州,我看过那个放蛊的人,眼睛是红的,我真的看过。他给你吃面,就有放在面上,结果我的朋友没有吃,倒在地板里头。等揭开来一看,面跟血一样。贵州那一带很多蛊,还有云南。


上人:你到他下蛊的家里,你就喝杯茶,他给你下上蛊了。


詹尼桑: yes!(是!)蛊跟血一样。


上人:譬如他着一个什么东西,你一动它,也中了蛊了;就这么厉害!很厉害很厉害的。他一个什么东西放到街上,你一动它,或者用脚踢,也中蛊了!这蛊很厉害的。这蛊是有蛊师的,你若想给谁下蛊,和蛊师一商量,蛊师就给你一个方法:你到那儿,是怎么样子用。这个人就中蛊了!有很多人学这个蛊的。但是你若会念〈楞严咒〉,就他是下什么蛊也不怕。不单〈楞严咒〉,〈大悲咒〉也可以。你若会念〈大悲咒〉,无论他给你什么东西,你可以先念念〈大悲咒〉。


詹尼桑:中蛊的人,三十天就死掉。


上人:哦?三十天就死掉?还有,你念〈楞严咒〉,其中我对你们讲过的五大心咒,就是破蛊毒的。你无论什么蛊,你一诵那五大心咒,都把它给破了。那蛊就没有效用,不灵了。


“若为蛊毒所害者”:要是被这种下蛊的人所伤害的。“取药劫布罗”:药劫布罗,就是龙脑香,也是一种药材。“和拙具罗香”:和安息香。龙脑香和安息香二种,“各等分”:等分,就是一样一半。龙脑香三两,安息香也三两;龙脑香五两,安息香也五两。“以井华水一升”:用井里头新打出的水。就是在那个水上边,它那个水花很转转的,就用那个井华水。“和煎,取一升”:和煎,和起来在一起煎。取一升,一升就譬如一碗好了。或者,升是比碗大一点,就好像这个盆似的。“于千眼像前”:在观世音菩萨千手千眼的像前边。“咒一百八遍服”:也是念〈大悲咒〉一百零八遍;服,把它喝了。“即差”:就好了。这个“差”字,本来读“吃”,应该加上病旁;瘥,就是完全都好了。


若为恶蛇蝎所螫者。取乾姜末。咒一七遍。着疮中。立即除差。


“若为恶蛇蝎所螫者”:恶蛇,就是毒蛇;蝎,就是蝎子;螫,就是被它两个针刺着了。这种毒蛇和蝎子,被螫上非常之痛;要是不医治,会有生命危险,这叫蜂子。蜜蜂不太螫人,有一种蜂子,螫人很厉害。“取乾姜末”:这时候,用乾的姜磨成末。“咒一七遍”:念〈大悲咒〉七遍;一七遍就是七遍。“着疮中”:着就是放到、涂到疮上边。“立即除差”:立刻就会把这种毒解除了;解除,就好了 。


龙脑香和安息香有辟邪的功能,因为邪神邪鬼,怕这种味道。又安息香,也是除一切的邪气的,山里边所有的邪气,都可以除去。这是用龙脑香和安息香,来用井华水煎,就可以治蛊毒的原因。姜是辣的,毒蛇和蝎子虽然毒,但是它这种毒怕辣,所以乾姜末本来就有驱除这种的毒的力量;你又能念〈大悲咒〉七遍,把它擦到螫的地方,这螫的痛苦,很快就好。这都是以毒攻毒的作用,也是一种物理的作用。好像中国讲五行,木就克土,土就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又克木。这种的药,也就是克制这种的病,所以病就好了,这也是一种物理作用。凡是治病,什么药治什么病,这都是物理作用。


若为恶怨横相谋害者。取净土。或面或蜡。捻作本形。于千眼像前。咒镔铁刀一百八遍。一咒一截。一称彼名。烧尽一百八段。彼即欢喜。终身厚重相爱敬。


“若为恶怨横相谋害者”:要是有人和你有怨仇,或者有什么误会,或者因为什么事情发生意见;他想不择手段,用种种阴毒的方法来谋害你,对你不利。在这个时候,“取净土”:你取清净的土。“或面或蜡”:或者是五谷所作的面,或者用蜡。“捻作本形”:你把它捻作想要害你那个人的形像,或者捻成你自己的形像也可以。


“于千眼像前”:在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的像前。“咒镔铁刀一百八遍,一咒一截”:你把镔铁刀子,咒念它一百零八遍。然后再念,每念一咒,把这个人的形截成一段。“一称彼名”:你截成一段的时候,就念一声要害你那个人的名字。“烧尽一百八段”:然后,把它烧了。由这个烧,可见是不可以用土的,应该用面或者用蜡;因为土烧不着,蜡、面,都可以烧起来。烧尽一百八段,因为你把它剁成一百八段。“彼即欢喜”:那想害你的人,就不会再想谋害你了。“终身厚重相爱敬”:对你就生出一种欢喜心。终身厚重,就是这一辈子,对你都忠厚、都很尊重你的,对你就相爱敬,不会再有谋害你的思想。


若有患眼睛坏者。若青盲眼暗者。若白晕赤膜无光明者。


“若有患眼睛坏者”:眼为心之苗,眼睛就是代表人心的。人眼睛为什么坏?就因为你心坏。你心若好,眼睛就好;心坏,眼睛就坏。所以美国人从小就教人看人的眼睛;睁着眼睛看人的眼睛,中国人没有这种习惯。你要是望人的眼睛,望的时间一久,这个人就糗,就觉得很不好意思。


关于眼睛,孟子说过:“胸中正,则眸子了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眊焉。”人胸若正,眼睛就了然;了,就很清朗的。胸中若不正的人,眼睛蒙蒙差差的,看什么东西也看不清楚,睁也睁不开,闭也闭不上,眼睛总这么眨眨的,也不知睁的好或闭上好?总有这么一种的毛病,这叫眸子眊焉。眊,就是看什么也不清楚,好像有一种障碍似的。为什么呢?这就因为心里不正,尽有一些邪知邪见,这是一点;或者喝酒喝多了,也会把眼睛喝坏;或者好色,贪色贪多了,也会把眼睛坏了;又或者你火大了,也会把眼睛坏了。有种种的原因。


有那么个笑话,说:“这个人啊,他眼睛好,怎么样好法呢?在四十里以外,他能看见蚊子喘气,蚊子怎么样喘气,都看得清清楚楚;但是怎么样呢?出门就被一头牛绊倒了!”你说他四十里外,可以看见一只蚊子呼吸气,一出门口,有那么大的牛他看不见,就被牛绊得跌倒了?


再讲一个眼睛不好的一个公案。有个眼睛不好的人,白天他也看不见东西;晚间更看不见东西。怎么样呢?“乌巾落地当鸦飞”,有一块黑手巾,落到地下了,他看做是一只乌鸦飞起来,又落那个地方。“妻子旁边问是谁”,他的太太在他旁边坐着,他问:“是谁呀?”连他太太都不认识!“一朝帘窿十几篮”,太阳照着门帘子,他到那儿去拣鸡蛋;他那个门帘子,是一个窟窿,一个窟窿的,太阳照到里边,地下那么一个黄黄亮亮的地方,他说那是鸡蛋。“月依花影拣柴扉”,月亮照到花上,地面有花影,他到那儿去拣柴去;他看那梅花影,以为是烧火的柴呢!“闲视古画磨伤鼻”,他没有事情就看画,鼻子都凑到画上来,把鼻子都磨破了。“忙锁书箱夹断眉”,有一次,他很慌的就想锁他的书箱子,因为看不清楚,凑到书箱子的地方,一锁,把自己的眉毛夹断了。“更有一个才笑话”,更有一个很可笑的事情,怎么样呢?“吹灯烧破嘴唇皮”,吹灯的时候,凑到灯上,把嘴唇皮烧破了;因为他看不清楚。你看笑话不笑话?这是讲眼睛不好的人。


“若青盲眼暗者”:青盲,就是一早起来,睁开他的眼睛,好好的,但是什么也看不见;这又叫鹊眯眼,好像小鸟的眼睛,一睁开,什么也看不见。“若白晕赤膜无光明者”:白晕,就是黑眼珠有白点。“月晕而风,础润而雨”;眼睛晕,也是有一种毛病了。赤膜,就是眼睛红的;方才说那个蛊师是红眼睛的,就是那样子。无光明者,眼睛无光明的人。


※    ※    ※

今天一早起来作佛事,是很辛苦的。我们每一天每一个人,早晨都打坐参禅,晚间都听经学教。但是在平时,都少讲一点话;说话说多,气就散。我讲经是不得已,如果我不给你们讲,你们也不知道;所以我就气散一点,来给你们讲。你们不要学我讲经的讲话,要学不讲;不要说那么多的话,这是我的一点忠告。

※    ※    ※


取诃梨勒果。庵摩勒果。鞞醯勒果。三种各一颗。捣破细研。当研时。惟须护净。莫使新产妇人及猪狗见。口中念佛。以白蜜若人乳汁和。封眼中着。其人乳。要须男孩子母乳。女母乳不成。其药和竟。还须千眼像前。咒一百八遍。着眼中满七日。在深室慎风。眼睛还生。青盲白晕者。光奇盛也。


这一段文是说,这个人眼睛有病,就取“诃梨勒果”:这是印度的一种果。“庵摩勒果、鞞醯勒果”:庵摩勒果和鞞醯勒果。“三种各一颗”:每一样就取一个果。“捣破细研;当研时,惟须护净”:把它捣破了,然后再把它细细的研磨。当你在细研的时候,你要特别小心一点,要清净。这个清净不是说旁的,“莫使新产妇人及猪狗见”:就是你不要令新生小孩子的女人看见,也不要令猪狗看见。“口中念佛”:你在研这三种果的时候,口里要念“南无阿弥陀佛”。“以白蜜若人乳汁和”:白蜜,就是白糖;或者用白蜜来和,或者用人的奶来调和。“封眼中着”:你把它研好了,放到眼睛上面。


“其人乳,要须男孩子母乳”:其人乳,要须生男孩子的奶。“女母乳不成”:女孩子的不可以;你用生女的奶,就没有功效。所以在修行的人,不养猪猫狗,也就是这个道理;你修行用功的人,不应该接近猫狗这一类的。好像去年,他们在那house (房子) 那儿,养了三十条狗,那种狗味,到现在还在那  house  里边。所以修道的人不养鸡猫狗,也就是你修法,这些畜生不应该见着。


怎么也不能见产妇呢?在中国有这么一个避忌,就是生小孩子的房子,不过一个月,不应该去,那地方就叫月房;因为在这一个月内,有一种污秽的东西,很不洁净,所以在中国有这种的风俗。尤其你修法持咒的人,你咒念得很有感应、很灵验,你若到一次月房,这个咒就没能灵了,它受了污秽!咒最怕的就是这种污秽的气氛,所以修四十二手眼的人,不进生产的房子。


“其药和竟”:这个药和好了,“还须千眼像前,咒一百八遍”:还要在千眼观音菩萨像前,诵咒一百零八遍;“着眼中”:把它放到眼里头,“满七日”:过了七天。“在深室慎风”:在静室,就是不透风的房子;谨慎的,不要有风。“眼睛还生”:这时候,这种眼睛的毛病就好了。“青盲白晕者”,“光奇盛也”:眼睛的光明,比以前更盛。


若患疟病者。取虎豹豺狼皮。咒三七遍。披着身上。即差。师子皮最上。


“若患疟病者”:假设有人有疟疾。什么叫疟疾?疟疾发作有一定的时间,或者隔一天发一次;或者隔二天发一次;或者隔三天发一次。隔一天发一次,叫隔日疟。这种疟子来了,又冷又热的,这也是有一种疟疾鬼。这疟疾鬼一来到你身上,你身上就觉得冷了。这种病,好像一种邪病似的,若疟疾鬼走了呢,就什么病都没有了;若来了,就什么也都不能做,所以叫疟疾。这种的疟疾,你应该“取虎豹豺狼皮”:找一张虎的皮,或者豹的皮,或者豺狼的皮;“咒三七遍”:你念二十一遍〈大悲咒〉,“披着身上”:你把它披到身上,“即差”:这个病就好了。“师子皮最上”:若能找到狮子的皮,那是最好不过的。


若被蛇螫。取被螫人结聍。咒三七遍。着疮中。即差。(注:聍。耳中垢也。)


“若被蛇螫”:若被蛇咬了,“取被螫人结聍”:结聍,就是耳朵里头的耳屎,“咒三七遍”:你念三七二十一遍〈大悲咒〉;“着疮中”:你把它上到被螫的地方。“即差”:就会立即好了。


若患恶疟入心。闷绝欲死者。取桃胶一颗。大小亦如桃颗。清水一升和。煎取半升。咒七遍。顿服尽。即差。其药莫使妇人煎。


“若患恶疟入心”:前边的疟疾,是普普通通的疟疾,不是很严重的;这个也是疟疾,但是是严重的,厉害的,它不是隔一天才发的,是一天发好几次,所以说是“入心”。“闷绝欲死者”:在一发作的时候,这个人甚至于就想要死,那么样闷。


“取桃胶一颗”:这可以找一棵桃树,取它的胶,“大小亦如桃颗”:大小好像一个桃似的。“清水一升和”:用清净的水一升;这一升或者一碗,或者三碗。“煎取半升”:那么煎,取出半升。“咒七遍”:念七遍咒。“顿服尽”:在一顿,一次就把它吃了。在吃这个药的时候,还要不教这个人知道是什么药,就叫他吃;若教他知道是什么药,也不见功效。“即差”:这个病就会好了。


“其药莫使妇人煎”:煎药的时候,不要用女人煎,要用男人来煎药。因为什么呢?因为女人属阴,男人属阳。疟疾这种病,是属阴的,若是用男人去煎药,这默默中就有一种感应;若女人煎药呢,药就没有那么大力量。男人属阳,以阳才能克制这个阴的病。


若患传尸鬼气。伏尸连病者。取拙具罗香。咒三七遍。烧薰鼻孔中。又取七丸如兔粪。咒三七遍吞。即差。慎酒肉五辛及恶骂。若取摩那屎罗。和白芥子印成盐。咒三七遍。于病儿床下烧。其作病儿。即魔掣迸走。不敢住也。(注:摩那屎罗。雄黄也。)


“若患传尸鬼气,伏尸连病者”:这种病,就叫邪病。西方人不信这种病,不是不信,因为西方这种的事情很少;在中国这种的病很多。邪病,就是一个人本来好好的,就有一个鬼来上身,这叫鬼上身,也叫伏尸、传尸。或者在那个地方死一个人,到这个地方,有人生病,就说是鬼到这个人的身上,藉着这个人讲话,讲话的声音,和那个死人的声音一样。譬如那个死人是老人,这个人也就变那个死人的声音。这很多很多的,在中国有很多这种的病,这叫邪病。伏尸,就是咒尸;或者人死了几天又活了,但是不是那个人活了,是有一种邪魔到他尸首上。这种病,一般人没有法子治,你就是给他吃药,也没有法子治,这叫传尸鬼气。


“取拙具罗香”:取安息香,“咒三七遍”:念三七二十一遍。“烧薰鼻孔中”:烧这种的香,薰病人的鼻孔。“又取七丸如兔粪,咒三七遍吞”:又把它捻成七个药丸子,每一个药丸子,就像兔子粪那么大的;一粒一粒的,给它念三七二十一遍〈大悲咒〉,然后给他吃这个药。“即差”:这个病就好了。“慎酒肉五辛及恶骂”:慎,就是戒,戒除去。就是不要喝酒,不要吃肉,不要吃葱,韭、薤、蒜这五辛之类的,也不能恶骂。


“若取摩那屎罗”:还有一个方法,用什么呢?用摩那屎罗。摩那屎罗就是雄黄,在中国有这种药,专门治虫子,蛇都怕这种药;雄黄可以浸酒,因为蛇最怕雄黄,邪魔鬼怪也怕雄黄,怕它这股味道,所以一般人五月节就喝雄黄酒。“和白芥子、印成盐”:这雄黄,加上一点白芥子、印成盐。印成盐,是一种盐的名字。“咒三七遍”:你若这三种的药材和在一起,念二十一遍。“于病儿床下烧”:在病人的床下边,把它烧了。“其作病儿”:那个作病的鬼,“即魔掣迸走”:就会赶快的跑了,“不敢住也”:不敢在这个地方令人生病了。


若患耳聋者。咒胡麻油着耳中。即差。


“若患耳聋者”:假设有人病了,耳朵聋了。“咒胡麻油着耳中,即差”:这个咒,没有说多少遍,最少都是二十一遍。念二十一遍〈大悲咒〉,用胡麻油来滴到他耳朵里头,就好了。什么是胡麻油呢?就是芝麻油。


若患一边偏风。耳鼻不通。手脚不随者。取胡麻油。煎青木香。咒三七遍。摩拭身上。永得除差。又方。取纯牛酥。咒三七遍摩。亦差。


“若患一边偏风”:这个人患一边偏风;这就叫半身不遂,就是半边身,或者手、脚就不会动弹,又叫中风。所以若患半身不遂,“耳鼻不通”:耳朵也听不见东西,鼻子也不通气,“手脚不随者”:手脚也不会动弹;这是半边,一边会动弹,一边不会动弹。“取胡麻油”:用胡麻油,“煎青木香”:和青木香在一起来煎;青木香是一种药的名字。“咒三七遍”,也念三七遍〈大悲咒〉。“摩拭身上”:来擦病人身上。“永得除差”:这半身不遂就会好了。“又方,取纯牛酥”:又方,又一个方;取牛油。“咒三七遍摩,亦差”:咒二十一遍〈大悲咒〉,摩身上也会好。

若患难产者。取胡麻油。咒三七遍。摩产妇脐中。及玉门中。即易生。


“若患难产者”:小孩子不容易生出来,“取胡麻油”:用胡麻油,“咒三七遍”:来念三七二十一遍咒;“摩产妇脐中,及玉门中”:用这个油,摩生产的妇女的脐中,及玉门中,“即易生”:就容易生。


若妇人怀妊。子死腹中。取阿波木利伽草一大两。清水二升和。煎取一升。咒三七遍服。即出。一无苦痛。胎衣不出者。亦服此药。即差。(注:阿波木利伽草。牛膝草也。)


“若妇人怀妊”:要是有怀胎的妇人,“子死腹中”:胎儿死在腹中。“取阿波木利伽草一大两”:取牛膝草一大两,“清水二升和”:和两升清水,“煎取一升”:煎煮成一升。“咒三七遍服”:也念〈大悲咒〉三七二十一遍服下。“即出”:死胎就出来了,“一无苦痛”:一点痛苦都没有。“胎衣不出者”:假若有胎衣出不来,“亦服此药”:也同样用这个药。“即差”:就好了。


若卒患心痛不可忍者。名遁尸疰。取君柱鲁香。乳头成者一颗。咒三七遍。口中嚼咽。不限多少。令变吐。即差。慎五辛酒肉。(注:君柱鲁香。薰陆香也。)


“若卒患心痛不可忍者,名遁尸疰”:名为遁尸症,什么叫遁尸症呢?这种病,也就是有一种邪鬼,跑到这个人身上,这个人就心里痛。“取君柱鲁香”:君柱鲁香,就是薰陆香,也是一种药材的名字。“乳头成者一颗”:因为这种香,是生出来好像奶头的样子;一颗,拿出那么一颗。“咒三七遍”:,给它诵三七遍的咒。“口中嚼咽”:在口里头就嚼这个香,也就咽这个水。“不限多少”:不限定吃多少。“令变吐”:变吐,就是把渣吐出去;或者吃上这个药,就有一种的呕吐;或又吐又泻。“即差”:这种的病就会好了。“慎五辛酒肉”:可是要怎么样子呢?不要吃葱、韭、薤、蒜、山里荤这五辛,也不要喝酒、吃肉。


若被火烧疮。取热瞿摩夷。咒三七遍。涂疮上。即差。(注:热瞿摩夷。乌牛屎也。)


“若被火烧疮”:若被火烧成疮。“取热瞿摩夷”:热瞿摩夷就是黑牛的一种粪。要是被火烧成疮了,就用黑牛的粪,“咒三七遍”:念三七二十一遍〈大悲咒〉。“涂疮上”:把它涂抹到疮的上边。“即差”:就会好了。

若患蛔虫咬心。取骨鲁木遮半升。咒三七遍服。即差。重者一升。虫如綟索出来。(注:骨鲁木遮。白马尿也。)


“若患蛔虫咬心”:有的时候,很瘦的人肚里就有虫。为什么这个人瘦呢?就因为所吃的有营养的东西,给虫子先吃去了,所以自己就很瘦。有的时候肚里边,又常常痛,这都是肚里头有虫子。这个蛔虫和一般的虫子又不同,这个蛔虫很聪明的,在人肚子里边会说话,你想要干什么,它都先知道。有那一句俗话说:“你也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你怎么知道我的心呢?”由这一句话,就证明这蛔虫知道你心里想什么。


这种虫子,你就给它药吃,也没有法子把它打下去。为什么呢?你一吃药,如果你本人不知道,它就会吃;如果生有蛔虫的这个人一知道了,吃下的药就没有用了。因为蛔虫知道你吃药,它在你肚里,就不吃这个东西;它不吃,你这个药就没有效验,不发生作用了。有的时候,在肚子里头,它会说话。但是我以前讲,在香港有一个很老的女人,她肚子里有东西会说话;那个不是蛔虫,是一种妖怪。这蛔虫是一种虫子,专门在你肚里头咬你的心;咬你的心时,心里就痛。这怎么办呢?


“取骨鲁木遮半升”:骨鲁木遮,就是白马的尿。“咒三七遍服”:你念三七二十一遍咒,给他喝了,“即差”:这个病就会好了。“重者一升”:你若病重了,就喝一升的白马尿,就多一点,加一倍。


“虫如綟索出来”:虫子就好像綟一条索似的出来。这种虫子,不是一个,很多很多;它出来的时候,这个嘴就咬着那个尾巴,那个嘴就咬着另一个尾巴,一个咬着一个,一个咬着一个,像一条绳子似的,就从大便出来。


若患丁疮者。取凌霄叶。捣取汁。咒三七遍。沥着疮上。即拔根出。立差。(注:凌霄叶。即紫葳叶。)


“若患丁疮者”:若有这种的丁疮。丁,就好像一根铁钉子似的,钉到你肉里头,连到骨头里边,很硬的;疮,就是长很大的一个疙瘩,在这上边,出头烂了,烂了又不好,就叫生疮。“取凌霄叶”:凌霄叶也是一种药材的名字。“捣取汁”:把它捣烂了,绞出汁,“咒三七遍”:念三七遍〈大悲咒〉,“沥着疮上”:把它用布沥出来,擦在疮上;“即拔根出”:就把疔毒的根都拔出来,“立差”:立即病就好了。


若患蝇螫眼中。骨鲁怛怯滤取汁。咒三七遍。夜卧着眼中。即差。(注:骨鲁怛怯。新驴屎也。)


“若患蝇螫眼中”:蝇就是苍蝇;苍蝇的毒,把你的眼睛给咬坏了。“骨鲁怛怯滤取汁”:骨鲁怛怯就是新驴屎;驴新屙出来的粪,要把粪取汁。“咒三七遍”:也念二十一遍〈大悲咒〉,“夜卧着眼中”:晚上躺着的时候,把它放在眼里边,“即差”:眼病就会好。


若患腹中痛。和井华水。和印成盐三七颗。咒三七遍。服半升。即差。


“若患腹中痛”:就是肚子痛。“和井华水,和印成盐三七颗”:用井华水,和三七二十一粒印成盐;“咒三七遍”:咒二十一遍,“服半升”:取半升把它喝了;大约有一碗多,或者半碗多。“即差”:就可以好。

若患赤眼者。及眼中有努肉。及有翳者。取奢奢弥叶。捣滤取汁。咒三七遍。浸青钱一宿。更咒七遍。着眼中。即差。(注:奢奢弥叶。枸杞叶也。)


“若患赤眼者”:念〈大悲咒〉有治眼病的效验。赤眼,就是红眼睛;眼睛本来黑白分明,现在白的,就很多变成红的了。“及眼中有努肉”:或者眼睛里边努出来一块肉。“及有翳者”:或者在黑眼珠上生一块白点。“取奢奢弥叶”:奢奢弥叶,是印度文;在中文就叫枸杞,就是中国人常常用来煲汤的那种。“捣滤取汁”:把它捣烂了,用布把水给滤出来。“咒三七遍”,念三七二十一遍〈大悲咒〉。“浸青钱一宿”:用几个青铜钱放到里边,泡它一夜。“更咒七遍”:再念七遍〈大悲咒〉,“着眼中”:把它放在眼睛里边,“即差”:眼病就会好。


若患畏夜不安。恐怖出入惊怕者。取白线作索。咒三七遍。作二十一结。系项。恐怖即除。非但除怖。亦得灭罪。


“若患畏夜不安”:假设有这么一种病;什么病呢?怕黑,一到晚间,就会恐惧得不得了。“恐怖出入惊怕者”:所以到厕所去也不敢去,总害怕。“取白线作索”:找几条白线,把它捻成一条索,最低限度要五条;五条白线,搓成一条绳。“咒三七遍”:念〈大悲咒〉二十一遍。“作二十一结”:把它结成二十一个结。“系项”:系到脖子上,“恐怖即除”:这时候,就不会害怕啦!“非但除怖”:不但没有恐怖了,“亦得灭罪”:也能消灭你的业障,消你的罪业。


若家内横起灾难者。取石榴枝。寸截一千八段。两头涂酥酪蜜。一咒一烧。尽千八遍。一切灾难。悉皆除灭。要在佛前作之。


“若家内横起灾难者”:假设你的家里边,常常有飞灾横祸,不如意的事情发生;不是贼偷,就是火烧,不然就是种种的灾难。“取石榴枝”:取石榴木的枝子,“寸截一千八段”:一寸一段,把它剁成一千零八十段。“两头涂酥酪蜜”:在每一段的两头,擦上牛奶油和蜜。“一咒一烧”:每一段念一遍〈大悲咒〉,就把它烧了。“尽千八遍”:尽一千零八十遍;这千八遍,不是一千零八遍,是一千零八十遍。“一切灾难,悉皆除灭”:所有的一切灾难,都会消灭!“要在佛前作之”:但是要在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像前来做这个法。


若取白菖蒲。咒三七遍。系着右臂上。一切斗处。论义处。皆得胜他。


“若取白菖蒲”:白菖蒲,也是一种的药草。你再用白菖蒲,“咒三七遍”:也念二十一遍〈大悲咒〉,“系着右臂上”:你把它系到右边的臂上。“一切斗处”:你到什么地方和人斗争,“论义处”:或者和人去讲论道理;“皆得胜他”:无论和任何人辩论,你都可以得到辩才无碍,取得胜利。


若取奢奢弥叶枝柯寸截。两头涂真牛酥。白蜜牛酥。一咒一烧。尽一千八段。日别三时。时别一千八遍。满七日。咒师自悟通智也。


你要想得到宿命通的智慧,就修这种法门。这种法都是密法,密宗的秘密的法。秘密的法,是不能对你们讲的,但是这《大悲陀罗尼经》,也就讲了。这个秘密的法,为什么要烧东西呢?密宗里头,有一种叫护摩法;就是用种种的东西来烧,或者衣服也好,是金子也好,钻石也好,牛油也好,吃的东西,全部都放在那里烧。密宗的金刚上师,就坐在那儿,拿起铃子,就这样“嗡嗡嗡”地念咒,你就都往那里烧。烧得越多越值钱的东西,就认为越有诚心。所以你那个金戒子什么的,你都往里烧。烧完了,无论烧化烧不化,密宗的师父好把它拿出来再去卖去。就教你用越值钱的金子、银子放里烧,越有功德。

有一些迷迷糊糊的人,大约睡觉没睡醒,一听,也不知是做梦呢?也不知是怎么听?人家说放那里烧有功德,他就把金戒子什么都拿出来,放在那里烧。这样子,我遇到很多很多的。不过,在美国这儿,现在还没有这种的情形,还没有这种的密宗,将来就有了。现在告诉你们,你们将来都去做金刚上师,到那儿就对人讲:“你有多少金子?你拿来放在这里烧,这就是功德最多了。”烧完了,你可以把这个金子拿去街上卖了,这无形中就可以赚钱了。但是我不会这个方法,所以没有这种的本领。


“若取奢奢弥叶枝柯寸截”:就是枸杞子叶,或者枝子。柯,也是它那个叉枝。寸截,就一寸一寸的。“两头涂真牛酥”:两头擦上真牛油。“白蜜牛酥”:用白蜜牛油,在护摩法里头是有的;或者用面、用饮食、用衣服去烧都可以。但是你用金子,那是不需要,因为金子要烧也烧不化;就烧化了,的确是没有什么用的,你们不可以相信这个,我现在先给你们开一个证悟。我告诉你们,将来有人叫你们用金子放那里烧,那就是骗人的。因为什么呢?那根本不需要!这是用牛油、白蜜来烧。


“一咒一烧”:念一遍〈大悲咒〉,烧一段。“尽一千八段”:这是一千八十段,不是一千八段。也是依照这一百零八遍,那么念十遍,就一千零八十遍。“日别三时”:每一天作这么三次功课。“时别一千八遍”:每一次,要念一千零八十遍〈大悲咒〉。“满七日”:念满七天。“咒师自悟通智也”:咒师,修法这个人。这是你自己修法的自悟通智也。自悟,就是自己开悟了;通智,就是宿命通的智慧。你如果诚心,或者就得到宿命通;没有什么诚心,也能得到开你的智慧,就不一定是宿命通的智慧了。


若欲降伏大力鬼神者。取阿唎瑟迦柴。咒七七遍。火中烧。还须涂酥酪蜜。须要于大悲心像前作之。(注:阿唎瑟迦柴。木患子也。


“若欲降伏大力鬼神者”:鬼神有普通的鬼神,有大力鬼神;大力鬼神,是神通特别大的,谁也降伏不了。你想要降伏大力鬼神的,“取阿唎瑟迦柴”:要取阿唎瑟迦柴,就是木患子;木患子,是一种的柴。“咒七七遍”:念七七四十九遍,“火中烧”:在火里边烧;“还须涂酥酪蜜”:涂牛油、酪、蜜,蜂蜜之类的,“须要于大悲心像前作之”:你要在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像前作这个法,才有灵验。你这样子,就可以降伏大力鬼神。


若取胡嚧遮那一大两。着琉璃瓶中。置大悲心像前。咒一百八遍。涂身点额。一切天龙鬼神。人及非人。皆悉欢喜也。(注:胡嚧遮那。牛黄也。)


“若取胡嚧遮那一大两”:胡嚧遮那,就是牛黄;你若用牛黄一大两,这一大两就是一两多一点。牛黄是非常贵的,一大两,现在最低限度大约要五百块钱。“着琉璃瓶中”:把它放在一个玻璃瓶里头。“置大悲心像前”:放大悲心像前。“咒一百八遍”:念一百零八遍〈大悲咒〉。“涂身点额”:点额,就是点在额头;涂身,擦身上。“一切天龙鬼神”:所有一切的天龙鬼神,“人及非人”:无论人和一切的天龙八部鬼神,“皆悉欢喜也”:都欢喜,不会来和你为仇作对。


若有身被枷锁者。取白鸽粪。咒一百八遍。涂于手上。用摩枷锁。枷锁自脱也。


“若有身被枷锁者”:枷锁,也就是枷杻。“取白鸽粪”:用白鸽子粪,“咒一百八遍”:念〈大悲咒〉一百零八遍,“涂于手上”:把白鸽子粪涂到手上;“用摩枷锁”:用手来摩枷锁,“枷锁自脱也”:枷锁自然就脱落了。


若有夫妇不和。状如水火者。取鸳鸯尾。于大悲心像前。咒一千八遍。带彼。即终身欢喜相爱敬。


“若有夫妇不和,状如水火者”:男女系五伦之大伦,夫妇本来应该相和的。假设他们不相和,这其中,或者有种种业障、种种的魔鬼,来破坏夫妻的感情;这个状况,好像水和火似的。“取鸳鸯尾”:用鸳鸯的尾巴,仔细捆在一起;这鸳鸯,两只行动是一致的。“于大悲心像前”:在大悲观世音菩萨像前,“咒一千八遍”:来念〈大悲咒〉一千零八十遍。“带彼,即终身欢喜相爱敬”:把它带到身上,这对夫妇,彼此就会一辈子都互相爱敬。



Copyright © 广西奶制品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