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恶龙城堡那一天》BY吕天逸

耽美腐吧2018-11-07 15:34:19


文案:

精灵王子被恶龙掳走了。

愤怒的精灵王派出战士亚撒前去拯救王子。

法师卡特:亚撒那个蠢货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亚撒愤怒:你说谁是蠢货!

精灵王:亚撒,你分得清东南西北吗?

亚撒:分不清。

精灵王:……

于是法师与战士踏上了拯救王子打倒恶龙的勇者之路。

CP有两对奥~

卡特是攻_(:з」∠)_

内容标签: 西方罗曼

搜索关键字:主角:卡特,亚撒,王子,恶龙 ┃ 配角: ┃ 其它:

==================

  ☆、01

  01

  精灵王国出了件大事。

  精灵王子被恶龙掳走了。

  据说事发当晚,有人看见一条通体幽黑的邪恶巨龙从王子的寝宫飞出,而沉睡的王子就躺在恶龙的利爪中。

  这条龙住在失落大陆的恶龙城堡,和精灵王国之间隔着无数的崇山峻岭,河流沼泽。愤怒的精灵王派出王国中最优秀的战士亚撒前去拯救王子。

  法师卡特对精灵王的决定提出异议:陛下为何只派一个人去?

  精灵王:史书上都是这么写的,王国最优秀的战士,以一人之力击败了恶龙。

  卡特:但是亚撒那个蠢货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亚撒愤怒:你说谁是蠢货!

  精灵王:亚撒,你分得清东南西北吗?

  亚撒:分不清。

  精灵王:……

  卡特优雅地鞠了一躬,请愿道:请陛下允许我与亚撒同去,我是王国最聪明的法师,我可以充当亚撒的眼睛,当亚撒口渴,我用法术引来源源不断的清泉,当亚撒寒冷,我将燃烧法力为他取暖,当亚撒饥饿,我变出面包与牛奶,当亚撒的坐骑疲惫,我展开魔毯载他飞翔,我会是他最忠实的旅伴与随从。

  精灵王不耐烦:别废话,快去。

  于是法师与战士踏上了拯救王子打倒恶龙的勇者之路。

  02

  亚撒与卡特一人骑着一匹马,奔驰在魔蜥荒原上。

  卡特腰间悬着一根魔杖,马鞍上挂着弓矢与箭囊。

  每个精灵都是天生的射手,即使是文弱的法师也懂得如何用弓箭杀伤敌人,所以精灵王国每任最优秀的战士都同时是最厉害的神射手。

  除了亚撒。

  管理藏书塔的卡特经常把私藏的珍贵限量小黄书借给亚撒,而亚撒不敢在白天光明正大的看,只能挑灯夜读,时间长了眼睛近视得厉害,用弓箭根本瞄不准猎物,只好让矮人锻造师为自己量身定做了两把战斧,别在腰间,看上去简直威风八面。去年的精灵王国战士争霸赛上,精灵战士们要么用弓箭,要么用优雅的长剑,所以当亚撒抄着两把矮人战斧冲上去时大家都懵逼了,之前应付战斧的教程都是针对笨拙粗壮的矮人的,亚撒高挑又敏捷,居然也用战斧,结果就稀里糊涂地得了第一名,搞到了王国最强战士的荣誉奖杯。

  卡特觉得这些都是自己的功劳:你看,如果不是你看小黄书看到近视眼,怎么会用战斧呢?

  亚撒对此的回应只有一个字:滚。

  卡特:小黄书好看吗?

  亚撒:好看,嘿嘿嘿。

  03

  魔蜥荒原上,有很多巨大凶猛的魔蜥。

  两人在荒原上骑行了三天三夜,在即将走出这片区域时遭到大批魔蜥的袭击,两个人的马被魔蜥群分食了,亚撒只来得及抢救出一部分干粮,幸好忙着吞食马肉的魔蜥群没有继续追逐两人,两人徒步走出荒原,进入了女巫沼泽。

  亚撒边走边向卡特夸耀自己在荒原中与魔蜥奋战时的功绩:如果不是我拼命保护你,此时此刻你已经变成魔蜥的大便了。

  卡特耸耸肩:或许吧。

  亚撒一步一滑地走在女巫沼泽泥泞不堪的地上,咬牙切齿地看着悠闲舒适地坐在魔毯上飞的卡特:所以你就是这么报答救命恩人的?

  卡特面不改色:我也很遗憾,可是飞毯只能承载一个人。

  亚撒:你当时在国王陛下面前是怎么说的?当我的坐骑累了,你会用魔毯载我飞翔。

  卡特:可是你的坐骑不是累了而是死了。

  亚撒大叫:你在玩文字游戏吗!果然法师都是一群狡猾的骗子!

  卡特故作不悦道:罢了,为了不让你污蔑我们这些无辜的法师,我给你一个机会好了。

  亚撒:怎么?

  卡特:我提一个要求,如果你能完成,我就把我乘坐的飞毯让给你。

  亚撒自信满满道:好啊,你说,什么要求?

  卡特唇角一挑:给我跳支舞。

  亚撒:Excuse me???

  卡特一脸道貌岸然:脱衣舞或者钢管舞,二选一,别说我没给你选择的自由。

  亚撒怒吼:沼泽里哪有钢管?

  卡特面无表情:喔,没有吗。

  亚撒:所以你就是想看我跳脱衣舞?

  卡特一挑眉:跳不跳?只要你跳了我的魔毯立刻就让给你,我发誓。

  其实这个时候亚撒已经不在乎自己是徒步还是坐飞毯了,不过他倒是很想看见卡特那个混蛋在泥泞的地上一步一滑的倒霉相。

  04

  于是十分钟后。

  卡特不满地抱怨:你这也叫跳脱衣舞吗?你只是把衣服一件件脱下来而已。

  亚撒的脸涨得通红,连那尖尖的精灵耳朵都整个红了起来:我……我一直在拍手,还扭了几下腰,你没看到吗?

  卡特摆摆手:算了,便宜你了。

  亚撒幸灾乐祸道:飞毯让给我。

  卡特从那张破旧的、已经翻出毛边的飞毯上跳下来,从魔法背囊中取出了一张颜色艳丽的新飞毯,道:光毯2000,今年新款,按照约定,旧的给你了。

  亚撒愣了一下,气得跳脚:……等一下!你他妈的!法师全都是骗子!骗子!                        

作者有话要说:  _(:з」∠)_……挖个小坑~

  ☆、02

  05

  之前两个人的口粮在魔蜥荒原损失了大半,余下的很快就吃光了,沼泽里生物虽然多可大多都有毒,不能乱吃。

  两个人断粮后的第三天,亚撒虚弱无力地趴在飞毯上,肚子咕噜噜直叫,而卡特则面色红润,精神百倍,机警地留意着周围的动静。

  亚撒:好饿,我快要饿死了。

  卡特看了他一眼,正要说话,突然一只大鸟从天而降朝卡特俯冲而去。

  亚撒大吼:当心!我来保护你!

  卡特冲大鸟一挥魔杖:石化术!

  大鸟瞬间变成了冷硬的石头,沉重地坠入沼泽的泥潭中。

  亚撒目瞪口呆地看着石头鸟,舔了舔嘴唇:你能把它从石头的状态复原回来吗?

  卡特:当然不能。

  亚撒几乎快哭出来:这么大一只鸟,本来够我们吃好几天的,你为什么要把它变成石头!

  卡特冷冷道:它袭击我,你又不出手。

  亚撒挥舞着战斧大叫:我是近战!我在等它飞下来!

  卡特淡定:你可以把斧子掷出去打它。

  亚撒更加崩溃:我是近视眼!我瞄不准!

  卡特:所以我自己保护自己,等它下来我的头已经飞了。

  亚撒:就算这样,你还有火球术!霜之新星!奥术飞弹!那么多法术你为什么偏要用石化术!

  卡特耸了耸肩:石化术比较酷。

  亚撒:……

  卡特不理他,从魔法背包里拿出一张餐布铺在飞毯上,然后一件件从背包里拿出壶装咖啡、热气腾腾的牛排、水果沙拉、奶油浓汤、蒜蓉面包,以及闪亮的刀叉……

  亚撒震惊得像中了石化术一样:天哪,这些都是什么?

  卡特言简意赅:食物。

  亚撒的眼珠都快瞪出来了:从哪来的!

  卡特指指自己的魔法背包:我可以用法力打开背包中的次元通道,这些食物来自我们伟大精灵王的餐桌。

  亚撒立刻画了个十字:你这个法师小偷!所以说你这些天一直有东西吃咯?怪不得你看起来一点都不虚弱!

  卡特斜眼看他:你有什么不满?

  亚撒咽了咽口水:没有,分我一半。

  卡特:求我。

  亚撒:求你,好卡特。

  卡特用餐刀切割着鲜嫩多汁的牛肉:叫爸爸。

  亚撒挣扎了一会儿,叫道:父亲。

  卡特摇头:不是父亲,是爸爸。

  亚撒饿得眼睛泛绿光:……爸爸。

  卡特叹息着又从魔法背包里拿出一盘热气腾腾的牛排:亚撒,我对你很失望。

  亚撒羞愧得脸红:我知道,我不应该为了食物抛弃尊严,但是……

  卡特绿宝石般的眼睛一眯: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把我当爸爸?

  亚撒:……

  卡特把牛排递过去:吃吧,我的小宝宝,这个梗我早就想玩一下。

  亚撒大口大口悲愤地嚼着牛排,眼圈泛红,在脑海中想象着把卡特按倒在地这样那样让他哭着求饶的场面。

  06

  好不容易吃上一顿饱饭,然而晚上亚撒又饿了。

  亚撒揉着自己不争气的肚子,旁敲侧击地抱怨道:真的是太麻烦了,吃饭这种事情,一天竟然需要吃三次!

  卡特冷静道:没人逼你吃三次,你可以选择不吃。

  亚撒艰难地开口:……我的重点是,我又饿了。

  卡特:所以?

  亚撒抛弃全部节操:请打开你的魔法背包拿些食物给我,亲爱的爸爸。

  卡特摇摇头:这个我已经听腻了,毫无成就感。

  亚撒腾地跳起来,差点从飞毯上掉下去:你听腻了!我克服了多大的心理障碍你知道吗!你居然这么快就听腻了!

  卡特忍不住笑了起来:冷静,亚撒。

  亚撒暴躁地抓自己的头发:你是个混蛋!

  卡特打了个响指,飞毯停下来,他跳到地上走到亚撒身边,道:如果你吻我一下,晚上就可以吃饱。

  亚撒脸红,结结巴巴道:我、我……这个我倒是不介意。

  卡特仰起脸:来吧。

  亚撒俯身,颤抖着在卡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这样可以吗?

  卡特指了指自己的嘴,道:这里。

  亚撒的脸更红了,不过他半点迟疑也没有,有些粗暴地低头含住了卡特的嘴唇。

  一吻终了,卡特意犹未尽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巴,豹子般凌厉的目光死死盯住亚撒,道:你脸红了,亚撒。

  亚撒不甘示弱:你也红,红得像甜菜根一样。

  卡特:你像烂番茄。

  亚撒:你像狒狒屁股。

  卡特:你还想不想吃饭了?

  亚撒:我说错了,我的意思是,我像狒狒屁股。

  卡特:乖。

  

  ☆、03

  07

  亚撒心满意足地吃着用美色换来的晚餐,吃得香喷喷。

  于是战士和法师就这样一路披荆斩棘,来到了失落大陆尽头的恶龙城堡。

  恶龙城堡坐落在一个山谷中,山谷里清溪涧涧,鸟语花香,城堡恢宏壮丽,由白色巨石建造而成,在阳光下闪烁着圣洁的光芒。

  两个人站在城堡门口。

  亚撒有些不知所措地戳戳卡特:你是不是找错了?

  卡特翻白眼:怎么可能,我又不是你。

  亚撒讪讪地收起战斧:这个画风不对啊,本来我打算用斧子把门劈开冲进去的,但是我现在有点不好意思了。

  卡特冷淡地嗯了一声。

  亚撒礼貌地敲了敲门:你好,请问恶龙在家吗?

  卡特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这时,城堡的门开了,一个纤细漂亮的少年炮弹一样冲出去扑到亚撒身上,像看到救星一样激动地大叫:你们是精灵王国的勇士吗?快带我走!

  亚撒绅士地后退一步,鞠了一躬:王子殿下,请不要惊慌,我们立刻带您回精灵王国。

  卡特:你是白痴吗,他根本不是王子。

  亚撒揉了揉眼睛:真的不是吗,我也觉得不像,我还以为是因为我眼睛近视的缘故。

  卡特转向光屁股的少年: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穿上?

  少年委屈得直掉眼泪:他不让我穿。

  亚撒愤慨道:我知道了,你也是被恶龙掳过来的,不要怕,我们会打倒恶龙,把你和王子一起救出去的。

  少年哭丧着脸:我就是龙啊,我究竟哪里恶了啊,为什么都要打我!

  亚撒:……Excuse me?

  卡特一脸冷漠,完全不惊讶。

  少年哭得不行:龙宝宝心里苦!

  亚撒转向卡特:他说他是恶龙?

  卡特:嗯。

  亚撒:你怎么一点也不惊讶!

  卡特淡定道:哇噻。

  少年又抛出一记重磅炸弹:你们快把那个精灵王子带走好吗,突然跑过来占了我的城堡,又欺负我,还说我掳了他!

  这时,一只手从后面伸出来把少年拖进怀里,精灵王子莱伊英俊的脸从门后的阴影中显出来,他有些恼怒地用斗篷裹住了少年的身体:戈兰,不许让除我之外的人看到你的身体。

  卡特对莱伊鞠了一躬,声音平板得仿佛背台词:殿下,我们来救您了。

  莱伊淡漠道:不用,回去吧。

  卡特:好的。

  莱伊:再见。

  卡特:再见,殿下。

  莱伊抱着名叫戈兰的龙少年往回走,卡特伸手帮他们关门。

  戈兰热泪盈眶地抓住亚撒的裤子不放手:救我!

  亚撒一边按住腰带以防裤子脱落一边惊讶地质问道:就这样再见了吗!你们是认真的吗?

  莱伊看看亚撒,又看看卡特,问:你们两个还没搞到一起去吗?真慢。

  亚撒脸红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卡特勾起亚撒的下巴:老规矩,亲一下我就告诉你。

  亚撒老练地吻了过去,吻技非常娴熟,显然是这段时间练的。

  卡特满意地拍了拍亚撒的脸蛋:听好了,我来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08

  三个月前的某一天,精灵王子莱伊突然冲进法师塔,目光炯炯有神:卡特!我想谈恋爱!

  卡特嫌弃地把自己领口的扣子扣好:抱歉,我心里只有亚撒。

  莱伊也是一脸嫌弃:我心里也没有你好吗。

  卡特试图把莱伊推出去:好的,慢走不送。

  莱伊死死把住门框:等一下!我想借用一下你的魔镜!

  卡特:我有什么好处?

  莱伊阴险地一笑:亚撒的事,我来帮你。

  卡特点点头,将覆盖在魔镜上面的黑色天鹅绒防尘罩扯掉:王子想问什么?

  莱伊眼中闪烁着热烈的光芒:你说呢?

  卡特认真地鄙视了他一下,询问魔镜: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

  莱伊强调:不是人,是男人。

  卡特:放心,这是一面有魔法的镜子,就算你不说它也能探知到你内心深处的渴望。

  魔镜上渐渐浮现出一条银色的小龙,小龙在一个鸟语花香的山谷中飞来飞去,玩得很开心。

  卡特惊悚:天哪,原来殿下内心深处的渴望是这样的?

  莱伊兴奋地摇摇头:不不不,别看我这样,其实我不喜欢人兽PLAY的,真的不喜欢。

  卡特:……我怎么觉得您好像很喜欢?

  这时魔镜上的小龙突然变成了一个银发美少年。

  卡特松了口气:原来如此。

  莱伊瞬间狼变:呜嗷嗷嗷嗷!

  卡特试图制止他:殿下,我们可是高贵优雅的精灵一族,能不能有点儿气质?您现在看上去简直像一个狼人,还是掉毛的那种。

  莱伊舔了舔嘴唇:嘿嘿,好的。

  卡特叹气:这样也并没好到哪里去。

  莱伊浑身散发着玫瑰色的气息:我要他,我已经疯狂地爱上他了!

  卡特一挥魔杖,一个时空门出现在二人面前:殿下,这个时空门直通龙之城堡的卧室。

  一向雷厉风行的王子立刻踏了一只脚进去:好的,再见。

  卡特瞬间又把时空门变没了:等一下,这样就走了可不行。

  莱伊吃痛地揉着自己的脚尖:你方才关门时夹到我的脚了!

  

  ☆、04

  09

  卡特伸出两根手指道:两个问题,第一,如何向精灵王解释。

  莱伊想了想道:就说我被恶龙掳走了。

  卡特点点头:好,我会用魔法制造一个巨龙幻影,伪装出你从寝宫被抓走的景象。那么第二个问题,说好了要帮我得到亚撒,怎么帮?

  莱伊拍拍卡特的肩膀: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亚撒今年拿到了王国最优秀战士的奖杯。

  卡特一脸骄傲:没错,我的男人。

  莱伊狡黠地一笑:到时候父王一定会派他去失落大陆救我的,到时候你找个借口跟上,这一路上天天在一起,有的是机会。

  卡特若有所思:的确,长途跋涉的话会遇到各种危险,不过我有信心保护他周全。

  莱伊从贴身口袋里拿出一个折成四叠,又轻又薄的小袋子,谆谆善诱道:从这里到失落大陆至少要三个月的时间,食物和各种日常的补给会成为问题,我这个独家定做的魔法口袋借给你,里面的次元通道直通精灵王宫,缺什么就从里面拿什么。

  卡特不客气地接过口袋,唇角一挑:如果我的小宝贝想吃饭的话,就得亲我一下。

  莱伊赞许地笑了:卡特,你这个无耻混蛋。

  卡特用魔杖打开时空门:您也不怎么样,殿下。

  莱伊急吼吼地往时空门里钻,接果又被卡特拦下了。

  卡特无奈道:殿下莫非打算直接冲进去把他上了?

  莱伊:怎么可能,我会先去他的花园里摘一束花献给他,再给他背一首情诗。

  卡特递给他一本书:那也太没格调了,给我们精灵族丢脸,我建议殿下在开始之前先看看这本书。

  莱伊接过书一翻:天哪,真下流。

  卡特啧了一声:多学几个姿势,怎么能是下流?

  莱伊:你说的对,不能给精灵族丢脸。

  卡特挤挤眼睛:加油,殿下,现在这个时候正好是龙族的发情期,而这条小龙刚刚成年,正在寻求伴侣。

  莱伊兴致勃勃:哇哦,我对龙族没有了解,他们会发情多久?

  卡特:一年一次,一次一年。

  莱伊:……

  卡特耸耸肩:龙族几乎每天都在发情,他们的种族天性就是那样,淫荡、充满欲望、渴求爱……所以殿下要看好自己的小龙,别让别人有机可乘。

  莱伊比了个OK的手势,钻进时空门里:我们一定会相处得很幸福。

  10

  卡特将此事的来龙去脉讲述了一遍,语气平板得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

  戈兰震惊地看着莱伊,又看看卡特:天哪,你们这两个混蛋。

  莱伊宠溺地亲亲他的头发:这样不好吗?你正好要寻求一个伴侣,在这个命运注定的时刻我神秘地降临在你的床上。

  戈兰气鼓鼓地翻了个白眼:可是我都没见过其他的龙,如果没有你的话也许我会选择一条霸气的黑色喷火龙,那样我就能下一个黑白条纹的龙蛋,可是现在没机会了……

  莱伊脸色一沉,把戈兰扛在肩上走进城堡:我也一样霸气。

  戈兰哭喊着蹬腿:你不会喷火!

  莱伊:但是我能让你喷水。

  戈兰涨红了脸:闭嘴!你闭嘴!

  亚撒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卡特贴心地帮王子和小龙关上了门,然后抱着怀一偏头,凝视着亚撒道: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亚撒崩溃:可以用拳头说吗?

  卡特:不可以,你在生气?

  亚撒不知所措:废话!当然会生气!你为什么要搞出这么多事情?

  卡特猛地扯过亚撒的领子,与他鼻尖贴鼻尖:因为我他妈从十岁开始就暗恋你!全精灵王国都知道!除了你这个蠢货!

  亚撒倒抽了一口冷气,也不甘示弱地拽住卡特的衣领:你才蠢!我从九岁开始暗恋你!比你还多暗恋一年!

  卡特:并没有多一年。

  亚撒一脸坚定:多了一年,因为我从九岁开始,你从十岁开始。

  卡特一脸讥讽:那是因为你比我小一岁,你这个智障。

  亚撒:哦,对。

  卡特:……我本来想把你按在墙上狂吻的,但是突然没心情了。

  亚撒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推了推卡特的肩膀:那我来按你。

  卡特一把把亚撒按在墙上,粗暴地亲了下去:休想。

  亲吻的间歇,亚撒忽然推开卡特,恍然大悟道:怪不得你借我的那些小黄书里主人公的名字都是卡特和亚撒,我还以为是那个作者不会起名字。

  卡特被他蠢得七窍生烟:是我用魔法把原本的名字替换掉的,你居然才意识到!

  亚撒脸红:我……我隐隐约约怀疑过。

  卡特悲伤地叹息:王国最聪明的法师居然爱上了一个智障。

  

  ☆、05

  11

  两个人在恶龙城堡外面卿卿我我地腻歪了好一会儿,恩爱模式全开,似乎要把之前双向暗恋浪费的时光补回来,卡特居然吃错药一样用花朵和草叶给亚撒编了一个指环,亚撒也吃错药一样红着脸戴上了。

  爱情,就是一剂错药。

  亚撒展示了一下自己手指上的指环,遗憾道:这是你送我的第一个指环,可惜不能保存。

  卡特用魔杖轻轻一点:石化术。

  花草指环变成了石头指环。

  亚撒神情复杂:……又是石化术。

  卡特温柔地揽过他:上一次用这个法术的时候就是我们第一次亲吻的时候。

  亚撒幽怨:也是我第一次叫你爸爸的时候。

  卡特:你还记得。

  亚撒进入翻旧账模式:我还记得你逼我跳脱衣舞。

  卡特撇嘴:跳的真烂。

  亚撒:那你还盯着看!

  卡特:你就算一动不动地站着我也会想目不转睛地看着你。

  亚撒鼓起勇气道:我……我以前经常偷看你。

  卡特笑着捏捏他的手:我知道,可是我一看回你你就转头。

  亚撒红着脸捶他:因为我不好意思!

  卡特抓住亚撒的手腕,很发愁:你的臂力太可怕了,不许打人。

  亚撒尴尬地解释:我这个,是撒娇。

  卡特无情道:不许撒娇。

  12

  这时,莱伊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你们还没走吗?

  卡特看了一眼怀表:殿下您可真够快的。

  莱伊黑着脸:……最近次数太多了。

  卡特用魔杖画出一个时空门:殿下,我想了想,您还是要回去。

  莱伊眯着眼睛打量着卡特和亚撒:你们两个搞上了就不管我的死活了?

  卡特一脸正气:您这是什么话,精灵王很担心您。

  莱伊抱着怀:我回去了戈兰怎么办。

  卡特:带他一起,和他结婚。

  莱伊大叫:你疯了吗?我是王位的唯一继承人!

  卡特一摊手:正因为您是王位唯一的继承人,所以才更不可能不负责任地躲在失落大陆和情人隐居。

  莱伊:父王不会同意戈兰的。

  卡特:有什么不同意的?戈兰虽然是雄性,但是能下蛋,王室的血脉完全可以延续。

  莱伊英俊的脸难得露出一丝窘色:……你觉得这仅仅是能不能下蛋的问题吗?

  卡特认真地指了指莱伊面前的时空门:我觉得就是这个问题,殿下,请。

  这时戈兰从莱伊身后冒出头,毫无预兆,欢欣鼓舞地把莱伊往时空门里一推!边推边喊:为了我的黑白龙蛋,你还是乖乖回去吧,变态王子!

  莱伊一边努力控制平衡一边大叫道:休想甩开我!

  于是下一秒,可怜的小戈兰被失去平衡的莱伊一把攥住手腕死死抱进怀里,两人相拥着坠入时空门,双双消失了。

  卡特和亚撒迷茫地对视了三秒钟。

  亚撒无语:他们两个玩什么呢?

  卡特耸耸肩飞快道:可能是什么情趣角色扮演一个装成要甩开另一个的样子有些人就是这样喜欢在啪啪啪之前演一段是不是很有趣想不想试一试?

  听得一头雾水的亚撒呆呆地喔了一声。

  卡特趁机道:那么你扮猫耳女仆。

  亚撒惊呆:你在说什么?什么猫耳女仆?

  卡特厚颜无耻:一言为定了。

  语毕,不等亚撒反应过来,卡特霸道地牵住他的手拉着他跳进了次元门。

  13

  精灵王宫。

  精灵王愁苦地看着宝座下两两相基的四个人,非常想把他们吊死。

  卡特结束了叙述,对精灵王深深鞠了一躬,又强调了一遍:龙族是可以下蛋的,陛下。

  莱伊陶醉地张开双臂比划道:父王您想想看,一个会喷火的精灵宝宝,是不是帅惨了?

  精灵王斩钉截铁:不是。

  莱伊:……你这话让我怎么接?

  精灵王傲娇:哼。

  莱伊皱眉:所以父王是不肯承认戈兰了?

  戈兰迅速画了个十字:龙神保佑,请千万不要承认我。

  莱伊一把捂住戈兰的嘴。

  精灵王捂住耳朵摇头:我不承认我不管我不听你们解释!

  然而并没有人解释,卡特当机立断地开了个通往失落大陆的时空门,大家井然有序地携手私奔。

  精灵王惊呆了:都给我回来!

  14

  于是,一个月后,精灵王子大婚了。

  王子结婚的对象是一个萌萌的龙族美少年,据说大婚当天王子妃因为太高兴了居然在宣读誓词时激动得泣不成声。

  真是爱得毁天灭地!

  精灵王国的少女们都被王子和王子妃感动得不行,无数同人小黄书在民间疯传。

  这天,莱伊在寝宫中兴致勃勃地阅读小黄书,戈兰在一边嘎嘣嘎嘣地吃硫磺小甜饼,时不时打一个喷火嗝。

  莱伊看看小黄书,看看戈兰。

  戈兰警觉地捧起硫磺小甜饼跑路。

  然而刚跑出几步就被王子殿下拖回床上,将小黄书里的描述从头到尾还原了一遍。

  可怜的小龙哭得不行,还要抽抽噎噎地照着书念台词:喔,殿下,你的巨无霸,真是特别巨大……这是什么鬼台词啊!

  莱伊兴奋:继续念,乖。

  戈兰泪流满面:听说我和你在一起只能下出白绿相间的龙蛋。

  莱伊深以为然:没错,绿色象征着精灵能量。

  戈兰哀嚎:可是白绿相间好恶心!

  莱伊啪啪打他屁股:怎么能说我们的宝宝恶心呢?

  戈兰哭唧唧:我不管,我不下白绿的蛋,你不许……

  莱伊:呃,说晚了。

  戈兰手脚并用飞快爬开:啊啊啊啊啊!

  莱伊握住他的脚踝,把演练过一遍的书扔到一边,又从枕头底下抽出一本,一本正经道:这个系列有十部,我们努力一下,争取今天全都系统地学习一遍,明天还有另外一个系列要学习……宝贝你跑什么?你这个学习态度我真为你担忧!

  15

  此时此刻,卡特与亚撒肩并肩站在法师塔的最高层。

  法师塔高耸如云,视野极佳,站在这里能看尽小半个精灵王国,壮丽的精灵宫殿在高处望下如同一颗璀璨夺目的绿宝石,而以宫殿为中心层层向外铺排修建的树屋与花房便如同精致华美的缎带,带着色彩斑斓的花纹,随微风轻拂,缓缓波动。春夏相交的季节正是精灵王国最美的时候,晴天碧蓝如洗,一只雪白的猫头鹰划破青空的宁静,径直飞到卡特高高举起的手臂上。

  卡特取下缚在猫头鹰身上的红色礼物盒,自言自语道:真慢,下次我要让卖家换一家快递。

  猫头鹰不满地叫了两声,飞快地在卡特的法师袍上拉了一泡屎。

  卡特:……

  亚撒迅速地抓住想要逃跑的白猫头鹰:看!我抓住它了!

  卡特摇了摇头:放了吧,我会投诉它的。

  猫头鹰一不做二不休,也拉了亚撒一身。

  亚撒大叫着松开手:它哪来这么多!

  卡特笑了:也许它有一个次元肚子。

  亚撒叹了口气,好奇地盯着卡特手里的红色礼物盒,问:这是什么?

  卡特神秘兮兮地一眨眼:猫耳女仆,你答应过的。

  亚撒早就忘了,追问道:什么猫耳女仆?

  卡特无奈地晃晃手里的盒子转身走下法师塔的旋梯:下个月我们新婚仪式过后你就能知道了。

  亚撒不满地追上去:告诉我!告诉我告诉我!告诉告诉告诉我!

  卡特不耐烦,猛地回身把亚撒按在墙上,狠狠地封住了他的嘴。

  就如同卡特十岁,亚撒九岁那年。

  两个孩子偷跑到法师塔塔顶,不知道是谁突然提出试一下接吻是什么感觉,于是两个小精灵就像两个小动物一样惊慌又好奇地吻了起来,直到法师塔管理员大吼大叫着把他们分开。

  臭脾气的两个小孩谁也不肯表露自己当时的感觉。

  虽然此时此刻已经是很多年过去了,不过这个亲吻仍然和当年一样甜蜜、美好,带着令人悸动的温度以及那一次又一次,似乎永远不会褪色的……

  砰然心动。

  16

  那个蠢货,我爱你。

声明

内容多为网络搜索,经小编整理后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QQ:2965729794进行删除处理,更新内容不易,望大家理解十分感谢



Copyright © 广西奶制品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