芽庄,你是风情的海滨,且有昼夜的美丽旅途

东之航2019-01-09 15:07:07


印象中的越南,是与中国争端不断的地方,是生长菠罗蜜与青芒果的地方,是杜拉斯笔下爱情后知后觉的地方,是欲望故事与清新治愈并存的地方。


而初闻芽庄此名,以为是哪个不知名小镇,就如周庄乌镇一般,后来才知道是Nha Trang的音译。芽庄市位于越南中部沿海地区,是“一带一路”海上丝绸之路上很重要的一个结点,芽庄中国的开放只有两年,目前也只有包机可达。



芽庄是落地签国,所以在定下行程后的第二个礼拜,我开启了这趟海滨之旅。随着飞机落地,走出机舱周身已然是一股东南亚地区特有的温湿气息,坐在大巴上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街景,突然有种穿越回八十年代中国那一半开化一半未开化时代的奇妙错觉。因为从宁波起飞前往芽庄已是晚上,所以从金兰机场坐车到酒店已是深夜,在大堂兑换了当地的越南盾后,揣着厚厚的一叠钱币突然有种一夜暴富的满足。1元人民币大约可以换3300的越南盾,于是国人到了这里都是亿万大土豪。越南盾的材质很特别,除了5000以下的小面额是纸币以外,其他面额都为橡胶制作,不怕水不怕揉,很有意思。



当晚夜已深加之芽庄治安的问题,也就早早休整歇息了。第二天一早,在酒店吃完自助早餐,元气满满得开始正式的第一天,其实行程非常简单,总结来说,就是名胜古迹景点一日游。不管去哪旅游,不都得先参观当地的历史遗迹,拜拜不同的信仰,看看别人的宗教,了解异国的人文。其实芽庄不仅是著名的沿海度假胜地,也是文化荟萃的聚集地,有着龙山寺、婆那加占婆塔、芽庄大教堂、钟屿石岬角等等,这些来自不同地域、不同国度与宗教的古迹文明皆相会于此。



第一站去的是芽庄大教堂,一座用火山石修葺的法式教堂,也叫石头教堂。越南,尤其是芽庄,一直是法国殖民地,所以到处都有这类法式的痕迹。巧逢周末,刚到教堂时,里面举行的弥撒活动接近尾声,站在门外听着唱诗班犹如天籁的歌声,飘渺而震撼。这是一座典型的哥特式建筑,墙体有雕花图案,周围还有很多雕塑和绘满《圣经》故事的石刻。教堂处于闹市区,所以街头外的繁杂吵嚷与教堂内的静谧平和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之美,让我俨然身处另一世界。虽然不是基督教,但此情此景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坐在木质的长椅上感受这份心灵的宁静,眼前是斑斓彩色的琉璃窗,阳光正好,透过玻璃的折射,教堂宛如一座色彩斑斓的宫殿。“琴键上透着光,彩绘的玻璃窗,装饰着歌特式教堂,谁谁谁弹一段,一段流浪忧伤,顺着琴声方向看见,蔷薇依附十八世纪的油画上,在旁,静静欣赏……”



教堂出来第二站是婆那加占婆塔,印度教的建筑,有些吴哥窟的风格味道。听介绍这里供奉的是天依女神(Po Nagar),她是庇佑占婆王国南部的一位女神,保护着靠海吃饭的当地渔民,大概相当于中国渔民心目中的妈祖吧。据说早在公元前二世纪,印度教就在这里供奉印度希瓦神(Siva)了。所以看到来参拜的,不仅有越南人,也有很多当地的华人,进门的时候,要脱鞋以示尊敬。



当然,芽庄最著名的经典景点——钟屿石岬角,必须作为行程的压轴。当年那部电影《情人》的结尾,梁家辉和珍•玛琪就是在这依依惜别,令人唏嘘。这是一座小小的岬岛,突起的花岗岩石朝着大海的方向延伸,日落时分,有着惊涛拍岸的磅礴,却又因晚霞的映照有了恋恋不舍的柔美。钟屿石岬角的边上有一个露天咖啡馆,与国内的小资情调不同,这里更像热闹的大型茶室,点上一杯当地特色的滴漏咖啡,面朝大海,大有一点一滴随着时间慢慢流逝之意。不得不提,越南本土的咖啡几乎都是一种烘焙程度,不管是Arabica种还是Robusta种。制作方式就是这种将磨的超细的咖啡粉放进滴漏壶的作法,然后倒上水,让黑咖啡慢慢地滴下去。如果不喜欢黑咖的清苦,可以加奶,但也不同于国内的鲜奶或植物性奶精,而是炼乳,直接放到杯底,加点冰块搅拌,很是好喝。在咖啡的醇香中,结束了一整天的行程。



因为自由行,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走的都很随性,大有睡到自然醒,想哪走哪的豪情。因为芽庄很小,骑着摩托车便可从南走到北。虽然沿海的地块都在建造高耸的酒店宾馆以开发更多的旅游资源,但似乎并不妨碍这个城市依然保有八十年代海滨小城的特质,恬静而内敛,风情且安逸。走在海边的街头上,温度宜人,微风拂面,除了太阳有些火辣,其实真算得上是一趟散漫惬意的旅行。


芽庄拥有全越南最美的海滩,绵延数公里,面朝辽阔的大海,零星小岛点缀其间。如此美景,难怪早在国人之前这里就成为了俄罗斯人“避寒”的度假后花园,夹脚拖、沙滩裤、比基尼,追求古铜色晒着日光浴的俄罗斯人几乎占领了海边的沙滩椅。可惜我等肤色基因,不戴个草帽涂个防晒还真不敢出门。盛传芽庄的海风与别处不同,海风中含有丰富的溴和碘,能促进肌体的血液循环,起到美容养颜的功效,不过我只待了不到一周这个奇效尚未呈现,但黑出一个新高度倒是真的。



不过晒黑大抵与本次旅行的重头戏——潜水有关,来之前纠结了许久,最终受了他人分享海底奇幻之旅的蛊惑,于是有了人生头一遭的深潜体验,不得不说,黑并快乐着。芽庄有九座小岛,其中的木岛(Hon Mun),也叫珊瑚岛或黑岛,有极佳的浮潜和潜水点,也是当地唯一真正的海洋保护区。因为要出海潜水,所以得坐小木船前往,天蒙蒙亮我们就在码头集合了,行驶一个多小时,到达第一个潜水点,此时的天空中已绽放出耀眼的阳光,蔚蓝恬静的海面不时拼接着幽绿的翡色。湛蓝的海水与天空充分诠释了“海天一线”的含义。



独立带氧气瓶的入海深潜需要持有潜水执照,通过笔试后跟着教练学习大约需要一周左右的时间便可参加考核,同船的就有一个准备考证的汉子,这黝黑的肤色打一开始我以为他是当地人。他说他们有个潜水微信群,经常组织出国潜水旅程,而群里有一大部分的人都是在芽庄考的潜水证,据说因为这里是目前全球考证最便宜的地方之一,大约只需人民币二千元左右。



因为同船的基本都是头次参与潜水,所以都需要教练一带一领下水,在等待的间隙,我经不住大海的召唤便戴上面镜和呼吸管玩上了浮浅。也许还不算深海,所以经过阳光的照射,海底的能见度很高,面镜下一览无余的海底世界惊鸿显现,让人迷恋不禁想即刻探寻其中的奥秘。但头一次尝试,总归会有些胆怯,等真轮到我下海时,穿上鲨鱼服背上氧气瓶咬住呼吸管,心里建造了许久才硬着头皮跨步一跃海中,竟生出些许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壮士情怀。但随着教练将我带至大海的深处时,眼前这一幕从所未见的世界让我忘却了一切恐惧,连深海的低温寒冷都早已无从感知了。这是一个怎样震撼的画面啊:各色的珊瑚像花儿般绽放,五彩斑斓的鱼群追逐嬉戏,透明柔软的水母在身边漂动,娇憨的海星触手可及,不知名的海底生物在眼前一游而过……置身其中,眼前的海洋世界深邃广,光怪陆奇,神秘莫测。一潜下到5M,一切都很顺利也让我对二潜充满了热情与期待。小木船又载着准备二潜的人去了更深邃的一处海域,周围的海水颜色也变得更加深黑。在教练的牵引下,我潜入了15M+的海底,这时耳朵的不适感随着耳压的突然增强而严重,水温也变得冰凉刺骨。不过在这片深幽神秘又充满魔法魅力的海域里,我居然看到了成群的小丑鱼,当这些滑稽可爱的小鱼在我身边亲昵地擦身而过时,当看到雍容华贵的神仙鱼或是颜色鲜艳的蝴蝶鱼,甚至一群群神奇的长达一米多的银灰色鱼类在眼前大群大群地出现时,壮观的场面真的能让人毕身难忘,之前的一切身体不适早已不值一提。




当然除了出海潜水,泥浆浴是这里的最大特色之一,在芽庄,泥浆浴如同泰国马杀鸡一样出名,泡完温热的泥浆再用沁人心脾的药浴洗净。据说能达到健身防病的效果,比如我国晋代医书《肘后方》和唐代《千金方》都有泥疗法的记述,看来还真有据可寻。不过对于这些泥浆是否为循环再利用这事让我耿耿于怀许久,于是泡毕赶紧吃一碗美味的越南米线“压压惊”。


提到吃,越南的美食还真不少,不过对于生于沿海城市的我来说,当地的海鲜不过如此,也没有我大中华的烹饪技艺来的美味。不过这里的米粉确实好吃,一连数天N碗都让我依然百食不厌,其貌不扬的纯正牛肉米线,鲜浓的高汤顺滑的米线加上几滴柠檬,惊艳四座;越南春卷同样美味,蒸炸皆出彩,卖相有点类似粤菜的肠粉,里面会有大虾仁或蟹肉。吃法也不尽相同,要把生菜和春卷放到一张新的米皮里面去然后包起来蘸鱼露吃,极其鲜脆香;因为曾是法国的殖民地,所以芽庄街头还有随处可买的改良版越南法棍从中间切开,塞满肉和蔬菜及各种特制酱料,一口咬下去满满的幸福感,这也是当地人最喜欢最快捷的一种食物了;香味诱人的多层奶酪薄饼,制法特别口感满分的榴莲棒冰等等,都让我回国后至今念念不忘。



其实越南与我国自古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郑和下西洋每次都要经过芽庄,促进了当时中越关系的鼎盛,也带去了很多中国的先进文化以及技术,后来佛教也引入越南,发展成全民信教。所以现在我国有的节日越南都过,做生意的地方例如酒店、宾馆、饭店也都会供奉财神,而且用中文写着“恭喜发财”。更好玩的是越南也有12生肖,唯一不同于我国的是越南生肖没有兔,而是猫,看来我们童年时那个关于猫睡懒觉错过生肖大会的寓言故事在那是行不通了。


这趟短暂的芽庄之行,让我认识了这么一个小巧却精心设计的海滨风情小城。这里的一径一路都可以延伸通往海边,晶莹剔透的海,湛蓝如洗的天,在远方融合一线。虽没有传奇的神话故事,也没有发达的现代科技,但却有着一片没有污染的大海。一杯滴漏咖啡,一张海边躺椅,可以百无聊赖数着天空中慢慢飘过的大朵白云,好不悠哉!



旅行也许并不是阿司匹林,但它却可以是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值得为之千里迢迢。这些在旅途中遇到的陌生人此生只一面之缘,这些想象不到的奇闻异事可遇不可求,但都将成为旅行路段的标记,日后每每想来,才是别有一番滋味的存在吧。


(本文节选自《浙江航空》二〇一七年五月刊)






· END ·


◆  ◆  ◆  ◆  ◆ 

更多资讯,尽在下期

快来点击下方关注吧



Copyright © 广西奶制品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