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第十七篇:人民币“入篮”动了谁的奶酪

大豫讲坛2019-01-16 03:33:31

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成为继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之后第五种“入篮”货币,并且是SDR篮子中唯一的新兴经济体货币。它不仅标志着人民币终于成为真正的国际储备货币,而且意味着我国在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和稳定国际金融秩序方面的地位和话语权得到了进一步提升。

一、SDR的前世今生

1.什么是SDR

所谓SDR(Special Drawing Right),即特别提款权,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根据会员国认缴的份额分配的,可用于偿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债务、弥补会员国政府之间国际收支逆差的一种账面资产。所以被称为特别提款权。

由此可见,SDR并非我们通常所理解的某个主权国家或国家联盟,它也不是一种有形的货币,只是由IMF基于会员国的实际需求而创设的一种记账单位,然后按照一定比例直接分配给各会员国,是各成员国所持有的一种名义上的储备资产。

2.为什么要加入SDR

首先,加入SDR是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的“通行证”。可以说,人民币加入SDR,既是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实力和影响力的认可,也是IMF对人民币国际货币地位的背书,是人民币跻身国际货币的“金字招牌”。

其次,加入SDR也将是加速我国金融改革的“催化剂”。进入SDR的货币篮子,必然会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成为可自由兑换货币的进程。加入SDR,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会变得更加灵活、更有弹性。

再次,加入SDR还会成为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器”。特别是在当前世界经济复苏乏力,美、欧、日等国家和地区影响国际金融体系稳定的“黑天鹅”事件频发,导致美元、欧元、日元、英镑汇率反复波动的情况下,人民币入篮有助于实现国际货币体系的多元化,从而提高国际金融市场的稳定性和韧性。

3.加入SDR对老百姓有何影响

贸易结算更高效。随着中国对外贸易规模越来越大,以人民币计价的比例越来越高,人民币已成为最常用的支付货币之一。

海外投资更便利。在资本和金融账户开放的前提下,个人跨境投资将更加自由便捷,以后到国外买房置业,甚至可以直接用人民币结算。不仅如此,投资其他国家的股票、理财、债券等的渠道,也将更加通畅。

出国游玩更方便。以往出国,换汇是最令人头疼的一件事。随着人民币加入SDR,越来越多的国家认可人民币,愿意接受人民币,人民币与外币的兑换将变得更加便利,甚至不需要兑换外汇,带上人民币或银行卡就行了。

二、美元霸权的兴衰沉浮

SDR的出生和成长,伴随着美元国际货币地位的兴衰与沉浮。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曾经的世界经济航船的“稳定锚”,如今却一再成为全球经济和金融危机的“暴风眼”。

1.往日美元怎样成为“定海神针”

1944年7月,二战进入尾声之际,美国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布雷顿森林召开了44国参加的联合国国际货币金融会议,由于美国当时的绝对优势地位,会议最终通过了“布雷顿森林体系”,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美元与黄金直接挂钩;第二,其他会员国货币与美元挂钩,即同美元保持固定汇率关系。从此以后,美元作为黄金的“等价物”,正式成为了国际清算的支付手段和各国的主要储备货币,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中心地位也由此确立。

2.如影随形的“特里芬难题”

随着国际贸易规模的不断增长,各国对美元作为支付与储备货币的需求量也就不断增大,美国就必须通过持续的大量的贸易逆差,向世界市场投放更多美元。但与此同时,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又必须保持美元币值的稳定与坚挺,这就要求美国必须是一个长期贸易顺差国。这个自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之日起,便与美元如影随形的悖论,就是著名的“特里芬难题”。

可以说,SDR的创设初衷就是为了避免“特里芬难题”导致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不久,SDR也与黄金一刀两断,被重新转向了一篮子货币。

3.今日美元为何变成动荡之源

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为保住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美国通过一系列协议,使欧佩克组织同意使用美元作为所产原油的结算货币,借助于石油这一“黑色黄金”,美元不仅起死回生,甚至更加巩固了它的国际货币地位。

失去了黄金束缚,再加上源源不断的“石油美元”的需求,没有了后顾之忧的美元犹如脱缰之马,开始在全球金融市场泛滥成灾。其基本流程便是:美元过量发行,热钱涌向世界各地,推动当地经济繁荣,同时不断吹大各类资产泡沫。然后,美元通过加息升值等手段快速抽离,造成当地货币贬值,泡沫破灭,经济崩溃,多年经济发展的成果被洗劫一空。

国际社会已普遍意识到,美元霸权已经日益成为世界经济与金融体系动荡不安的根源。只要国际货币体系依然以一国货币为中心,就不可能保持长期稳定。由此,SDR再次得到了各国的重视。

三、人民币入篮的“蝴蝶效应”

从全球经济治理与金融体系的角度观察,短期内,人民币加入SDR不会对美元的地位构成挑战,更不会取代美元。但长期看,这就像是雨林里的蝴蝶扇动了一下翅膀。

1.贸易定价权此消彼长

加入SDR,可以让人民币拥有更多国际商品的定价权。作为全球货物贸易第一大国,人民币在国际贸易进出口结算中的占比为18%,稳居世界第一。但是任何一项重大的变革都是机遇与风险共存,人民币的可自由兑换,其实是把“双刃剑”。IMF对人民币加入SDR是有两个要求的:其一是必须有足够多的国家支付使用人民币结算。这一点已毫无问题,目前中国在国际贸易中进出口比例的份额稳居世界第一位。其二就是资本账户开放,人民币可自由兑换,这个是人民币的软肋。

2.货币主导权攻守易位

人民币加入SDR之后,就正式成为了各国央行的国际储备货币,这带来相应的人民币汇兑及债券投资需求。短期内,加入SDR对于提升人民币在各国外汇储备中比重的作用可能并不大。但从长远来看,美国尤其是它的债务经济模式,却有可能面临新的更大冲击,越来越难以为继。

美国最终同意人民币加入SDR,既是妥协,更是防守。随着近年来经济实力不断增强,中国曾多次呼吁要改革和完善现行的以IMF和世界银行为主导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但这些合理要求却一再遭到美国的拒绝和打压。美国在2010年阻止了人民币加入SDR后,还试图通过TPP等贸易协定,将中国进一步排斥于制度性话语权的大门之外。

于是,中国绝地反击,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并着手筹建亚投行。让美国没有想到的是,从2013年10月提出设想到2015年12月正式成立,亚投行不仅在短短两年的时间内便投入运营,而且还吸引了包括英、法、德等西方发达国家的加入。这表明,中国作为带动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影响力和号召力越来越大。因此,中美货币战争依然处于拉锯战中。

3.金融秩序权跬步千里

IMF于2016年1月27日宣布,该组织2010年份额和治理改革方案正式生效,中国投票权由此前的第6位升至第3位,投票权份额也从3.8%提高至6.71%,仅次于美国和日本。印度、巴西和俄罗斯也同英、法、德、意等发达国家一道跻身前十,新兴市场国家话语权大幅提升。

中国正在进一步融入国际经济、参与国际事务,并逐渐成为积极的引领者。事实上,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的征程才刚刚开启。人民币国际化任重道远,其最终目标是要获得与中国经济和贸易地位相匹配的货币地位,这将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

撰稿:中共南阳市委党校 张利平

(编辑:赵琳 陈体超)

大豫讲坛原创  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广西奶制品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