鄯善是每个人心中的梦

鄯善镇育才路社区2021-05-14 16:03:20


二十年前,我在吐鲁番地委统战部担任副部长的时候,认识了鄯善县学者哈运昌。“学者”是我给他冠名的,理由是只要说起鄯善奇闻趣事或古今历史,他可谓无所不知,且极为认真,凡得到的资料都要亲自一一核实,逐个查证。他的祖上是从陕西汉中迁入鄯善的,至今已有250多年了。他是在长辈的故事里长大的,记忆力超强,随便起个头,他都能接上,且像讲故事那样有板有眼地说给你听,我称他是倾听历史足音的故事大王。



“文革”前,他在县政府当翻译,后来下放到吐峪沟,连续工作了15年。在这段时间里,他潜心收集鄯善政治、历史、文化、宗教、民俗等方面的情况,专注研究,积累了丰富的史料,当地人称他为“鄯善历史的活字典”。我认识他的时候,已经满腹经纶,出口成文,后来担任政协委员,专职从事史志编创工作,编写了《鄯善县志》和《鄯善县地名图志》,创作了近百万字的各类作品。因此,学者二字冠在他的头上,名副其实。

他知道我肚子里有点墨水,喜欢舞弄点文字,要我写写鄯善。  

我曾笑答,怎敢在学者面前班门弄斧啊。话虽如此,但不敢懈怠,写了一篇《初识鄯善》,收录在《定格吐鲁番》一书中。

大意是说鄯善因冠名蒙冤的事,比如鄯善同样盛产葡萄,且质优量大,却冠名“吐鲁番的葡萄”;举世闻名的火焰山有三分之二横卧在鄯善境内,却名叫“吐鲁番的火焰山”;名声日盛的新疆第三大油田的主产区和指挥部均在鄯善,却起名“吐哈油田”。冤情最大的当属哈密瓜名案。当年,康熙皇帝吃了新疆进贡的甜瓜,色纯味甘,十分惊奇,随口问及瓜名和产地。宫廷的文武大臣无人知晓,一侍从告知是哈密王所贡,皇帝就随口说了声那就叫“哈密瓜”吧。



鄯善因此蒙了冤,后来与若羌互争楼兰之名,最后不了了之。我因此好长一段时间想不通,名字本来只是个表面上的代号,内容才能体现实力,鄯善的快速发展足以证明了自己。《回味吐鲁番》一书中又收录了《约会沙山》和《聆听天籁之音》,自认为对鄯善是钟情的。一段时间围绕着“楼兰后裔”“楼兰美女”再次引起纷争,我不想参与其中,遂决定歇笔,不再做鄯善的作文。

2016年9月,领导安排我编辑《吐鲁番导游词》,有机会反复阅读鄯善,也唤醒了沉寂在心中的梦,索性名曰《鄯善是我心中的梦》。



其实,鄯善叫楼兰那是两千多年前的事了,公元前77年汉朝立尉屠耆为王,改楼兰为鄯善,成为西域三十六国之一,位于今若羌县境内。显然,汉朝的鄯善不是我们的鄯善。

吐鲁番的鄯善在汉朝叫狐胡国,元朝为柳城。乾隆帝于1759年在这里设辟展办事大臣,光绪帝在1902年改“辟展”为鄯善。从现存的汉烽燧、唐城堡遗址,足以证明鄯善自古就是东西方文化和宗教错综交织与相互融合的交会地,孕育和延续了灿烂的古楼兰文明。

也许,上苍预知未来的鄯善会蒙冤似的,给予了鄯善人太多的眷顾:在吐鲁番一区两县中,行政区划面积最大,总面积约4万平方公里,占吐鲁番盆地面积的56%;回鹘人9世纪就来到了鄯善,使之成为西域最早的聚居地之一;拥有悠久的历史文化、发达的农业文明、神奇的自然景观、浓郁的民俗风情和遍布的文物古迹,构成了鄯善独特的文化旅游资源;石油、煤炭、铁、铜等矿产资源丰富。让鄯善拥有了世界唯一与城市毗邻的库木塔格沙漠、世界多种宗教历史文化交融地吐峪沟、历代统治者使用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柳中城、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十二木卡姆艺术发源地鲁克沁、楼兰王国的最后一个栖息地迪坎村、充满神秘色彩的大海,以及哈密瓜、葡萄等世界级特产。如今,这些都成为了我心中的梦,神奇而美丽。



我们无需去考证古代西域的楼兰国,为什么更名为鄯善国的原因,事实上,至公元前77年楼兰国更名之后,楼兰的名字就消失在后代的记载中。之所以令世界上探险家好奇与神往的是古楼兰悠久的历史和神秘的传说:在地球上神秘地消失,又意外地出现。一直到了公元448年,鄯善国被北魏所灭,神秘的楼兰存世600多年。

陷入厄运的鄯善国民流离失所,一部分东迁内地,一部分就近落户库车、库尔勒;一部分翻越茫茫沙漠来到柳中城和高昌城。由此,今天的鄯善是古楼兰的后裔之说,似乎符合实情。历史是本糊涂帐,楼兰古城从古至今都是个难解的迷,好事之人争论了几个春秋,至今都没有定性的结论。



为了心中的梦,我决定在三月的春天里走进库木塔格沙漠,试图从这座见证着时代变迁的沙漠身上,探寻鄯善的神秘。“库姆塔格”是维吾尔语,译成汉语是“沙山”的意思,如今已建成沙漠公园了。倘若以面积计算的话,1880平方公里的沙山,在世界城市公园中,也许是最大的了。

我曾多次陪客人来到沙漠公园,每次都是匆匆浏览,且乘车观光,除了留下些复合型、新月型、线性沙垄,格状、新月、金字塔、线状沙丘等概念性的感知外,没有深层次理解和体会过沙漠的魅力。

临行前,我做了充分的准备:待夜阑人静之时,让心情慢慢地安静下来,开始整理往日关于鄯善的记忆。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写《聆听天籁之音》一文时的心境,哀怨缠绵、动人心魄的木卡姆优美的旋律,一直留在脑海里,缭绕不散。为了明天能有一个全新的思维去感受库木塔格,遂痛下决心,一键删除了存储在心的底盘上的所有文档。



次日,轻装出发,像一个真正的游客那样,在客运站拼了一辆出租。同伴或许是内地来的访客,路上兴奋地说个不停。吐鲁番果然春早,火焰山脚下的沟壑里流水潺潺,树木披绿;延绵数公里的芦苇荡,随风起舞,泛起了绿意;高速公路两边的田野里,皆有粉白色的杏花点缀。倒是无心却有意,平时司空见惯、不屑一顾路边田野戈壁,一下子被粉色浸染,使三月的鄯善诗情画意起来,一个多小时后径直来到库木塔格沙山公园时,四周也是花红柳绿,空气里弥漫的都是温暖祥和安逸的滋味。

我带着探询走进沙漠公园。太阳升起不久,霞光万丈,库木塔格沐浴在朝晖之中,依旧安详地沉睡着。我小心翼翼地踩着她的酮体,生怕惊扰了她的晨梦。柔和清丽的阳光,自东向西、由高到低渐次地照射下来,瞬间,沙山变成了一幅朦胧静美的图画:劲风精心雕刻的沙梁,线条分明,轮廓清晰;随意堆积的沙丘,丰满圆晕,连绵起伏;自然形成的沙坡,金黄、桔红、赭黄色相间,如水波荡漾;莫风掀起的的沙浪,井然有序,似粼粼波纹;顽强坚韧的骆驼刺,点缀其间,如青春涌动。火红的朝阳,浸染着浩瀚的沙漠,美的让人心悸。



我心怀对大自然的敬畏,沿着崎岖的沙梁,循着远古逝去的驼铃声,去寻找库木塔格的壮美与神秘。我用心感受它的寂寞与沧桑,体会它的博大和深邃。“沙不进,绿不退”。千百年来,鄯善城与沙山相互守望,相偎相依,相敬如宾,和谐相处,始终不渝地守住各自的安宁,形成了库姆塔格这个荒漠和美景交融的地方,让每一个来访者都体会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心灵的震撼......

我的愿望满足了,太阳渐渐上升,青色的沙子表面呈现出完全的金黄色。我转身向来的方向,刚踩过的脚印清晰而坚实。我不忍破坏印痕的形象,距离它一步之遥,重新开始了丈量。沙粒在晨光里金黄灿烂,朝阳里的沙沟、沙坡、沙丘、沙脊、沙梁灰黄尽染。我目睹了大漠日出的辉煌,我的魂灵乃至生命都融于沙海里了。我懂得了鄯善人的坚韧不拔,他们一直没有停止追求进步的脚步,正在用心用力用情,创造昔日的辉煌。



从库木塔格回来后,似乎思绪没有回归,关注沙山的心情反倒强烈起来。翻阅旧杂志,一篇关于库木塔格的报道进入我的眼帘。报道说:自上世纪80年代,我国著名沙漠学家朱震达在航片上发现疑似库姆塔格沙漠的羽毛状沙丘以来,关于库姆塔格沙漠是否存在羽毛状沙丘,科学界始终存有争议。

为了确证,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敦煌戈壁荒漠研究站站长屈建军带领团队,自2000年起,先后20余次进入库姆塔格沙漠腹地进行野外考察,最终证实了羽毛状沙丘的存在。

屈建军介绍说,库姆塔格沙漠的羽毛状沙丘与国外学者所描述的羽毛状沙丘在沙丘组合类型上有所不同。国外学者所说的羽毛状沙丘,是由高大沙丘垄脊及两侧基座上附生的一系列与基体沙垄交叉或斜交的呈雁列状排列的,有星状丘峰的沙丘或其他沙垄、沙丘链等次生沙丘组成,而库姆塔格沙漠的羽毛状沙丘,是由新月形沙垄和垄间舌状沙丘组合构成的。



这一发现,使库姆塔格沙漠的羽毛状沙丘成为世界风沙地貌家族中的新成员,从而丰富了风沙地貌类型。有人借题发挥,说库木塔格的羽毛状沙丘为世界上独有。独有也好,珍稀也罢,我历来不关注这些无谓的争论过程,只重视定论“有”的结果。

羽毛状沙丘的存在,我幻想着白天鹅作为天使曾来过库木塔格,多情地将一根根羽毛散落在沙漠上。也许人们没有见过羽毛状沙丘,但并不妨碍我们欣赏它的灵动。就像我这样心存幻想,想象着天使温柔地覆盖库木塔格额头的美丽,自东北向西南方向延伸的巨大沙垄,就是羽毛中间那根粗粗的羽轴;平行排列横贯在垄间的舌状沙埂,便是明暗相间的羽毛......又将成为鄯善动人魂魄的神话与传说。



我由衷地为鄯善人而高兴,期待羽毛状沙丘能带来新一轮观光热潮,让沉睡千年的库木塔格沙漠,给人类带来新的收获。



为了心中的梦,夏天里我来到了鄯善东湖村,去体验哈密瓜的甜蜜。有关康熙皇帝给甜瓜起名叫哈密瓜的传说,在《康熙皇帝梦中的东湖瓜园》 一文中已有详解。此行专注于赏景,冒然走进一片瓜园,放眼望去,我才真正懂得什么叫做一望无际。一道道沟壑两边,陈设着墨绿色的瓜蔓,已经熟透的甜瓜竞相展示着自己的身姿,圆形的、椭圆状的、金黄的、翠绿般的甜瓜,应有尽有。甜瓜身上布满漂亮的网纹,个个都像是一件精美的雕刻艺术品。



我向看瓜老汉说明了来意,他满脸堆笑,热情地推介这里的甜瓜,让我重新认识了“一包糖”“红心脆”“金皇后”“黑眉毛”“蜜极甘”“黄金龙”和“芙蓉”等甜瓜品种。望着透红的“红心脆”,我垂诞欲滴,不时地咽着口水。看瓜老汉看出了我的心思,随手摘了一个瓜,用他那镌刻着花把的小刀,熟练的把瓜切成八块。我一口气吃了四牙,手指相互粘连着,香甜的味觉在胃里翻腾着,肥厚甘美、芳香醇郁、细脆爽口的感觉,实在是妙哉。品尝后,再瞧那瓜肉的颜色,果真是晶莹如玉,让人爱不释手,赞不绝口。回味着略带有奶油味、柠檬香味的瓜香,真是味甘如蜜,奇香袭人那。



我一阵夸奖,看瓜老汉十分得意。我问他“东湖的瓜为什么与众不同?”他极尽所知,告诉我:“瓜甜与土壤有关,我们东湖的土壤属下潮地,地下水位高,地面上有一层薄薄的盐碱,地下却是淡水。甜瓜既怕盐碱又喜欢盐碱,东湖的土壤、采光、天气等自然条件正是甜瓜生长的天然温床。这里太阳照射时间每天多达10个小时以上,加上东湖紧靠库木塔格沙漠,自然获得天然的气候调节,昼夜温差在10摄氏度以上,白天高温,夜间低温,十分有利于糖分的积淀,这里的哈密瓜含糖量一般都在20%以上。”

看瓜老汉嫣然是个行家,有板有眼地叙说着东湖瓜的优势。在长期种植甜瓜的实践过程中,聪明的东湖人发现了当地一种叫苦豆子的草本植物,将它和农家肥一同用作甜瓜基肥,这就是东湖瓜为什么比其它地方甜的奥妙所在。

哈密瓜品种有180多个,较为名贵的品种有50多个。形状有椭圆、卵圆、编锤和长棒形。一般单个瓜重2公斤左右,有的皮色灰绿,有的皮色鹅黄,有的皮色金黄。



东湖的哈密瓜,网纹美观,味如香梨,鲜甜脆嫩,散发着诱人的奶香、果香和酒香;瓜肉翠绿、金黄、绿白各异;肉质细嫩,松脆爽口,入口即化;浓香四溢,余香绕口,经久不散。

伴随着设施农业的春风,鄯善人在夏冬两季种植哈密瓜的基础上,利用温室大棚在冬春两季种植哈密瓜,原本只能在夏冬两季吃到哈密瓜的日子变成了一年四季都能吃到哈密瓜,尤其是改良后的哈密瓜,成为名副其实的名贵之果,“楼兰神”“西州蜜”哈密瓜成为了世界的名牌产品。



聪明的鄯善人一刻也没有停止哈密瓜原产地的申报,1998年,中国特产之乡委员会评定鄯善为“中国哈密瓜之乡”。终于验证了鄯善县东湖是康熙皇帝梦中瓜园的美好传说,再次掀起了广种哈密瓜的高潮,每年十万亩的规模,成为地产作物中又一大品牌。

听了看瓜老汉的如数家珍的自豪感,品尝了甘甜如蜜的“红心脆”,我再次走进瓜园,一地圆溜溜、翠绿绿、黄橙橙的甜瓜,寂静地漂浮在瓜蔓营造的绿色大海里。

我知道栽甜瓜是件很苦很累的事。翻地、挖沟、播种、浇水、压蔓、施肥、坐瓜、翻瓜,环环紧扣,节节相连,只要一个环节处理不好,甜瓜就会长不好。鄯善四五月间干旱少雨,春风频繁,嫩绿的甜瓜苗时常受损。甜瓜长出三四根一匝长的蔓子时,这个环节最累人:要掐掉多余的瓜蔓,要用土把瓜蔓压住,要摘除多余的小甜瓜,要给甜瓜翻身,要让甜瓜均匀地吸收阳光,出落成喜人的模样和光泽......



待我知晓了东湖瓜格外甜蜜和种植过程的艰难之后,买瓜的时候,只选钟情的,不再与瓜农谈论价格了。

甜瓜,是鄯善这片土地的自豪和骄傲,成就了一个个香甜美丽的传奇;甜瓜,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引以为豪的特产,让他们过上了富足的生活......

有甜瓜钟情的的土地和手握种植甜瓜技术的人们,我有理由相信,“中国哈密瓜之乡”定会怀揣着梦想与荣光,开创未来的壮美与辉煌。我的梦也会伴随着鄯善前进的脚步,在木卡姆优美的乐曲里成长和繁盛......



为了心中的梦,秋天里我来到了鲁克沁,去寻找木卡姆的神韵。鲁克沁镇位于火焰山南麓,东距鄯善县城43公里,西距火焰山大峡谷15公里,南距古丝绸之路大海道20公里,总面积137平方公里。这里葡萄园鳞次栉比、坎尔井清水环绕、哈密瓜香甜甘美;这里历史悠久、文化深厚、民风古朴,是古今人类宜居的地方。2003年3月,被文化部命名为国家级“民间艺术之乡”;2005年获国家“历史文化名镇”称号。

因为工作关系,我曾多次去过鲁克沁。在我的记忆里,鲁克沁是充满音乐舞蹈的乐园,是吐鲁番木卡姆的故乡。“6.26”之后,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走进鲁克沁,至今我都不能相信,鲁克沁会发生震惊世界的“暴恐事件”



鲁克沁曾是吐鲁番郡王府所在地,是吐鲁番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是一个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著名古城,是丝绸之路必经的重镇,也是吐鲁番十二木卡姆艺术的发源地。

鲁克沁木卡姆具有浓郁鲜明的地域特色,在乐律、乐调、结构形式等方面与新疆其他《十二木卡姆》《刀郎木卡姆》均有明显的差异。鲁克沁木卡姆最显著的特点是“无鼓不歌,无鼓不舞,鼓变乐变,乐变舞变”。正因为如此,鲁克沁就成为了艺术家体验生活的首选之地。



我曾参与了大型画册《高昌乐韵》的采访编辑工作,有了多次走进鲁克沁的机会,有幸结识了木卡姆艺术大师吐尔逊•司马义、买买提·尼牙孜、阿吾提·古力和著名的鲁舞者尼牙孜汗、胡加木尼牙孜·克吾尔和帕旦木汗·尼牙孜。多次聆听过他们天籁般的声音,观看过他们优美的舞姿。他们的音乐舞蹈实践,充分体现了鲁克沁十二木卡姆旋律丰富优美、唱词深邃生动、舞蹈热情奔放和载歌载舞的特点。

在鲁克沁,木卡姆的痕迹随处可见,镇中心立着木卡姆艺术之乡的标牌,路边开着木卡姆餐厅,离镇不远的托万买里村易名为木卡姆村。



在鲁克沁,木卡姆表演不拘形式,可以在穿戴整齐、配置齐备、结构严整的舞台上演出,也可以在乡村院落和各种麦西来甫的聚会上表演。我特别钟情后者,不分场合,不分男女,不分老少,人人可以参与,人人可以展示,这种即兴的歌唱舞蹈形式,更能感受到他们热爱生活和追求艺术的激情。

《高昌乐韵》出版发行后,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广泛关注,推动了木卡姆艺术的传播。几十只乡镇木卡姆演出队如雨后春笋,活跃在吐鲁番大地上,市、区县木卡姆大赛层出不穷,鄯善县还专门举办了木卡姆传承人培训班,鲁克沁镇建起来全区第一个木卡姆传承中心,组织老艺人传授技艺,开办了木卡姆小学,预示着木卡姆的春天再次到来。

学习木卡姆没有捷径可走,所有内容全靠口传心授,代代相传。在众多学习木卡姆艺术的人当中,乌斯曼·哈木提最为刻苦,硬是靠顽强的记忆力,掌握了全套木卡姆,并在全国青歌赛上演唱了木卡姆,后来接替吐尔逊当上了镇文化馆馆长。



我有幸认识了另一位有成就的木卡姆传人布尔汗·海比布,这是一个视木卡姆为

生命的歌者。我是在夜游交河的活动中认识他的,聆听了他自弹自唱的《阿娜努尔汗》《母亲》《孩子还小》三首歌曲之后,我认定了他就是“天籁之音”的制造者。

身材修长、英俊飘逸的布尔汗·海比布,格外喜欢萨塔尔,在柔美的月光中,他娴熟地操琴,苍凉的萨塔尔琴声回荡在整个故城里,刚才还人声鼎沸的“夜市”,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都沉醉于琴声里了。

我第一次近距离感触萨塔尔琴,这种感觉是一种从未有过的震撼。绵延不断的旋律,波浪形、曲线形,甚至螺旋式推进的琴声,余音缭绕,如泣如诉,呜咽欲泣,我的眼睛湿了。一曲终了,大家都沉醉了,琴声征服了每个人的心灵和耳朵。



“我的萨塔尔琴以生命的纽带为弦,它能慰藉不幸者,予其悲怆与凄婉。我深深投入于木卡姆使之萦回于心,若耽于爱的憧憬即弹奏于伊人尊前……”他边演奏边用维语唱着,低沉的嗓音配合着如泣的琴声。这就是木卡姆的魅力,哪怕无法听懂歌词的内容,但也能从歌者浑厚、圆润、饱满的歌声和充满激情的面部表情上读懂歌中的含义。

认识布尔汗·海比布之后,对木卡姆的了解愈加方便,他的普通话说的极为标准,交流起来十分顺畅。他告诉我吐尔逊·司马义是他的师父,老人12岁开始学习木卡姆,成为鲁克沁能完整唱完十二木卡姆的艺人之一。老人靠惊人的记忆力,一句一句,一页一页整理出《吐鲁番木卡姆》十二套大曲全集,如果要完整地演唱木卡姆套曲,一天一夜都唱不完。

布尔汗·海比布对我说:他要做一个像吐尔逊·司马义老师那样的人,继承、弘扬木卡姆艺术,让木卡姆像吐鲁番的葡萄一样,永远枝繁叶茂硕果累累。

小伙子年纪轻轻,理想宏伟,2015年岁末,吐鲁番高昌乐舞研究所成立,布尔汗·海比布担任了所长。他除了演奏木卡姆,更重要地是研究木卡姆,通过整理推广木卡姆,为弘扬民族传统艺术做出贡献。



认识布尔汗·海比布不久,他邀请我参加了一个小型歌会。金秋一个洒满阳光的傍晚,我如约来到鲁克沁一处葡萄庄园,席地坐在葡萄架下的绿地毯上,布尔汗·海比布和他的伙伴们操琴调音,顷刻间,优美的旋律和歌声像海浪般涌来,我闭上眼睛,抛弃杂念,用心感应。工作队的同志闻声赶来,收工的村民纷至沓来,放学的孩子兴奋奔来......

气氛浓郁,感情热烈,操琴的人既是演奏者又是歌唱者,情至深处,歌至高潮,陶醉其间:弹奏热瓦甫的,抖动手臂,铿锵有力;弹奏都塔尔的,满面红光,凝眸聚神;敲打手鼓的,动作娴熟、神态优雅。



“我在离别的火里煎熬,难道你就不知道,每口气我并未白吐,那是我心灵的哀号;情人的爱镌刻在我心上,留下永久的花的芬芳,我无法摆脱爱的痛苦,只好用歌声来倾诉衷肠……”

这是翻译过来的诗一样优美的木卡姆的声音,令人着迷和感动。爱情是木卡姆歌唱的主题,尤其是在这美丽的金秋季节,自然会产生爱情,就像丰收的葡萄一样甜蜜。  

激越悠扬的旋律,忧伤动情的歌词,引吭高亢的演唱,观赏者和听唱者不再正襟危坐,相互怂恿着,推搡着,人们起身款步走上绿地毯,开始舞蹈。肢体舒展,随韵翩跹,酣畅淋漓,丝毫看不出他们是成天干体力活的庄稼汉。舞蹈的人群中,有老者沧桑的轻歌曼舞,有少女长辫的飘曳旋转,有少妇长裙的舒缓蓬转,有壮汉抖眉的诙谐滑稽,有巴郎顽皮的憨厚举动......



葡萄架下,刹那间成了歌舞的海洋,仿佛空旷的尘世中只有音乐、歌声和舞蹈。弹者不疲、歌者不倦、舞者不息,张扬着热爱生活、热爱家园,崇尚爱情、追求幸福的鲜明个性。

我惊愕茫然地置身于这种近似洪荒中的灵动之中,用心去捕捉木卡姆弹唱和舞者的心灵;我开始遐想远古西域的绿洲,绿洲上的葡萄庄园和庄园里歌唱的各族居民......

我感谢布尔汗·海比布,让我在鲁克沁的秋天里找到了木卡姆的神韵;我感谢鄯善,虽然戴着木卡姆发源地的头衔,却再次让名于吐鲁番。我相信厚积薄发,经过阵痛,鄯善重新获得自治区文明县、平安县之称号,足以证明了鄯善人的谦逊和实在。



为了心中的梦,冬天里我来到了七克台,去探寻鄯善奇石彩玉的奥秘。在编辑《吐鲁番导游词》过程中,我曾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在人类出现之前,石头是以自然的形态存在于自然的世界里的。人类出现之后,石头便走进了人的生活,融入到社会,正所谓“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仁智者乐石”。

鄯善虽然没有名山大川秀水,却有令仁智者津津乐道、爱不释手的奇石。位于东天山余脉的鄯善县七克台镇四周是一望无垠的戈壁荒滩,经过亿万年的地质运动和风沙的吹拂形成了质地优良、形态各异的大漠奇石。一举成为新疆最大的产石区之一,占全国产量的三分之二。



近年来,鄯善大漠戈壁石以惊人的速度从西部走向祖国内地和世界各地。美国、英国、加拿大、韩国、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澳大利亚和我国的香港、澳门、台湾等地的收藏家,从鄯善收购大漠精品达数百方、一般石品逾千吨。丰富的奇石资源使鄯善获得了“中国风砺石第一大市场”“新疆彩玉石首采地”的称号。

产于鄯善七克台南湖戈壁的彩玉,十分珍稀。论其储藏量显然比不上驰名中外的和田玉,但为世上独有,是名副其实的西域珍宝。鄯善彩玉的硬度高于和田玉、寿山石和黄龙玉;色彩密度乃寿山石、黄龙玉所不及。石体莹澈润滑,石表油脂光泽,形姿变幻,色彩丰富,妙趣天成,质地上乘。



鄯善彩玉引来了一大批以河南南阳地区为主的工匠,加入到手工打磨手镯和彩玉雕刻的队伍之中,另有广州、台湾、浙江很多地方的老板,也看中了鄯善彩玉,大批量采购运出,以更加精湛的工艺,展现出更加高雅的艺玉价值。

奇石彩玉,让名不经传的鄯善出了名,七克台南湖村也成了全国闻名的彩玉奇石村。每年的冬天是这里最热闹的季节,大小店铺200多家,从2013年2月开始,每到周六、周日,奇石彩玉巴扎准时开市,如今已发展为全疆著名的奇石彩玉交易市场。

我在《吐鲁番网》上看到了奇石带头人李贵梅的事迹报道,在南湖村,李贵梅是一位家喻户晓的女强人。南湖村的奇石彩玉业始于九十年代末,起初,村民是自发搭伙结伴走戈壁串荒滩,随意捡些石头彩玉自家欣赏或换些零花钱,逐渐发展壮大,成为新疆乃至全国著名的奇石彩玉村。



李贵梅就是从这个初级阶段加入奇石彩玉队伍的,一开始她四处奔走收藏奇石彩玉,后来到乌鲁木齐拜师学习奇石鉴赏知识,回村后,第一个做起了玛瑙生意,月收入六七万元。这在以种植几亩葡萄、年收入不足万元的村民来说,简直就是一笔做梦都想不到的天文数字,犹如天方夜谭。她借机鼓励村民,150多名农村妇女走出家门,开始摆摊做石头生意,开起了奇石专卖店,改变了南湖村单一的农业产业结构,奇石彩玉特色产业让昔日的贫困村,一跃变成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如今,全村300户人家中,有240多户开了彩玉奇石店,剩下的60多家也都干着和彩玉奇石相关的营生。此举带动周边村民从事奇石彩玉经营500多户,经营的奇石彩玉品种40多个,年营业额近亿元。

一年四季,我分别走进了鄯善库木塔格沙漠、东湖哈密瓜村、木卡姆的故乡鲁克沁和奇石彩玉南湖村,感同身受。唯独这冬日,让我沉静。南湖的村民至今依然沉浸在石头带给他们的快乐之中,享受着上苍的恩赐。他们搞不懂城里人为何喜欢石头,掏出省吃俭用攒下的大把大把的票子兑换这些石头。他们似乎也不愿意弄明白其中的理由,只管用石头兑换纸币,在赚钱的同时还能享受观赏的快意。



不知什么时候,我由村民也变成了城里人,但我对奇石彩玉依旧没有感觉,更谈不上喜欢了。一位朋友曾送给我一尊酷似大公鸡挺胸昂头高歌形状的风砺石,被另一位朋友看中,提出以钱换取。我心想,吐鲁番土大,放置在办公室里,每天都要清理,不如送给朋友,可以省去多少工夫啊,遂欣然同意无偿赠送。  事后,被送石人知晓,一阵咂舌,直埋怨我:价值万元的石公鸡,就被你拱手送人了。我没有后悔,大家都是朋友,好东西不能据为己有,送给懂奇石会欣赏之人,那才是物有所值啊。

有了这个插曲,我开始关注奇石彩玉,不是喜欢,而是因为它已成为吐鲁番又一大支柱产业,作为媒体人,不关心就是失职啊。



今天的阳光很好,从30公里外的县城赶过来,各家奇石彩玉店正好陆续打开。我选择店面较大的一家走了进去,货架上琳琅满目,奇石形态自然,彩玉晶莹剔透,没有人为雕琢的痕迹,像是一幅幅精美的立体图,情景交融,尽显天然无华朴实之美。

我特别留意风砺石作品,它是鄯善奇石中的杰出代表。老板看我格外认真,赶忙开灯谦让。我说明来意,老板没有一丝失望,反倒极尽所能,向我做些介绍。我自认为是个文化人,有点欣赏能力,审美意识也不差。我谢绝了老板的热情,独自观赏。

南湖村所拥有的40多个奇石彩玉品种,这家店里几乎都有:在柔美的灯光照耀下,这些奇石彩玉作品越发晶莹剔透,巍峨的崇山峻岭、幽深的层峦叠嶂、白雪覆顶的天山、通体流火的火焰山和沧桑的交河故城等山景作品流光溢彩;观音坐莲洒露、恋人激情相拥、小伙敲击手鼓、姑娘起身舞蹈和卖羊肉串等人物像形石精美逼真;金黄的哈密瓜、怒放的沙漠玫瑰、翡翠般的葡萄等植物像形石形神兼备,鬼斧神工,让人叹为观止。



老板看我如此虔诚专注于奇石彩玉,忍不住向我说起了“巧妇在赤亭、皇后在人间”的玛瑙皇后评比大赛的事。2014年4月7日,南湖村异常热闹,100多名各族手工制作玛瑙项链的妇女带来10000多串精心制作的作品参赛。李桂梅的糖心玛瑙项链“知足常乐”获得了一等奖,她本人荣获了“玛瑙皇后”的桂冠。另有紫罗兰、红桑葚、彩色管状玛瑙、白蛋白、黄金玛瑙、鱼籽玛瑙、彩色葡萄、彩色民族风等搭配精美、色泽艳丽、穿制精致的11件玛瑙项链获奖。

老板说:活动是政府主办的,获不获奖不重要,关键是有了政府的支持,我们奇石彩玉的事业才能发达。南湖村奇石彩玉巴扎规模不断扩大,经营越来越正规,市场越老越繁荣,村民收入越来越高的事实,足以证明了这一点。



中国最著名的四大奇石有东坡肉形石、岁月、小鸡出壳和中华神鹰。鄯善奇石虽然不能与其媲美,但身处异地,自有奇妙。一般都是天然形成,大自然雕琢、洗炼,石形独特,石色鲜艳,石质细腻,纹理图案优美,极具观赏性和收藏价值及经济价值。

中国人历来喜欢黄色和红色,在中国文化中,黄色代表着尊贵,古时为皇家独享之色,乃权力的象征;红色代表着激情,从古至今都是喜庆之色,乃幸福的象征。因而,寻找“黄”“红”为主色调的玉石,就成为了玩玉人的梦想。

在玩玉人追梦的期盼中,一种新的玉种终于诞生了:红似鸡血,黄如田黄,白似羊脂,这便是有“西域田黄,戈壁鸡血”之称的鄯善彩玉。这种天然彩色玉石,质地细腻、温润莹洁、色彩艳丽,使人爱不释手、赏心悦目,妙趣横生。



从七克台南湖村归来后,我的思维一直活跃着。鄯善奇石彩玉自诞生到成长的过程表明,有梦想就会有希望,就会有收获。鄯善人再次用行动展示了自己的聪明睿智和不懈追求的奋斗精神。

我虽然不喜爱把玩石头,但不影响我对奇石彩玉知识的涉及。我理解奇石是一种形象艺术,更是一种心境艺术。欣赏石头,既要以目视形,更要以心蕴神,能够从一块块冰冷的石头身上,浮想联翩,悟出人生的际遇,继而探索出生命自然的本质,这便是鄯善奇石彩玉给我的启示。

我喜欢四季分明的地方,亲身体验了鄯善四季之后,方感到鄯善就是我心中的梦,就是我终日寻找的地方。    



来源于:鄯善零距离

Copyright © 广西奶制品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