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标燃藜·黑龙江高院老字号企业在日常使用中应谨慎规范使用字号和商标(下)

知产宝2018-11-07 16:18:36



上海鼎丰公司与河北竞择律师事务所于2012年6月1日签订《委托代理合同》约定:河北竞择律师事务所指派其所李成伟律师为上海鼎丰公司诉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侵权案件中上海鼎丰公司的代理人,上海鼎丰公司应向河北竞择律师事务所交纳代理费2万元。


上海鼎丰公司举示了7252元的交通费票据,390元的食餐费票据,802元的住宿费票据,50元的冲洗照片费票据,104元的邮寄费票据。


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一审庭审前已将其企业网站网页中的“鼎丰”字样全部改为“老鼎丰”。2012年3月20日,上海鼎丰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称:上海鼎丰公司系在第30类冰糕、冰棍、冰淇淋等商品上核准注册的第635374号“⺳”商标和在第30类元宵、花卷等商品上核准注册的第878214号“⺴”商标的权利人,以上商标权有效,任何人均负有不得侵害的义务,若违反即构成侵权。哈尔滨老鼎丰公司未经上海鼎丰公司许可,擅自在其生产的冰糕和元宵等商品上以突出醒目方式使用与上海鼎丰公司注册商标近似的“老鼎丰”及“老鼎豊”商标,造成相关公众误认为该商品是上海鼎丰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或上海鼎丰公司授权生产的系列商品,属于侵害上海鼎丰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对此行为应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等责任。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与上海鼎丰公司属同行业,应知晓上海鼎丰公司享有在先商标权,其在相同及类似商品上标注“老鼎丰”及“老鼎豊”,且以较大字体醒目使用,未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具有误导消费者将被诉侵权商品与涉案商标专用权商品联系起来的用意,客观上亦足以使人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构成不正当竞争,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亦应对此行为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的责任。


一审原告诉称


上海鼎丰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请求:1.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停止商标侵权行为与不正当竞争行为;2.哈尔滨老鼎丰公司赔偿上海鼎丰公司经济损失及上海鼎丰公司为查明侵权事实进行调查、搜集证据和制止、消除侵权行为而支出的合理开支,共计50万元;3.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就其侵权行为在《中国知识产权报》和《黑龙江晨报》的非广告版面上刊载(面积不小于24cm×14cm)《公开声明》,以消除影响;4.哈尔滨老鼎丰公司负担诉讼费。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判决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是: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其哈尔滨市道外区靖宇街392号店门上方使用招牌;在《哈尔滨日报》、《生活报》等报纸上发布其生产、销售老鼎丰元宵、汤圆的宣传广告,并附上品汤圆元宵、上品元宵等商品图片;在“和兴商厦”楼体上使用带有“上品汤圆元宵”等内容的大幅广告宣传牌;在售货场所使用带有““老鼎丰粽子”、“上品汤圆元宵”、“汤圆”、“豆沙”等内容的宣传板、宣传图片、商品照片;使用标注、商标和“老鼎丰冰品”字样的纸盒包装箱;使用带有“LAODINGFENG”标识和“上品汤圆元宵”、“上品元宵”字样的购物袋;使用带有标识的包装盒,生产、销售“奶油冰糕”;使用带有和“老鼎丰”标识的塑料包装袋,生产、销售绿豆冰棍、芝麻冰棍、咖啡冰棍、奶油苏达冰棍、海苔麦片雪糕、红枣牛奶雪糕;使用带有标识的塑料包装袋,生产、销售“奶油冰糕”、“上品元宵(黑芝麻)”、“上品元宵(什锦)”、“上品元宵(花生)”、“上品汤圆(巧克力)”、“上品汤圆(豆沙)”、“上品汤圆(花生)”、“红枣牛奶雪糕”;使用标注“®”(“老鼎豊及图®”)商标和“⻌”标识的塑料购物袋,宣传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及其连锁店、专卖店、专柜的名称、地址和联系方式;在其“老鼎豊公司”企业网站网页上,使用“关于鼎丰、鼎丰商城、鼎丰伙伴、鼎丰历史、鼎丰月饼、鼎丰糕点、鼎丰新品、鼎丰面包、鼎丰西点、鼎丰粽子、鼎丰冰品、鼎丰汤圆”等字样,是否侵害了上海鼎丰公司涉案第635374号“⻍”和第878241号“⻎”注册商标专用权,是否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行为,以及如何确定其责任。


上海鼎丰公司涉案第635374号“⻏”(下部文字为“鼎丰”)和第878241号“⻐”(下部文字为“鼎丰”)注册商标,以及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第157379号(“老鼎豊及图”)、第3324466号、第4625229号、第5975224号注册商标,均处于有效状态。上海鼎丰公司涉案第635374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冰棍、冰糕、冰砖、冰淇淋;第878241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饺子、小包子、春卷、元宵、八宝饭、云吞、馒头、花卷。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第157379号(“老鼎豊及图”)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糕点;第3324466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冰糕、冰棍、冰砖、冰淇淋;第4625229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饼干、蛋糕、甜食、面包、馅饼(点心)、米糕、燕麦食品、月饼、汉堡包、油茶粉;第5975224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饼干、蛋糕、甜食、面包、馅饼(点心)、米糕、月饼、汉堡包、油茶粉。上述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均为第30类。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第3382102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5类:进出口代理、推销(替他人)、拍卖、组织商业或广告交易会、替他人作中介(替其它企业购买商品或服务),与本案无涉。上海鼎丰公司和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使用各自的企业名称,将各自的注册商标用于涉案冰糕、冰棍等冰品和元宵、汤圆等商品及生产、销售、广告、宣传等经营活动,在涉案商品领域属同行业企业。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以下简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规定:“经营者不得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的质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限、产地等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  规定:“下列行为属于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  规定的给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行为:(一)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作为企业的字号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的。”2001年10月27日第二次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以下简称《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同理,在他人享有合法在先权利的情况下,不能判定构成商标侵权。在审查判断商标近似和商品类似及处理与在先商业标志冲突上,应当考虑相关公众和同业经营者的利益,保护他人具有较高知名度和较强显著性的在先商标、企业名称等商业标志权益。对于使用时间较长、已建立较高市场声誉和形成相关公众群体的商业标志,应当准确把握商标法有关保护在先商业标志权益与维护市场秩序相协调的立法精神,尊重相关公众已在客观上将相关商业标志区别开来的市场实际,维护已经形成和稳定的市场秩序。[2003]民三他字第1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杭州张小泉剪刀厂与上海张小泉刀剪总店、上海张小泉刀剪制造有限公司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有关适用法律问题的函》指出:“在先取得企业名称权的权利人有权正当使用自己的企业名称,不构成侵犯在后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为”;“企业名称权和商标专用权各自有其权利范围,均受法律保护。企业名称经核准登记以后,权利人享有在不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基础上使用企业名称进行民事活动、在相同行政区划范围内阻止他人登记同一名称、禁止他人假冒企业名称等民事权利。考虑到本案纠纷发生的历史情况和行政法规、规章允许企业使用简化名称以及字号的情况,上海张小泉刀剪总店过去在产品上使用‘张小泉’或者‘上海张小泉’字样的行为不宜认定侵犯杭州张小泉剪刀厂的合法权益”。上海鼎丰公司公证取证的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位于哈尔滨市道外区靖宇街392号的店铺,于1911年开办哈尔滨老鼎丰南味货栈,时称“老鼎丰南味楼”。1956年2月1日,该店铺登记为哈尔滨市道外区老鼎丰食品店,1984年10月10日又登记为哈尔滨市道外区老鼎丰糕点厂,2004年,哈尔滨月亮湾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全资收购哈尔滨市道外区老鼎丰糕点厂后变更为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上海鼎丰公司关于哈尔滨老鼎丰公司收购企业不能受让和承继字号的主张与法相悖,不成立。“老鼎丰”店铺及其字号自1911年传承至今,一直沿用,没有间断。第157379号商标注册人由哈尔滨市道外区老鼎丰食品店变更为哈尔滨市道外区老鼎丰糕点厂,后又变更为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过程可以证明,哈尔滨市道外区老鼎丰食品店、哈尔滨市道外区老鼎丰糕点厂与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之间传承“老鼎丰”字号至今。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与哈尔滨市道外区老鼎丰糕点厂及其前身哈尔滨市道外区老鼎丰食品店存在承继关系。上海鼎丰公司关于“老鼎丰”字号不是由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继受取得,其企业名称不是依法受让的主张不符合事实。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哈尔滨市、黑龙江省等地区开设多家“老鼎丰”商品专卖店、专卖柜台,均以字样作为招牌。哈尔滨老鼎丰公司是“中华老字号”企业,“老鼎丰”中式糕点制作技艺是黑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老鼎丰”产品是哈尔滨、黑龙江名牌产品,“老鼎丰”品牌月饼是中国名饼,“老鼎丰”商标是黑龙江省著名商标。“老鼎丰”字号具有特定的含义,“鼎”是中国古代的一种炊器,是用来煮鱼肉等食物的,是贵族的专用品;“丰”是“丰富”、“大”的意思;“老鼎丰”的意思是“锅里总是有许多好吃的”。有关乾隆皇帝1757年题字“老鼎丰”字号的传说和宣传,进一步增加了“老鼎丰”字号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老鼎丰”字号自1911年传承至今,是具有较高知名度和较强显著性的商业标志,形成了较高的市场声誉和稳定的相关公众群体。虽然上海鼎丰公司的开业日期可以追溯至1952年1月1日,创业日期可以追溯至1865年,在企业名称演变过程中始终以“鼎丰”为企业字号,是中华老字号企业,曾被评为中国商业名牌企业,其生产的鼎丰牌酿造制品曾被推荐为上海名牌产品,但是,并不能因此可以否定“老鼎丰”的传承历史,否定“老鼎丰”是具有较高知名度和较强显著性的商业标志,否定“老鼎丰”所形成的较高市场声誉和相关公众群体。上海鼎丰公司和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历史传承、企业沿革、市场声誉和相关公众群体应当得到同样的尊重,对两者的企业名称及其字号、商业标志权益、市场利益应当给予同样的保护。


企业名称由行政区划、字号(商号)、所属行业或者经营特点、组织形式构成。企业名称,特别是字号,是区别不同市场主体及其商品的商业标识。《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第四条  规定:“企业名称的登记主管机关是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和地方各级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主管机关核准或者驳回企业名称登记申请,监督管理企业名称的使用,保护企业名称专用权。登记主管机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对企业名称实行分级登记管理”;第六条  规定:“企业只准使用一个名称,在登记主管机关辖区内不得与已登记注册的同行业企业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第七条  规定:“企业名称应当由以下部分依次组成:字号(或者商号)、行业或者经营特点、组织形式。企业名称应当冠以企业所在地省(包括自治区、直辖市)或者市(包括州)或者县(包括市辖区)行政区划名称”。上海鼎丰公司和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分属不同的企业名称登记主管机关辖区,其企业名称均经依法核准注册登记,符合《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的规定。“鼎丰”是上海鼎丰公司企业字号,“老鼎丰”是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企业字号。两者的企业名称虽历经演变,但一直使用各自的企业字号和商业标志。上海鼎丰公司举示的其生产的鼎丰黄豆酱油和鼎丰白醋商品销售照片表明,其商品标贴上分别标注“著名商标”、“始于1864年”、“鼎丰”、“上等精制”、“鼎丰+图形”及企业名称等字样,而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涉案商品及包装物上,分别标注“老鼎丰”、“老鼎豊”、“LAODINGFENG”、“始建于1911年”及企业名称等字样,两者区别明显。上海鼎丰公司在庭审中确认其冰品等相关商品的销售区域是江浙沪等地,没有在哈尔滨销售,两者经营相关商品的市场边界清楚。上海鼎丰公司和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企业字号、商业标志与各自的企业具有清楚的特指性,其商品在各自经营地域的相关市场与各自企业字号、商业标志已形成特定的联系,分别在上海市和哈尔滨市以及周边区域的相关市场具有较高知名度,为相关公众在各自相关市场所认知,不存在混淆。上海鼎丰公司和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企业名称权及其企业字号权,均应依法保护。《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第二十条  规定:“企业的印章、银行帐户、牌匾、信笺所使用的名称应当与登记注册的企业名称相同。从事商业、公共饮食、服务等行业的企业名称牌匾可适当简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  第一款  规定:“企业登记主管机关依法登记注册的企业名称,以及在中国境内进行商业使用的外国(地区)企业名称,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企业名称’。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企业名称中的字号,可以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  规定的‘企业名称’”。“老鼎丰”字号是哈尔滨市及周边区域约定俗成、人所共知的企业字号和简称,事实上比哈尔滨老鼎丰公司更为公众所知悉。“老鼎丰”字号和简称是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具有较高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企业名称,按照《反不正当竞争法》、《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等法律规定,应当作为企业名称予以保护。上海鼎丰公司关于即便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系“老鼎丰”字号的权利人,该字号的创始时间(1911年)也晚于上海鼎丰公司创始时间(1864年)的主张,不能否定哈尔滨老鼎丰公司涉案企业名称及其“老鼎丰”字号和企业简称的合法性,不能以此认为哈尔滨老鼎丰公司涉案企业名称及其“老鼎丰”字号和企业简称侵犯了上海鼎丰公司的企业名称权。


“老鼎丰”字号至迟应自1956年进行工商登记开始起算,且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第157379号(“老鼎豊及图”)注册商标于1982年5月16日即已获准注册,均早于上海鼎丰公司1993年3月30日获准注册的第635374号和1996年10月7日获准注册的第878241号涉案注册商标。“老鼎丰”字号既是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企业简称,又是其注册商标的文字内容,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对“老鼎丰”字号及企业简称享有合法在先权利。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其哈尔滨市道外区靖宇街392号店门上方使用招牌,在塑料购物袋上标注字样宣传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及其连锁店、专卖店、专柜,以及在生产、销售、广告、宣传、商品包装、销售场所等经营活动中使用“老鼎丰”、“老鼎豊”、等企业字号和简称,系合法使用,不侵犯上海鼎丰公司的涉案注册商标权,不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上海鼎丰公司关于即便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系“老鼎丰”字号的权利人,该字号的创始时间(1911年)也晚于上海鼎丰公司创始时间(1864年)的主张,是将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企业名称及其字号与上海鼎丰公司的企业名称及其字号进行比对,而不是与上海鼎丰公司的涉案注册商标进行比对,违背商标侵权判定规则。


《商标法》第五十一条规定:“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以核准注册的商标和核定使用的商品为限”;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  规定:“商标法第五十二条  第(一)项  规定的商标相同,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二者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商标法第五十二条  第(一)项  规定的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第十条  规定:“人民法院依据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  的规定,认定商标相同或者近似按照以下原则进行:(一)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二)既要进行对商标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对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三)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审查判断相关商品或者服务是否类似,应当考虑商品的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是否相同或者具有较大的关联性;服务的目的、内容、方式、对象等是否相同或者具有较大的关联性;商品和服务之间是否具有较大的关联性,是否容易使相关公众认为商品或者服务是同一主体提供的,或者其提供者之间存在特定联系。《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可以作为判断类似商品或者服务的参考。认定商标是否近似,既要考虑商标标志构成要素及其整体的近似程度,也要考虑相关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所使用商品的关联程度等因素,以是否容易导致混淆作为判断标准。对使用时间较长、已建立较高市场声誉的非注册商标,应当考虑案件审理时的事实状态。由于商标是识别和区分商品的标志,如果非注册商标经过使用,已经形成相关公众群体,且相关公众已在客观上将相关商业标志区别开来的,则应当尊重其客观上已经形成的识别作用,维护已经形成和稳定的市场秩序。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报纸上发布生产、销售老鼎丰元宵、汤圆的宣传广告,并附“鼎丰”上品汤圆元宵、“鼎丰”上品元宵等商品图片;在“和兴商厦”楼体上发布带有“上品汤圆元宵”等内容的大幅广告宣传牌;在售货场所使用带有“鼎丰”、“老鼎丰粽子”、“上品汤圆元宵”、“汤圆”、“豆沙”等内容的宣传板、宣传图片、商品照片;使用标注“⻧®”、“⻨”商标和“老鼎丰冰品”字样的纸盒包装箱;使用带有“鼎丰”、“LAODINGFENG”标识和“鼎丰上品汤圆元宵”、“鼎丰上品元宵”字样的购物袋;使用带有“鼎丰”标识的包装盒,生产、销售“奶油冰糕”;使用带有“鼎丰®”和“老鼎丰”标识的塑料包装袋,生产、销售绿豆冰棍、芝麻冰棍、咖啡冰棍、奶油苏达冰棍、海苔麦片雪糕、红枣牛奶雪糕;使用带有标识的塑料包装袋,生产、销售“奶油冰糕”、“上品元宵(黑芝麻)”、“上品元宵(什锦)”、“上品元宵(花生)”、“上品汤圆(巧克力)”、“上品汤圆(豆沙)”、“上品汤圆(花生)”、“红枣牛奶雪糕”;使用标注“®”(“老鼎豊及图®”)商标和标识的塑料购物袋,宣传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及其连锁店、专卖店、专柜的名称、地址和联系方式;在“老鼎豊公司”企业网站网页上使用“关于鼎丰、鼎丰商城、鼎丰伙伴、鼎丰历史、鼎丰月饼、鼎丰糕点、鼎丰新品、鼎丰面包、鼎丰西点、鼎丰粽子、鼎丰冰品、鼎丰汤圆”等字样,是将“老鼎丰”、“老鼎豊”、“LAODINGFENG”、“鼎丰”作为商标用于经营活动的使用商标行为。其中,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使用的“LAODINGFENG”和“⻽®”(“老鼎豊及图®”)商标,与上海鼎丰公司的涉案第635374号和第878241号注册商标既不相同,也不近似,不构成商标侵权。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纸盒包装箱上和塑料包装袋上使用商标,用于生产、销售绿豆冰棍、芝麻冰棍、咖啡冰棍、奶油苏达冰棍、海苔麦片雪糕、红枣牛奶雪糕等商品,系在第3324466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范围内合法使用其注册商标,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  第二款  关于原告以他人使用在核定商品上的注册商标与其在先的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为由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告知原告向有关行政主管机关申请解决的规定,不能判定构成商标侵权。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奶油冰糕、绿豆冰棍、芝麻冰棍、咖啡冰棍、奶油苏达冰棍、海苔麦片雪糕、红枣牛奶雪糕等冰品和元宵、汤圆、粽子、豆沙等商品及其购物袋、包装物等包装物上使用的被诉侵权“老鼎丰”、“老鼎豊”、“⼂”商标,与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第157379号“⼃”、第3324466号“⼄”、第4625229号“⼅”注册商标不相同,涉案冰糕、冰棍、雪糕等冰品和元宵、汤圆、粽子、豆沙等商品不在第157379号“⼆”、第3382102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范围内;被诉侵权商标虽与第5975224号“⼈”、第3382102号“⼉”注册商标相同,与第4625229号“⼊”注册商标近似,但涉案冰糕、冰棍、雪糕等冰品和元宵、汤圆、粽子、豆沙等商品与第5975224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饼干、蛋糕、甜食、面包、馅饼(点心)、米糕、月饼、汉堡包、油茶粉和第4625229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饼干、蛋糕、甜食、面包、馅饼(点心)、米糕、燕麦食品、月饼、汉堡包、油茶粉以及第3382102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进出口代理、推销(替他人)、拍卖、组织商业或广告交易会、替他人作中介(替其它企业购买商品或服务)不属同一种商品,亦不在同一类似群,不在其核定使用商品范围内。因此,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冰糕、冰棍、雪糕等冰品和元宵、汤圆、粽子、豆沙等商品及其购物袋、包装物等包装物上使用被诉侵权“老鼎丰”、“老鼎豊”商标,属于将“老鼎丰”字号及其企业简称作为非注册商标使用行为。如前所述,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对“老鼎丰”字号及企业简称享有合法在先权利,其在涉案商品及其购物袋、包装物等商品包装、销售场所、广告宣传等经营活动中使用“老鼎丰”、“老鼎豊”、企业字号和简称,系合法使用。“老鼎丰”是自1911年传承至今、使用时间较长、具有较高知名度和较强显著性的商业标志,已形成较高的市场声誉和稳定的相关公众群体;上海鼎丰公司和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企业字号、商业标志与各自的商品已形成特定的联系,相关公众在客观上能够将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老鼎丰”商品与上海鼎丰公司的“鼎丰”商品区别开来,两者经营相关商品的区域范围互不交叉,两者之间已经形成稳定的市场秩序;“老鼎丰”具有“锅里总是有许多好吃的”特定的含义;“老鼎丰”、“老鼎豊”、“⼐”的字形、读音、含义、图形的构图及颜色、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立体形状、颜色组合,不会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上海鼎丰公司涉案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老鼎丰”商标与上海鼎丰公司的企业字号及涉案注册商标区分清楚,不存在混淆;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其经营区域具有较高知名度和稳定的相关公众群体,没有不当利用上海鼎丰公司商誉“傍名牌”、“搭便车”的必要和故意。故应判定,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使用的“老鼎丰”、“老鼎豊”、非注册商标,与上海鼎丰公司的涉案注册商标既不相同,亦不近似,不侵犯上海鼎丰公司的涉案第635374号和第878241号注册商标权。上海鼎丰公司关于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相同及类似商品上标注“老鼎丰”、“老鼎豊”、“⼒”,且以较大字体醒目使用,未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具有误导消费者的故意,客观上造成对商品来源的混淆,构成侵权的诉讼主张不成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  第二款  规定:“原告以他人超出核定商品的范围或者以改变显著特征、拆分、组合等方式使用的注册商标,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为由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  规定:“经营者具有下列行为之一,足以造成相关公众误解的,可以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  第一款  规定的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行为;(一)对商品作片面的宣传或者对比的;(二)将科学上未定论的观点、现象等当作定论的事实用于商品宣传的;(三)以歧义性语言或者其他引人误解的方式进行商品宣传的。以明显的夸张方式宣传商品,不足以造成相关公众误解的,不属于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行为。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日常生活经验、相关公众一般注意力、发生误解的事实和被宣传对象的实际情况等因素,对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行为进行认定。”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老鼎豊公司”企业网站网页上,使用了“关于鼎丰、鼎丰商城、鼎丰伙伴、鼎丰历史、鼎丰月饼、鼎丰糕点、鼎丰新品、鼎丰面包、鼎丰西点、鼎丰粽子、鼎丰冰品、鼎丰汤圆”等字样。其中的“鼎丰”字样与上海鼎丰公司的企业字号及涉案注册商标中的文字部分相同,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注册商标、企业名称与在先权利冲突的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  第二款  规定的以改变显著特征、拆分方式使用哈尔滨老鼎丰公司注册商标,与上海鼎丰公司涉案注册商标近似的情形,是未经商标注册人上海鼎丰公司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上海鼎丰公司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的行为,依照《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构成商标侵权;同时,也是以歧义性语言和引人误解的方式进行商品宣传,足以造成相关公众误解为系上海鼎丰公司的商品或者其商品来源与上海鼎丰公司涉案注册商标有联系,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  第一款  第(三)项  规定的情形,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  第一款  规定的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商标法》第五十六条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前款所称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  规定:“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商标法第五十六条  第二款  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声誉,商标使用许可费的数额,商标使用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综合确定”;第十七条  规定:“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  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案件具体情况,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  第一款  规定:“确定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九条  、第十四条  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损害赔偿额,可以参照确定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损害赔偿额的方法进行。”由于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因侵权所得利益和上海鼎丰公司因被侵权所受损失均难以确定,考虑上海鼎丰公司的冰品等相关商品的没有在哈尔滨市销售过,其在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涉案商品经营区域内不存在相关商品利润损失,且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并不具有侵害涉案注册商标权的故意,亦不是依赖侵权使用上海鼎丰公司涉案注册商标获利,并以实际行动及时停止并纠正了在企业网站网页上不当使用企业名称的侵权行为等情形,根据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侵权行为的性质、方式、期间、地域范围、后果、过错程度,上海鼎丰公司涉案注册商标的声誉、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包括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符合有关规定的律师费用在内的必要合理开支等因素,确定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赔偿数额。上海鼎丰公司请求赔偿的数额缺乏事实根据,不符合案件实际情况,对过高部分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  第一款  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案件中,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  、商标法第五十三条  的规定和案件具体情况,可以判决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赔偿损失、消除影响等民事责任。”上海鼎丰公司请求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公开消除影响,符合法律规定。但上海鼎丰公司请求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报纸上公开消除影响,与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企业网站网页上不当使用企业名称的侵权行为不符,应当判定哈尔滨老鼎丰公司采取与其侵权行为相应的消除影响方式。


一审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据此判决:


一、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停止侵害上海鼎丰公司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使用“鼎丰”字样进行经营活动的行为;


二、哈尔滨老鼎丰公司赔偿上海鼎丰公司5万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三、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企业网站首页连续三日登载消除影响的启事,内容和形式须经法院审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逾期不履行,上海鼎丰公司可请求法院在《人民法院报》上发表判决的主要内容,费用由上海鼎丰公司垫付,由哈尔滨老鼎丰公司承担;


四、驳回上海鼎丰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哈尔滨老鼎丰公司负担1050元,上海鼎丰公司负担7750元。


上诉人诉称


判后,上海鼎丰公司向本院提起上诉称:


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生产、销售、广告、宣传、商品包装、销售场所等经营活动中使用“老鼎丰”、“老鼎豊”、“⼓”等企业字号侵犯了上海鼎丰公司的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


二、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冰糕、冰棍、雪糕等冰品和元宵、汤圆、粽子、豆沙等商品及其购物袋、包装物等包装物上使用“老鼎丰”、“老鼎豊”、“⼔”商标,与上海鼎丰公司的涉案注册商标近似,侵犯了上海鼎丰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请求二审法院判决: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停止在“元宵、汤圆、粽子、冰糕、冰激凌”商品上、广告宣传、招牌中突出使用“老鼎丰”、“老鼎豊”标识或将“老鼎丰”、“老鼎豊”标识作为“元宵、汤圆、粽子、冰糕、冰激凌”商品名称使用的行为;哈尔滨老鼎丰公司赔偿上海鼎丰公司经济损失和为制止侵权行为所开支合计50万元,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哈尔滨老鼎丰公司承担;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中国知识产权报》非广告版面上刊登公开声明,消除侵权影响。


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判决认定其在企业网页上使用“鼎丰”字样构成商标侵权,属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使用“鼎丰”字样是网络技术人员为了排版美观而将“老鼎丰”简化为“鼎丰”,不存在侵权故意。二、上海鼎丰公司的工商登记范围不包括涉案商品,亦多年未生产涉案商品,在涉案商品领域没有任何商誉,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老鼎丰”商标及品牌在涉案商品领域取得极高声誉,没有必要借助“鼎丰”商誉误导消费者。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本案诉讼过程中即已在网站上对使用“鼎丰”字样的行为予以更正,不存在对上海鼎丰公司造成损失及不良影响问题,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亦无刊登声明和消除影响的必要。请求二审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上海鼎丰公司的诉讼请求,由上海鼎丰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举证质证


二审中,上海鼎丰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证据一,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企业名称变更核准通知书》、《公司变更登记申请书》以及第878214号“鼎丰”《商标详细信息》,第635374号“鼎丰”《商标详细信息》各一份。意在证明哈尔滨老鼎丰公司2004年8月12日才享有“老鼎丰”字号权,远远晚于上海鼎丰公司涉案“鼎丰”注册商标的申请日期和公告日期。

证据二,《私营企业基本注册信息查询单》、《哈尔滨老鼎丰食品有限公司糕点厂变更信息》各一份。意在证明哈尔滨老鼎丰食品有限公司不是由哈尔滨老鼎丰食品有限公司糕点厂变更而来。

证据三,《企业名称预先核准通知书》、《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哈尔滨月亮湾开发建设有限公司章程》各一份。意在证明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前身为哈尔滨月亮湾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与哈尔滨老鼎丰食品有限公司糕点厂没有法律的关联。

证据四,《关于第635374号“鼎丰”注册商标连续三年停止使用撤销申请的决定》一份。意在证明上海鼎丰公司涉案“鼎丰”注册商标至合法有效。

证据五,《上海增值税普通发票》两份,元宵照片一份。意在证明上海鼎丰公司生产了元宵等产品。


经庭审质证,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要证明的问题有异议,认为:证据一、证据二、证据三企业名称的变更不影响“老鼎丰”字号及商标的历史传承。证据四与本案无关,不予质证。证据五包装袋上没有标注生产日期,不能证明上海鼎丰公司实际生产汤圆,只能证明上海鼎丰公司许可某些厂家少量生产过汤圆。


本院对上述证据经审查认为,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对上述五组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且上述证据与本案事实具有关联性,本院对上述证据予以确认。


本院二审经审查,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二审的争议焦点在于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关于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享有的“老鼎丰”字号的历史沿革的问题。


“老鼎丰”字号起源于1911年开办的哈尔滨老鼎丰南味货栈,时称“老鼎丰南味楼”,后经多次变更,于1984年10月10日登记为哈尔滨市道外区老鼎丰糕点厂。2004年2月26日经哈尔滨市道外区政府区委常务会议研究,同意哈尔滨市道外区老鼎丰糕点厂、老鼎丰食品店实施整体出售。2004年6月14日,哈尔滨月亮湾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全资收购哈尔滨市道外区老鼎丰糕点厂,2004年8月13日登记企业名称为本案中的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变更登记后的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不但承继了其收购的有形资产,也承继了哈尔滨市道外区老鼎丰糕点厂的无形资产,包括本案争议的“老鼎丰”字号。在此期间,“老鼎丰”字号始终被沿用,没有间断。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亦始终以“老鼎丰”作为企业字号,进行经营及企业宣传活动,其生产的糕点等产品以其优良的品质和悠久的历史在市场上享有较高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认可,“老鼎丰”亦成为“中华老字号”。企业字号尤其是具有一定知名度的老字号本身即具有历史传承性的特征,“老鼎丰”字号的沿用并未因企业名称的变更而中断,上海鼎丰公司关于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与哈尔滨市道外区老鼎丰糕点厂没有法律关联的主张无法律依据,不应因企业名称的变更而否定“老鼎丰”品牌和字号的历史传承。


第二,关于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元宵、汤圆、粽子、冰糕、冰激凌”商品及广告宣传上突出使用“老鼎丰”、“老鼎豊”标识是否构成商标侵权的问题。


按照《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的行为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三条的规定,商标法所称商标的使用,包括将商标用于商品包装或者广告宣传等商业活动中。本案中,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将“老鼎丰”、“老鼎豊”标识用于“元宵、汤圆、粽子、冰糕、冰激凌”商品及广告宣传上,在性质上属于使用商标的行为。上海鼎丰公司涉案第635374号“⼕”(下部文字为“鼎丰”)注册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冰棍,冰糕,冰砖,冰淇淋;第878241号“⼖”(下部文字为“鼎丰”)注册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0类:饺子,小包子,春卷,元宵,八宝饭,云吞,馒头,花卷。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元宵、汤圆、粽子、冰糕、冰激凌等商品上使用“老鼎丰”、“老鼎豊”标识,其使用范围与上海鼎丰公司涉案注册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范围构成相同及类似。将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使用的“老鼎丰”、“老鼎豊”标识与上海鼎丰公司涉案注册商标相比较,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元宵、汤圆、粽子、冰糕、冰激凌”商品及广告宣传上使用了“老鼎丰”、“老鼎豊”标识,其中包含的“鼎丰”、“鼎豊”字样在读音和字形上与上海鼎丰公司注册商标中的“鼎丰”文字相同或近似。但对于相关公众而言,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元宵、汤圆、粽子、冰糕、冰激凌”商品及广告宣传上使用的“老鼎丰”、“老鼎豊”标识因多了“老”字,在视觉上与上海鼎丰公司的涉案注册商标的文字部分产生了明显区别。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  第二款  的规定,《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由此可见,商标的基本属性是区别商品的来源,商标侵权意义上的商标近似不仅指外观上的近似,而是指混淆性近似。本案中,判断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使用的“老鼎丰”、“老鼎豊”标识与上海鼎丰公司的涉案两个商标是否构成近似,除考虑商标的外观效果外,还应考虑二者是否构成混淆性近似。而判断是否构成混淆性近似时,既不能割裂上海鼎丰公司和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各自形成和发展的历史,亦不能无视相互之间的共存状态。上海鼎丰公司和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均系具有悠久历史的“中华老字号”,并分别拥有各自的注册商标和各自主要经营内容和范围。上海鼎丰公司和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经过长期经营使用,使得各自的商标在各自的经营区域内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形成了各自的品牌形象,相关公众在客观上能够将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老鼎丰”商品与上海鼎丰公司的“鼎丰”商品区别开来,二者商标形式上的近似并不会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老鼎丰”商品与上海鼎丰公司的“鼎丰”商品有特定的联系。故一审判决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上述被诉侵权行为不构成商标侵权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第三,关于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店面招牌上突出使用“老鼎丰”、“老鼎豊”字样是否构成商标侵权的问题。


按照《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  第一项  的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作为企业的字号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的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本案中,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企业字号为“老鼎丰”,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店面招牌上突出使用的“老鼎丰”、“老鼎豊”字样的行为主观上系突出使用本企业字号的行为,但形式上突出使用了与上海鼎丰公司“鼎丰”注册商标相似的“老鼎丰”、“老鼎豊”字样。本院认为,判断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被诉侵权行为是否侵犯了上海鼎丰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还应分析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被诉侵权行为是否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字号登记的时间远远早于上海鼎丰公司涉案两个商标的获准注册时间,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对“老鼎丰”字号享有合法在先权利。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老鼎丰”字号作为“中华老字号”,具有悠久的历史,其生产的糕点等产品在市场上享有较高的知名度,为消费者普遍知晓。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突出使用其“老鼎丰”、“老鼎豊”字号的行为不会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及来源产生误认。一审判决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上述被诉侵权行为不构成商标侵权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第四,关于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公司网页上使用“鼎丰”字样是否构成商标侵权的问题。


按照《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的行为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按照《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三条的规定,商标法所称商标的使用,包括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本案中,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公司网站系向公众公开的网站,公司网页内容亦是企业简介及商品的推广宣传,其对“鼎丰”字样的使用应属于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行为。如前所述,哈尔滨老鼎丰公司的经营领域及经销的商品与上海鼎丰公司涉案商标核定的使用商品范围相同或类似。在此情况下,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公司网页上使用“关于鼎丰、鼎丰商城、鼎丰伙伴、鼎丰历史、鼎丰月饼、鼎丰糕点、鼎丰新品、鼎丰面包、鼎丰西点、鼎丰粽子、鼎丰冰品、鼎丰汤圆”等字样,容易使相关公众对企业及产品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与上海鼎丰公司及其商品存在特定联系。一审判决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公司网页上使用“鼎丰”字样构成商标侵权正确,本院予以维持。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关于其在企业内部网页使用“鼎丰”字样,不是用于商业活动,不构成商标侵权的上述主张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第五,关于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应否承担侵权赔偿责任以及赔偿数额的问题。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  的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案件中,可以判决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赔偿损失、消除影响等民事责任。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企业网站网页上实施了侵权行为,一审判决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停止侵害使用“鼎丰”字样进行经营活动并在企业网站首页登载消除影响的启事,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维持。上海鼎丰公司关于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应在《中国知识产权报》非广告版面上刊登公开声明、消除侵权影响的上诉主张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关于其已经对网页内容予以更正,不需再刊登声明和消除影响的上诉主张亦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亦不予支持。


依照《商标法》第五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  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侵权人因侵权的所得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声誉,商标适用许可费的数额,商标使用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综合确定。本案中,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因侵权所得利益和上海鼎丰公司因被侵权所受损失均难以确定,一审法院适用法定赔偿并无不当。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网页上使用“鼎丰”字样的行为,其侵权性质、情节均比较轻微,且哈尔滨老鼎丰公司在诉讼中即已经纠正了侵权行为,并未给上海鼎丰公司带来严重损失和后果。一审法院综合考虑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侵权行为的性质、持续的时间、后果,以及上海鼎丰公司为制止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必要合理开支,判决哈尔滨老鼎丰公司赔偿5万元并无不当。上海鼎丰公司主张哈尔滨老鼎丰公司赔偿50万元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哈尔滨老鼎丰公司主张其行为未给上海鼎丰公司造成损失,不应赔偿的上诉主张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  第一款  第一项  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18650元,由上海鼎丰酿造食品有限公司负担16550元,哈尔滨老鼎丰食品有限公司负担21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贾岩红

代理审判员    徐明珠

代理审判员    李    锐

二〇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付兴驰



案例来源:知产宝网站(www.iphouse.cn)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轻松体验知产宝

Copyright © 广西奶制品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