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明挡暗防,“二次议价”到底动了谁的奶酪?

医策2019-01-16 03:24:41


导读:政府明令禁止二次议价,但明里暗里,医院也好,药企也罢,很多都在政府“集采”之外,寻求二次议价的可能。二次议价到底是药改的搅局者,还是真的触动到了谁的利益,这杯羹不是谁都可以来分的?

来源|环球医学资讯


近日,国家卫生计生委药政司相关负责人再次明确反对二次议价,认为其动摇了药品采购的基础,扰乱了药品生产流通的秩序,是另一种形式的以药补医。而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于明德会长则表示:“如果能够真正建立由买卖双方主导的采购体系,我力挺二次议价!”二次议价为何一直争议不断?反对的背后是否存在隐情?

次议价争议不断


在于明德的言论背后,他也为“力挺二次议价”设置了明确的前提条件:真正建立药品生产者及药品使用者主导的招标采购机制,实现药品流通的市场经济,由市场进行优胜劣汰,政府部门充分发挥监管职能,完善相关法律法规,而非充当主导者。


于药品的“二次议价”问题,也不乏反对者。有专家指出,在当前医药产业形势下,政府监管必不可少,而由政府主导的集中招采制度未来也必然会不断改进,以适应市场需求,也必须看到政府进行改革的决心,而且改革集中招采制度并非一日之功,必须要有耐心。


实际上,我国对“二次议价”的态度一直处于相对模糊的状态,争议不断。


在今年年初发布的7号文中就提出,“公立医院改革的试点城市,允许以市为单位在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上自行采购”,是给二次议价留了足够的余地;4月底,国家卫计委政策与基本药物制度司副司长孙阳却公开表示,坚决反对二次议价;5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在降低药品和医用耗材费用的规定上,又指向支持二次议价,且预示着此次确定的66个医改试点城市均将面临以市为单位的二次议价。


无论是在省标基础上进行二次议价,还是对医疗机构进行直接让利,二次议价都让多药企有着不小的压力。


专家分析,“二次议价”就等同于降价,这意味着药企的利润进一步压缩,企业“节衣缩食”降成本的压力很大。


此外,“二次议价”意味着招标采购制度一定程度上被架空,企业需要花更多的精力与医院或医联体谈判,其过去的价格体系也很容易受到冲击。

准二次议价是为了给集采护短?


“集采”是政府控制药价的主要手法,为的是给医疗机构和患者提供合理的低价药品。政府为此还出台与之匹配的系列制度,如公立医院年度药品预算支出不超过业务总支出的25%~30%、药品采购不低于上年度药品实际用量的80%、药占比30%以下、零差率销售等,为了挽救低价必须药品的充足供给,政府又收回定价政策,但卫计委又发出指令,公立医院“不准二次议价”,这究竟是为什么?


先说“集采”效果。“集采”运行多年,但效果与预想有较大距离,如门诊人均消费及住院平均消费减幅小,增幅仍超过GDP及CPI;“集采”是削减药品虚高价格,给病人提供廉价药品,但它在底层亮相如何呢?


业内人士曾到一些村室暗访,发现除按要求使用“基药”外,这些村室还在“集采”标价配送企业某医药公司进购同样药品。一家县级医药公司(配送单位)的部分药品及耗材市价和标价也有明显差距。


这可能就是村医暗中到医药批发公司进购市价药物及医院激烈反对“不准二次议价”指令的原因所在。


在某县村医“基药”供给季度会议上,对村医提出为什么标价高于市价的问题,该县卫生局负责人解释说,“集采”经费、人员福利补贴、物流配送费用等均需“加成”,还说“集采”没有“量价挂钩”。

实果真如此么?


进行“集采”的是政府机构,国家明确指示“集采”经费必须由政府负担。另外,80%药品由公立医疗机构销售,足以与医药公司抗衡,量不够大么?若真的量价没有挂钩,“集采”还有什么作用?


再说二次议价。可以说二次议价是许多公立医院对“集采”标价的否认和医药企业开拓供给渠道、增加销售和实力品牌诚信的市场手段,既然医药与医疗机构都愿走这条路,说明二次议价有现实意义和价值。


一家县级医院负责人对“集采”高价和“不准二次议价”持反对意见。他说,标价高于市价,药占比达不到,政府补贴受影响,医疗服务价格调整(升高)不到位,医院收入利润低,病人消费降不下来,自己失信,形象受损,医院运营困难,发展受影响。


乡村诊室也是药品的销量大军,“药占比”几乎是90%以上,但基药标价高,即便是零加价销售,价格也高于药店,身边乡亲不愿接受,为了声誉也为了生存不得不暗地到医药公司进购市场低价药品,他们说,村室“基药”名存实亡!


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设计和用意是好的,但其“集采”结果及享受群体所持反对态度足以证明其中蕴含一定的畸形运作。


因此,“不准二次议价”不禁让人猜想:难不成它在为畸形“集采”护短?

议还在继续,前路何在?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提出“落实公立医院自主权。完善公立医院法人治理结构和治理机制,落实公立医院人事管理、内部分配、运营管理等自主权”。这决定未来医院在药价问题上会有更多的自主权。那么,“二次议价”的松绑是否将是大势所趋?


另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今年国务院发布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指导意见》的文件默许医改试点城市可以尝试二次议价。从目前来看,试点进行二次议价还是少数。但是,在医院都有逐利性、垄断市场的情况下,二次议价恐怕还会继续蔓延。


医策

专注于中国医院管理案例研究,致力于传播最具价值的行业资讯和思想。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一次关注,永远同行。




Copyright © 广西奶制品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