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理想与欲望

幽小悠2019-01-13 02:57:10



罗曼罗兰说:“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丹麦时间23:40,飞机在哥本哈根起飞,困意袭来,思绪却很活跃。那就,唠会?


走了近半月,不是纯粹玩的心思,因为下半年要在瑞典定居,所以更多的是挑剔的眼光,真的去体验衣、食、住、行。想聊几句,是因为旅途过半,心情突然down下来,沉寂了好几天,分析下为啥吧。


先说说瑞典。很多人好奇,为什么我就突然想起要去瑞典了。正如你们好奇我为什么那么稳定的“好”工作,说辞就辞了。好好的甜品店,说干就不干了。


因为不对。


刚到“良运”的时候,我也年轻过,我像一个永不疲倦的小鸟,是老大口中的开心果。虽然职位低微,但是活力十足,我敢说自己的存在对于公司来讲是有价值的。每每有人说,译文,你在良运前途无量,我都信,因为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我只要保持足够的热情,尽力完成工作,就会收获无量的前途。但是一晃,八年过去了,我还是原来的我,没看见任何亮。就跟亲戚造访似的,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我会在各种情况下,和杨桐桐说,老公,我不想干了。但是,当时我的收入是家里的一半,如果我不做了,可能么?如果我换一家做,又会有多大的区别吗?所以,每次都是说说而已……


直到生完lucky,我学着别人在朋友圈做起私房烘焙。完全0基础,搜来网上的配方,有样学样,卖起了月饼。周一到周五上班,接单,周末两天,妈妈和杨桐桐帮我打下手。神奇般的,六天周末,连卖带做,3000来块月饼。现在想想都是奇迹。因为所有馅料都是自己亲手熬的,有一次,一大盆熬好的绿豆馅,因为冰箱没地方放,酸了,倒掉时那个心啊,痛的不行,因为太辛苦了,真的是......然后继而开店,这是我最痛彻心扉的一段经历,不想更多倒出。只想说,开店这一年多,我老了差不多5岁。每天晚上10点打烊,自己摸进后厨开始准备第二天的甜品,凌晨两三点是常事,然后自己摸黑回家。第二天一早再爬起来卖早点,遇到节日,整宿不睡连轴转,熬夜赶工的日子,时常有之。真的是,现在想想都后怕,那个时候,怎么能熬得住,得是多强的信念驱使着呢?做完“迷臻”,此生不想再开店,所有关于开家甜品店的梦想都已完成,不想再历劫。


再来便是瑞典。出国留学的梦想,我相信不止我一人,所以想着找个机会出去走走,是很好理解的一件事。本来是去上海深造法式西点,巧得很,出发前我还晒了本书,叫《30岁去留学》。一语成谶,从上海回来后就决定,走,去留学。有一点很幸运,也许是我给了杨桐桐莫大的安全感,我提出的想法,不管有多不靠谱,他都会试图接纳与理解,并陪伴我走出那一步。在去瑞典留学这件事上,我俩只花了三天时间,就订妥,在别人家看来,会是多么不可思议,但在我俩这,很多重大决定,往往聊着聊着就定了。


为什么是瑞典?我也不知道,我说因为喜欢,肯定没有说服力,但我就迷恋瑞典包括北欧的种种。这次来了,更加肯定了我的想法,瑞典人对生活的尊重,让我很钦佩。在瑞典最常见的是家居饰品店。家家户户都是暖黄色的灯,夜晚透过他们的窗户,看到里面各种星星点点的暖黄灯光,窗台摆满了绿植,墙上钉着装满了书的搁板,阳台上是户外桌椅,围栏一圈缠满了亮闪闪的小灯,温馨二字,形容最为恰当。几乎各个城市的店铺都在18点关业,周末更是16点就早早闭店,因为他们要回去陪家人。至于其他的环保、崇尚自然、热爱自由等等,便不再赘述,有机会会更多分享给你们。


但是,我口中这么好的瑞典,为何我还会在旅行过半时迷茫呢?因为,旅途开始的兴奋感,很快消失殆尽。在国内超爱逛进口食品,迷恋各种黄油奶酪乳制品的我,终究敌不过自己的中国胃。如果此行单纯是跑出来玩,我肯定开开心心享受高热量的早餐、中餐、晚餐。但是,未来,我是要来生活的啊!去逛超市,糖、巧克力、饮料、饼干、果酱、奶制品、腌制品,我找不到我想吃的任何咸的、辣的东西,真的很郁闷。这些都是小事,因为和杨桐桐商定好,他先我一年读书,我先顾家,晚一年我再念。我在想,是不是每天他和儿子在上学,我自己独自待着?想多了,顿觉得伤感。配合上瑞典每天淅淅沥沥的小雨,十天半个月见不着的太阳,还没等搬过来,我先焦虑了。走在瑞典的街道,我就问杨桐桐,我为什么要来瑞典来着?杨桐桐好害怕,怕我一个抽风,又不想来了。一切都准备好了,他太怕我又抽风改变了……


然后,我就生出了新的想法。我说,老公,我们不要在瑞典待到老好不好?我们以后换个城市再居住好不好?我们在瑞典生活最少5年,最多10年,然后我们去德国或者英国,接着这样住下去,然后搬走,我们死劲折腾好不好?他同意了,反正,管她呢,没准儿我又变了……但是,我的迷茫和焦虑一下子就没了,原来,我怕的是一眼望到头的日子,我想过富有挑战的新生活。


偶尔我犯病,就会问自己,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我有什么理想?到现在我也没找到答案,至于理想,好像更是不存在。我很羡慕那些热爱某一种东西,并为之付出努力的人,我还没有找到自己的理想。如果真的说是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的话,我想应该是钱。但是我又不渴望大家口中的成功,我就想,我这么死劲折腾,我能住得起房,吃得起饭,给儿子交得起学费,给爱的人买得起礼物,包括我自己。所以,我对钱无比的渴望,因为好像现在能阻挡我脚步的,也就是,可能我想做的某件事,想去的某个地方,想买的某个东西,钱还不够。


遇见小优,我很幸运。这篇不是软广,看着自己体会,呕心沥血写个软广,卖不出一箱小优,没意义。为什么说是幸运呢?最俗的是,我赚钱,目前是我做过的最赚钱的项目,没有之一。也可能是我没大本事,没见过大钱,最起码小优里赚的钱,和我的付出,我是满意的。然后是人脉,小优的人脉太值钱了,我不细数因为小优我认识了哪些牛逼人,只能说,在以前,如果我想认识这些人,并快速建立信任关系,大概要花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我毫不夸张,战友们,你们懂我哈?我不会守着小优到老,但是这些人,我相信,我们会相伴到老,这是笔巨额财富,需要拿五十年时间来见证。最最重要的是,思维的转变。我在小优的第一步是要稳步赚到我的第一桶金。其实通过炒房,我已经有了小小的第一桶金,但是小优,是我实实在在,靠自己的双手赚取的,我要通过这真正的第一桶金,去撬动我自己的财富杠杆。我原来想要吸收牛逼思维,我只能自己偶尔看看书,我不能敲开老板办公室的门去和他聊天,不能问妈妈问老公问朋友,因为说实话,大家都在差不多的思维水平,能唠出啥?现在,米姐在不停的从公司老大脑子里搬干货过来给我们这些嗷嗷待哺的娃儿们,我再搬去给我的娃儿们,这些知识,价值百万千万。不在其中的人,领悟不了,在其中而不够融入的人,依旧get不到。所以,我现在每天接触到的思维方式,是我在良运八年都不曾收获的,是我自己瞎猫撞死耗子创业也得不来的,但天天都有人掰开我的嘴,喂我,何止感动,感恩,感激?常常有不可思议的感觉!


2018年,我肯定做的是,搬到瑞典生活+好好分享小优,带好团队小伙伴。还会尝试做的,一定会有,已经在接洽中。但是我依旧偶尔迷茫,依旧没有理想,依旧不断的填满着自己的各种欲望。


搬到瑞典生活,一点都不容易,我要从0开始学习瑞典语,英语还吧了狗啃的呢,瑞典语更是不知道会学成啥奶奶样。我要克服时差问题,继续做着我的小优事业。做小优,更加不容易。我要努力让更多人信任我,信任我口中的小优,让更多人看见小优的好,和我一样爱上小优,这得多难,你们知道吗?我要带好团队,让每一个小伙伴学会我会的东西,赚到比我赚的还多的钱,这又有多难。但是,这都是目前有限认知的我,用心做的决定,所以,我会努力去做好。


茨威格在《断头皇后》里写:“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码。”是啊,不要把命运馈赠给我们的礼物当成理所当然,要不断的去思考与行动,你和命运要有可以交换的筹码,否则,猝不及防的往往不是惊喜,是惊吓。


如同《三体》中刘慈欣所说:“宇宙如此之大,请你给时间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间。”


我花时间折腾自己的生命,是因为,我对她的无比热爱️


PS:飞机落地,刚好写完。


                           2018.01.31 译文 莫斯科



本文版权归作者译文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作者:译文

长按二维码,可“勾搭”作者哦


欢迎关注“幽小悠”,如果你也有故事想对我说,就扫我吧。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广西奶制品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