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竟然在争论“番茄酱该不该切片?”果丹皮芝士片了解一下?

英国大师兄2018-11-07 13:44:51

我们都说没菜吃的时候,老干妈是标配的解救“饭”员。


对于外国人来说,番茄酱则是他们的“老干妈”。


这事得从几天起说起。有对不知道是小夫妻还是小情侣还是单纯的合作伙伴的Emily和Thac无意间发明了一种晒干了一种番茄片


不管是怎样无意间发现的,毕竟那不重要!重要的是,番茄酱谁没吃过?不就“酸酸甜甜就是我”吗!


恩,还真不一样,如果是食物界的老司机应该是知道的,普通的番茄酱里面添加了一种叫“高果葡糖浆”的东西。


干嘛用的呢?

长胖用的。


就是一种低成本,

但是甜度比一般的糖还高的添加剂...


令周董肥胖的万恶之源——奶茶或者

饮料里面的添加剂大部分都会用它...

(周董,你再胖我们也爱你)


它还是个有害的“开胃品”,

让我们会想摄入更多的糖分,导致肥胖...


就是跟你吃了甜品就停不下来的节奏一样:


总而言之,是个碰了就胖起的添加剂。而上述那个长得不知道像山楂片还是果丹皮还是红枣片还是芝士片的兄弟的番茄片,是毫无添加的。


你可能不信,所以他们接受采访的时候,便提到了:这绝壁是一款毫无添加剂的居家必备的“老干妈片”。我们将平时做饭不用的蔬菜洗干净然后加上番茄,调成汁再摊平,晒干,烤制...


用干净的袋子包装.……(一袋8片哦~)


这样把番茄酱当饭吃的你,既不用面对“一个不小心暴露了性格的大力气”的把番茄酱挤食物“一脸”的尴尬的场景,也不用面对怎么都倒不出来的不爽状况:


一片或者夹,一片或者舔,成为猪精男孩或者女孩的时刻到了。


但美国人表示“哦,抱歉,我要番茄酱”:

(“这个让我想起了那些,凝固在番茄酱罐子外面的番茄酱...恶心.”)


(如果我问你要番茄酱,但你给我一片番茄酱...我一定会打你!")


(恶心是恶心,算了,好奇心战胜了我,我要“试毒”)


大师兄觉得,味道还没保证,但发明事件好事啊。至少芝士片就不会孤单了你说是吧


开玩笑的。但我觉得这是纯属美国人大惊小怪了。你看要是要是当年吃山楂以及山楂片的天朝人民,哪个把这种事情当做“天塌下来”了似的?


没有吧,不照样该吃吃该喝喝。所以你们既然这么无法接受上面那个小发明,为毛能接受晒干的地瓜呢?


而且大师兄怀疑现在的美国人大部分应该都不知道番茄酱这东西,其实是鱼做的酱料


早在公元前300年的时候,中国流行一种用盐配凤尾鱼发酵做的酱


是用这样的小小鱼做的,微咸且风味独特。


但大师兄脑补了一下,肯定跟今天老干妈一样下饭。


结果这么吃了一百年后,单调的鱼酱逐渐变得不受欢迎,于是机智的老祖宗开始往鱼酱里面加入豆子。当时很受北方人的欢迎,是豆瓣酱的1.0版本!


到了明朝,南方的纯鱼酱才又火了回来,更有了自己的名字:鲑汁。用当地的方言念出来是kê-tsiap


有没有觉得名字很熟悉?好像在哪儿听过?ketchup???


所以一开始ketchup不是美国的番茄酱!而是中国的kê-tsiap(不要问大师兄这个音怎么发,不如个老祖宗打个电话?)鲑汁当时,这种中式鲑汁酱口味很风靡,一下子传到了世界各地。像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都从我们中国广东福建进口这种美味酱汁。


在侵略者肆虐的年代,原版Ketchup鲑汁也被带到了欧洲。


他们说:“这种风味让人激动!”然而食物发明了好像天生就是用来“被改变”的。证明自己也能做美食的外国人士们不甘示弱在后来加入了各种东西,比如啥葱啊、蘑菇啊甚至是啤酒和生蚝等一系列能想到的食材:


从鱼酱→鲑汁酱→蘑菇酱→五花八门酱,等传到美国时,他们又大胆地加入了一种水果(蔬菜?)→番茄


糖啊醋啊再来一点,瞬间好吃了有木有!从此以后,美食产品的番茄酱坐稳了食物调味料“大姐大”的宝座。世界人民也是一致的觉得这东西确实是个“极品”:


恩,估计现在的美式人民尝除去番茄的“番茄酱”又会是一番“怼天怼地”的场景


顺便说一句,天朝还有很多跟番茄片长得像的东西,吃起来也会real棒棒,不如美帝人民试试?

(草莓果皮)

(额,不好意思,乱入……不过能戒掉这个的,评论区举个手?)


甚至是,我们的“重头戏”!!

回天朝必撸的!!!


或者实在无法接受的,这样,给麦当劳或者肯德基出个主意,把汉堡里面的一切事物都晒干吧,哦,还有它的好基友——薯条也晒干


如此——


应该更接受无能了。。。



欢迎各位美帝人民腐国人民

来天朝觅食啊。。

世界不是只有番茄酱(片)。



数据链接:http://www.sohu.com/a/227131835_604122、美国报纸官网及淘宝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大师兄往日精华回顾        



Copyright © 广西奶制品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