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炉夜话】遥遥有期

贝壳文学社2021-11-23 16:56:57

嘿,姑娘

        编辑部1701汉文本孙悦

    我不知道一个不懂得爱情的人是否会说的明白爱情,但一条鱼在水里游惯了,也总是会想吐个泡泡,来试图表达一下自己情绪。

    有人说,伟大的爱情向来是一见钟情的,仿佛电光火石间,如果没有灵魂被电击的悸动就不算是心动。我从未亲眼见证过那样伟大的爱情,时间一久,白水煮清粥的香味便让我以为那是爱情。哪怕我也想象过身披金甲圣衣、踩着七色云彩的意中人,他来娶我。

    但是我俗啊,不止俗还怂的要命。我实在是想象不出,马背上白衣翩翩的少年郎一个漂亮利落的翻身后,抵着世间所有的花影和阳光对我说:

  “你这马蹬子也忒贵了!还不如王姑娘那家送我的好。”

     少年郎少有,难免要货比三家,比来比去一般姑娘的小店可就吃不消了,只得满脸苦笑的比着请的手势,客气的恭维道:“是是是,那是自然,您和那王家姑娘的马蹬子真是郎才女貌,登对的不行啊!小店实在供不起您这大泥鳅,还请您高抬贵蹄子赶快走人吧。”末了,还往往还会恶狠狠的补上句:“拜拜了您那!”

    但是人家走的潇洒,姑娘们转过身来却已经快憋不住,没走两步就哭的歇斯底里了。不能哭,不能哭,好丢人啊,可是……可是好难受啊!他不要我了……他怎么就不要我了呢?

     不是,说好的吗?


此时此地

Wish you were here.


地球某处

嘿,少年


    这世间所有的情话,都是在爱爱爱的前提下说的,说的时候是真的,不爱了自然就是假的了。

    姑娘们依偎在自家少年郎的身边,捻着花羞答答的问一句“你爱我吗?”

    少年不答。于是姑娘的心凉了半截。

    再问一遍,少年温和的勾了勾唇角,说“你真可爱。”

    姑娘都不是傻子,这种避重就轻的阅读理解早就在心底熟做了千百遍了。于是无比忐忑的捏起衣角,小心翼翼的抬头问道:“你将来会娶我吗?”

   半响无语,这时候有的人会无比笃定的说:“当然!”也有无比正义的少年沉吟着平静道:“未来的事我说不准,毕竟未来会怎么样我们都不知道,我不能做这种不负责任的承诺,随缘吧。”

   听到这里,前者最多只是空落落的怀疑,后者的脸估计已经煞白煞白了。我至今还记得微笑时心脏一阵一阵抽痛的滋味儿,但当时我太爱那个志在四方的少年郎了,我觉得他什么都是好的,什么都是对的,风花雪月,虫鱼鸟兽全都是好的,错的只是我。

   但其实我并不知道我错在哪里了,就像我不知道他明明说的那么对一样       可我就是心痛了,难过了,绷着嘴笑的难看。

    其实我是好看的,就像所有姑娘都愿意相信自己是好看的,但有的人你遇上了,就会让你觉得自己做什么都丑,万分难堪。

    除了婚期将至,一个姑娘不顾了羞耻去问“会不会娶我”这样的问题,其实是她害怕了。


此时此地

Wish you were here.


地球某处

嘿,你想要的


    她敏感的嗅到了你渐渐减弱的感情信号,就像是一只小耗子精准的嗅出了自己奶酪变质的味道。可是它只能围着奶酪团团转,不断的嗅了再嗅,因为它还是很喜欢这块奶酪的。总有姑娘在这时拥有宁愿不断怀疑自己的勇气,她们不是没有骨气,只是害怕了。

    但是我想来想去也弄不明白自己的情绪到底是哪里又出了错,于是我索性不想了。这是我那时做过最勇敢的事了吧,我确实有大喊着“拜拜了您那”的快感,可哭的也的确伤心,但那又怎么样呢?

    亲爱的姑娘,你总不能一辈子在“我又错在哪里了”度过。

后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我遇到了一个平凡的人,无关风月,无关一见钟情,无关一切的惊天动地可歌可泣的爱情。

    可有关我。

    我想要的,哪有那么多。

    亲爱的姑娘,你要相信自己是个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姑娘,如果有人让你一直难过,死命的觉得自己不够好,那就对自己好一点吧。

   这个世界很大,非常大,以后的路也还很长。你要相信,无论你在哪里,总有一个人会不顾风雨,日夜兼程,马不停蹄的赶来,他未必会有金甲圣衣、七色云彩,但他一定会提着一个足够大、足够亮的灯笼,直到把你找到!因为你就是那么一个你想象不到的好姑娘。

    你不需要悲惨的身世,也不需要水晶鞋,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准备好你自己每天光合作用吸收好阳光。去点一份足够酸甜苦辣的生活和啤酒炸鸡。

    “叮咚”

     姑娘,你想要的,遥遥有期。

                                                  



Copyright © 广西奶制品价格联盟@2017